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新安江上的治水新篇章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景文哲 时间:2024-06-11 字体:[ ]

“源头活水出新安,百转千回下钱塘。”新安江全长373公里,孕育于安徽黄山,流入浙江杭州千岛湖,如同一条银练,镶嵌于长三角南翼,成为长三角重要的生态屏障。

“五月的黄山春不晚,五月的歙县真江南!这就是我们北方人向往的江南美景。”从未踏足过江南水乡的技术员兴致勃勃地说。美景摄人心魄,却隐藏着点点隐忧。

“深潭与浅滩,万转出新安。”这条新安江自歙县2020年“7.7”洪水后,被列入国家《“十四五”解决水利防洪排涝薄弱环节实施方案》的重点关注对象。复杂的水域,堆积的淤泥,新安江随时间的推移慢慢变的不再令人安心。“新安江流域保卫战即将打响,考验的就是我们水电四局的精兵强将!此次沙场练兵,正式拉开序幕。”项目负责人说。

跑步进场,“五快”目标接连实现

前线前移,后方勇进。自收到中标通知书当晚,水电四局精英团队火速集结,一人呼、百人应,青海、西藏、河北……各地四局青年披星戴月,仅用3天时间,跨越1300公里全部集结完毕。同时,项目先头部队到位,设备发货、材料进场、人员调配、后勤保障等同步推进,全盘联动的作战方案迅速形成。

“高铁上,对于怎么做好这个工程我有些许焦虑,我心中有许多规划,但都是纸上谈兵,这样下车走走很好,能亲眼看见未来要展开的工作,要打开的工作面,工作想要做的好,脚踏实地的过一遍才能真正的安心。”接受调令伊始,从西宁辗转千里奔赴的陈勇一下高铁,就站在了第一工区的土地上。奔赴新安江项目的四局青年大多如此,一来便投入到紧张的前期工作。

“5月1日进场,5月10日我们签好了营地,人员进场、现场测量等大量施工前期准备工作均已完成,本月15日,我们举办了开工仪式,项目开始正式动工!”15天,酿不出一瓶美酒;15天,养不出一枝花朵,但15天时间,我们可以实现“进场快、安置快、组建快、推进快、树形快”的“五快”目标,完成一项不可思议的建造。

“尾部明渠渣场位置偏僻,多为进出道路狭窄的大山包,渣车难通行,小梅口附近车辆无法到达,我们和业主重新规划了位置,与国土资源局、林业局进行了大量的沟通,新的渣场地形优越,满足施工前期堆渣条件,这对整个工作面的推进具有较大意义。”何亚龙作为施工局最年轻的班组成员,却走过最远的路、翻过最远的山,汇报渣场选址工作时他轻描淡写,但付出的精力却难以计算。不仅是渣场,新安江治理工程位于黄山景区脚下,工区多在民居、农田、商品林,这便需要他一次一次,一点一点不厌其烦谈判,用大量的人力精力换工程的快速推进。办公室里很少能见他的身影,但新安江畔处处是他的声音。

“首部明渠段想要顺利开工,暗涵与道路交叉部位施工面狭窄的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左侧是国防光缆,右侧是省道,120米宽的征地面积,让工作变得极难推进,但事在人为,“硬件”不通便要在“软件”上下功夫,在生产部的全体推动下,施工局活用“施工促征地”的思路打开了局面,最终达到了业主要求的开工标准,拉动了整个工作面的进度条。

来到这里的人多是背井离乡,来不及在怀念故乡的味道,便需要抖擞精神,一战新安江。工期紧到需要分秒必争,从“闻鸡起舞”干到“月亮高悬”是每一个四局人的必经之路,苦累是淬炼脊梁的磨刀石,这是一种独属四局人的洗礼,但所有人似乎都有一种情怀,要像风滚草一样开拓,要将四局精神远远传播。

沙场练兵,立岗攻坚力保生产

每一个项目的开动,都是一次漫长的军训拉练。新安江也是如此,短暂的工期对应巨大的工程量,使得这场拉练变得格外残酷严格。

“只有根基起的好,大楼才能筑的高,我们正在对人员进场、大型设备、风险管控等内容进行重点检查,以最高标准、最严格要求排查各类安全隐患,确保现场施工实现安全无隐患、开工即大干。”主管项目安全的张建军在雨后湿泞的土地里走过,短短50米,脚底像穿了“增高”,踩了“高跷”。

雨天泥作鞋底,晴天土作衣裳。每一项高质量完成的工程背后,都有一群高强度工作的奉献者,张建军就是其中一员,为了保证项目安全投入生产,打好施工局安全发展根基,他已经保持早七点到晚十二点的高强度工作模式近半月。

他用既往丰富经验与实地考察辨析出的首部明渠及隧洞进口段各类危险因素详细又清晰,编制安全方面前期策划及施工组织离不开他;设计安全文明、环境保护、水土保持、标准化建设内容离不开他;构思安全管理办法、操作规程、入场教育培训等资料离不开他;筹备开工所需各类安全设施及安全物资同样离不开他,做事周密的他有一些“完美主义”,力求万无一失是他工作的信条。正是这样的他带动了项目部全体职工奋不顾身投入工程建设。

