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跟党走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赵振海 时间:2021-07-14 字体:[ ]

前几天回太平湾看望父母,父亲拿出了公司发的职工退休纪念章给我看,珍藏在一起的还有父母的党徽、党费证等。

父母都是20世纪60年代入党的老党员,党龄都50多年了。谈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老父亲说,今年的7月1日也正好是他82岁生日,和党一起过生日意义非同寻常,那天一定要照张照片留个纪念。我也很感慨地说:“现在我们一家子都是党员,那就合照一张吧,更加有意义!”我的提议得到了老爸老妈的支持,7月1日这一天,他们早早地起床,等着我接他们照相,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件极具仪式感的事情,喜悦和光荣发自内心。

父亲是在建设云峰水电站的时候入的党。他有过在日本铁蹄下生活的经历,也见识过平津战役的战火。经历过战乱的人才知道和平的珍贵,经历过困苦的人才知道幸福的感觉。他一辈子没挣过大钱,辛苦养活着一家子人,甚至退休后才还清欠债。现在他住着不大的楼房,每月领着几千元的退休金,看的还是十二英寸的小电视,睡的还是刚搬进楼时的铁架床,没有一套高档服装,但父亲感觉很知足,感觉“比最困难的时候强多了”。

母亲是1966年入的党,那时她是生产队的的妇女队长兼村里的“铁姑娘队”队长。尽管她的体格不算强壮,但她争强好胜,什么事都不落在后边,干地里活不比男劳力差。她是村里的先进,还出席过公社的表彰会。1976年地震的时候,尽管我家的房子也被震坏了,但地震过后她还是先到生产队,和队长等人一起检查生产队的粮仓、磨坊、牲口棚,都检查完了才返回修理自家的住房。

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好像一直都很穷。那时候,农村是按公分分口粮的,我们一家四口就母亲一个人挣工分,一年的口粮不够半年吃,喝粥是家常便饭,我常常饿得眼冒金星。即使这样,母亲也要把救济粮的名额让给更困难的人。为了让我们吃饱,她自己能少吃一口是一口,实在揭不开锅就去娘家求援。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和姐姐知道了粮食的珍贵,每天放学回来的路上都要捡地里洒落的麦穗、豆粒等,星期天放羊还要带上锹镐,到地里翻找遗漏的地瓜和地瓜藤,春天摘树叶、采野菜,半饥半饱地度过了我们的童年岁月。

其实要讲苦,父母受的比我们多;要讲遭罪,他们遭的也比我们多。但是他们有着更朴素的情感,有着更执着的信念。平时他们省吃俭用,但和我们唠的最多的还是“党员要有党员的样,想发财别入党……”他们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干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是,正是水电六局一代又一代党员、职工的付出,才有了今天的发展成果。

现在,我们一家三代同为电建人。老爸老妈已经退休,但他们依旧关心关注着水电事业,见证着水电六局的发展壮大;我们则继续着伟大的事业,创造着水电六局新的辉煌。

作为一名党员,我从父母的身上学到了很多,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坚定信念,永远跟党走,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