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逐梦路上的“高哥”
—记河北工程公司十大杰出青年高旭宾
来源:河北工程公司 作者:马焱 摄影:马焱 时间:2021-06-09 字体:[ ]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8日,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800公里的一个沙漠村镇,彩旗飘扬、锣鼓喧天,当地居民盛装加身,许多记者高举“大炮”,正在采访。在这中间,一个身穿“电建蓝”,个子中等,浓眉大眼,精干利索的三十出头的中国人,一会儿淡定指挥,一会儿笑容满面的跟人握手寒暄,在全场深色皮肤的人中格外引人注目。这场具有异域风情的欢庆场面正是河北工程公司承建的埃塞俄比亚离网太阳能项目的竣工仪式,而那个引人注目的中国人就是埃塞离网太阳能项目的现场经理,被人亲切的称为“高哥”的高旭宾。

高旭宾,86年出生,2012年参加工作,他怀揣梦想,脚踏实地,一路向前。你要问他的梦想是什么,他会略带腼腆地说:“也没什么啦,只是希望自己无论在哪儿,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都能做出一番成绩,对他人有所帮助。”很质朴的一番话,却让人感觉实实在在的。

勇挑重担  巧解难题惠己及人 

 “今天周计划会最后要确定一件事儿,Ungoge站王强因为身体严重不适要回亚的斯医院检查,目前Ungoge站整体进度滞后,要尽快安排另一位负责人进场。”埃塞离网太阳能项目的李经理在周会即将结束时严肃的说。

Ungoge站作为最靠近埃塞俄比亚边境的站址,距离南苏丹边境仅为20公里,现场温度常年在45℃左右。站址周边原始森林密布,常有狮子、野狗、蟒蛇等野生动物出没,条件异常恶劣。Ungoge站负责工程的张占书、李印鹏、刘景卯几员大将已全部调到现场,目前面临的困境是,埃塞办事处除了经理、副经理就是翻译和厨师了,俨然已无将可用了。

“要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那就我去吧,等王强身体恢复,再替换回我就行了。领导放心,亚的斯的工作我也兼着,不会耽误,有问题可以随时联系!”听着高旭宾带笑的保证,李经理凝重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舒缓。

由于Ungoge站特殊的膨胀土地和雨季结束晚,Ungoge实际开工时间比其他站要晚近2个月。高旭宾到现场后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了多项施工调整,他根据白天天气异常炎热当地情况,站上全员作业时间调整为早上6点上班,10点下班,下午3点上班,7点下班。站上人员因为生活水大都取自村内水窖,水质差且略有浑浊,常出现项目人员闹肚子现象。为了保障项目人员的身体健康,高旭宾带领大家使用矿泉水瓶分层装上大块石子、粗砂、细沙,做成了“高氏饮水机”,滤水效果显著,项目人员再也没有因为饮水出现闹肚子问题。这一方法还在埃塞当地得到了广泛推广流行。

在高旭宾的带领下,不到2个月的时间,Ungoge站从员工宿舍房、保姆房、警卫室,再到光伏支架基础……,一步一赶,一步一超,4月10日,Ungoge站赶超Alabasa站,第一个完成站内全部土建施工。

精力充沛 带动大家点子多

埃塞当地时间凌晨2点,正是国内早上起床的时间。

“领导,早上好!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这是两个月以来高旭宾每天睡觉前必然要进行的一项工作内容。

2020年7、8月份,埃塞离网太阳能光伏项目真正进入施工高峰期,土建收尾,安装工作全面展开,各种项目验收工作也在陆续进行。

埃塞离网项目共4个离网电站,高旭宾负责项目4个电站的全部工作。同时,还要定期参加业主、甲方的例行会议,以及对外协调工作。高强度的工作内容和工作压力,对高旭宾来说已经习以为常。项目部的营地、现场,大家看到他就像陀螺一样,一刻不停。加班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时不时还要来一个通宵达旦。面对着高强度的工作负荷,高旭宾从没有过抱怨、牢骚。他“高招”频出,把每天晚上的加班调节的有滋有味。项目部开会用的音响派上了用场,厨房被遗忘很久的咖啡机也让他搬到了办公室。每每晚上有加班时,当大家精神困顿的时候,他就放会儿音乐,煮上一壶当地的“盐伽雪啡”。或者,组织大家讲个笑话,有时还轮流来个才艺表演,把众人瞬间搞的活跃起来,精神起来,不到30分钟的中场休息,每次都能让他安排的精彩纷呈、活力十足。

“跟着高哥加班,我就从来没有困过。”这是项目部叶龙常说的一句话。苦中作乐,乐观向上,这也是我们电建人在艰难困苦、枯燥乏味的项目一线工作中,不断锻炼精神意志的一种方式,一种使自己的生命力更顽强的精神力量。而我们的“高人”——整天憨憨带笑的高旭宾,显然掌握了这一精髓。

解难创效  总有妙招“万能高”

李经理:“高儿,办事处电网总有异响,有空看看咋回事儿。”“好的,没问题!”