二十公里外的羊肠小道上,一群带着红色安全帽的施工人员正在工作面上来回巡视。“没有一个项目的前期是好干的,开荒永远是最痛苦的事,尤其是这里水多,草多,让我这种生理性惧怕蛇类的人,更是苦上加苦,但是项目前期很重要,夯实项目部这栋‘大楼’地基的最佳时期不容错过,我自然不能拖大家后腿。”一名工人说、

河道旁细草微动,北方长大的小夏显得格外紧张,时不时环顾四周,查看脚下,但巡查的步伐坚定,一步没停。新安江的阳光毒辣,作为生产协调员的小夏穿上冰袖,但单薄的衣物挡不住茂林里无声无息、无处不在的蚊虫大军。撸起冰袖,结实的小臂上密密麻麻都是红色的疙瘩,还有一些不知名蚊虫叮咬的水泡,旧的疤痕还没褪去,新的疤痕又已隆起。

从进场开始,神经绷紧、脚步加急,他的精神早就和这个项目融为一体。杨柳岸,斜阳前,江南水乡的河堤上,这个雄心勃勃的四局青年用火辣的热情与干劲,掀翻了那垂入河堤的乌云,搅动了平静淌涌的新安江水。

“立下大禹志,深山起宏图。”这是水电站第一代建设者的真实写照。时间流逝,精神不减,新时代的水电人从未忘记老一辈俯身凿山、弯腰治河时流过的血汗,各自在不同的岗位上续写着四局的荣光。

协调推进,后方联动助开工

独字难成诗,前方进度不断推进,离不开后方各部门鼎力支持。

“公务用车采购的流程该怎么走?一台设备进场需要做哪些资料……”办公室里,一个白净的女孩正在来回踱步,不停的打电话询问各种问题。

小周是一名去年入职的物资员,南方长大的女孩子有一些软糯的孩子气,但前期投入需要大量的零星材料以及物资设备,采购起来琐碎又费精力,为从一开始就奠定降本增效的基础,在物资管理部仅有两名新人的情况下,她不得不扛起大梁,不懂就去问,不会就去学,不行也要上,渐渐的,她褪去了些许孩子气,有了些许“老师傅”的影子。

她身旁半米,工程管理部的同事无暇抬头,正不断敲击键盘。加班写施工组织设计,加班写进洞口施工方案,白天与监理不断交接,晚上鏖战施工总平面图绘制,二十天下来,技术员小李摸摸自己的头发,感慨日渐稀疏。但他没有怨言,他说:“有些事,无论困难与否都要有人去做,我不怕我是多余的那个,我只怕我是学不到知识的那个。编制施工组织我还不太熟悉,但只要我肯学、一次不行就多做几遍,还不行我就推翻重做,只要有毅力,我有信心啃下这块硬骨头,学到真本事。”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营地,电脑桌前忙碌的综合员突然被叫走,再回时突然“白了头”。让人一日白头的秘密竟是新租的营地需要大量的展板设计,每个房间都要有规划,每个细节都要考虑到美观性与实用性,一趟趟走过来,大量的抛光打磨的腻子粉染白了一头黑发,她不过是弹弹身上的土,换了个方向,走向库房。

开工仪式前三天,是属于综合和安全两个部门的“战场”,也是整个施工局的狂欢。仪式选定的位置较崎岖,低洼处是一个小生物聚集的池塘,在一旁是居民们正在耕作的菜园,征地问题再次成为“老大难”,班子成员闻讯而来,多方协调后已经是明月高悬,为不耽误仪式正常开展,施工局一呼百应,全员赶赴现场,崎岖处组织挖机填平碾压,密布网一张一张连夜摊铺,会场的刀旗更是生产协调员与技术员举着手电在泥泞里深一脚浅一脚插完。凌晨一点,综合员彻夜整理第二天活动的每一项议程,不断调试音响话筒,物资员坐在一旁,一遍一遍清点需要用到的物资。在各部门满负荷运作,开工仪式有条不紊的顺利完成。

工程的推进是一辆巨大的战车,需要能精准锁定目标的队长,需要指哪打哪,打哪中哪的精兵,从陌生的面孔到一起扛枪的“战友”,“将项目高效高速推进”的价值追求就是最好的润滑剂。

霞光染以鲜亮的赭石,微澜轻漾的江面覆以金鳞,傍晚的新安江透露出山水画所追求的淡雅含蓄,远远望,三五点机械作业车辆不过这秀丽画卷中几抹墨痕,而浮游隐入水乡的四局人才是那点睛之笔,红蓝撞色潜入新安江上的隐患瑕疵,换成一片覆盖的图腾烙印,史书不记安分的江,治水人皆是神笔马良,既已圈出江水桀骜不驯的过往,又何愁点不出这新安江上新的篇章。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