韩师傅:“小高,厨房电饭锅又坏了,你看看能修吗?”“好的,没问题!”

现场:“高经理,我们这边水泥又断供了,现场告急!给供货的Afirm打个招呼吧。”“好的,师傅别急,马上落实,一会儿给你回信。”

去过埃塞离网太阳能项目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有困难找‘高哥’”。现场开挖遇大块儿孤石了,找“高哥”准没错;和现场监理沟通不畅了,找“高哥”准没错;设备就位困难,找“高哥”也肯定能解决。“高哥”高旭宾就像是有个哆啦A梦的万能口袋,总有用不完的妙招、使不完的好点子。

Qorile站地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州,该地区地处偏僻,全民受教育水平低,当地所招工人是出了名的不好使、不好管。高旭宾通过甲方国家电网中电装备公司再与Qorile站当地村长联系,把当地村里的一名退休教师Nasste雇到我方工地作为现场管理人员。一来解决了与当地工人交流的语言障碍问题,也省去了外雇翻译的费用;二来还实现了管理上的“属地化”。自Qorile站开工到竣工移交,从未出现过一例站上当地员工罢工、滋事事件。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项目生产经理的高旭宾,通过与业主及甲方积极沟通,合理组织现场工作,先后实现站内道路设计、站内接地材料设计、现场设备吊装方案改进等10多项项目优化,大幅度节约了施工成本,优化了施工工艺,极大程度减少了项目后期运维工作的压力。不得不说,高旭宾真不愧“高哥”的称号啊!

爱学习 不带翻译的“高翻译”

离开祖国,身在异乡,不会外语就像半个哑巴,尤其对常年身在海外工作的中国人,这种语言的困扰就更为突出。对常年从事技术工作的电建人来说,工作上的技术难题那都不叫事,但所有的技术难题碰到语言障碍,即使是技术专家的老师傅,也往往一愁莫展。为此,海外各项目都会雇佣中方翻译或当地翻译人员。可中方翻译往往又不很懂技术,翻译过程中,专业术语常常出现描述偏差,本地翻译一般都是“半吊子”,对施工现场的翻译工作更是不过关。因此,海外项目现场因为事情繁多,常常出现翻译不够的情况。

埃塞离网太阳能项目站点较多,地处偏远,也比较分散。事情紧急的情况下,各站人员发牢骚说:“给我们配个翻译吧,这活儿要不没法儿干了!”翻译小马也有牢骚:“我这白天口语翻译,晚上加班文件翻译,就是把我掰成八瓣也不够用啊,咱不行再招个翻译吧。”招聘翻译的信息放出去半个月,应聘的只有两个,面试后翻译效果差强人意。高旭宾一想,别人有,总不如自己有,求人不如求己。于是,他索性自学。雷厉风行的“高哥”说做就做,没有教材,就自己编写,白天没时间,就利用周六日晚上。从刚开始张口难,到后面的蹩脚外语,从刚开始的一句阿姆哈拉语“salamuno”,到后来的“对答如流”。高旭宾谈起自己的外语学习路程时说:1个月逐渐适应,2个月效果显著,3个月可以自我发挥了。真不愧是“高哥”!后来出门的高旭宾就成了从来不带翻译的“高翻译”。

“高哥,你再这么玩儿下去是要抢我饭碗吗?”翻译小马开玩笑的说道。

“哪有,我这也是逼上梁山啊,再者,我多学点外语,不也是在给你减负吗?呵呵……”一脸憨憨笑的“高翻译”无奈的解释。

这世上,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也没有天赋异禀的高人,只有靠着勤奋、努力、脚踏实地而一路前行、奋斗不息的人。而艰苦的历练,艰辛的付出必然会有回报,在2020年度河北工程公司十大杰出青年评选中,高旭宾脱颖而出,榜上有名。“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高哥”高旭宾在追梦路上继续以昂扬的青春激情,谱写出无悔的华彩乐章。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