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奋斗
来源:山东电建宁夏公司 作者:丁志翔 时间:2021-06-21 字体:[ ]

2019年6月16日,我初为人父的第一个父亲节,是在沙特阿拉伯度过的。

沙特与国内有五个小时时差。一大早起来,我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与妻子的视频通话,期待看到马上满五个月的小“多多”。隔着屏幕看到多多对我这个爸爸依旧很陌生,爱搭不理的,但看到她的那一刻我还是满心欢喜,兴奋不已。这个父亲节,让许多像我这样工作在国外,正在学着做父亲或即将做父亲的人,对父亲的角色有了一次再定位、再认同。

高尔基曾说:“父爱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读懂了它,你也就读懂了整个人生”。父亲就像经典著作,我们满怀好奇地读他,却因为年少读不懂,可能会感情用事地冷落经典,任性地蔑视经典,甚至负气选择放弃阅读。直到当我们成为父亲,因为付出感情、承担责任,能更深切地体会世情冷暖、人生不易,会平心静气去读、深刻体悟去读,就越来越觉得父亲这本书了不起,未必完美但绝对伟大。

如今,我在体味人生苦辣酸甜的同时,感受到了初为人父的喜悦和责任,愈发觉得父爱的珍贵,含蓄而又内敛,温柔而又细腻。我的父亲性格开朗豁达,为人十分和善,虽然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大男子主义严重,从来不管像做饭、洗衣服之类的家里的琐事,但如下地、养牛之类的力气活他样样不在话下。在家里,一向由母亲占据着话语权,父亲对母亲的安排都是唯命是从。小时候我还觉得父亲有点窝囊,长大后才知道,那是父亲让着母亲,不和她争长短。

父亲刚成年,爷爷就去世了。家里兄弟姐妹多、经济条件差,父亲从小就养成了吃苦耐劳,勤俭节约的习惯。后来结婚后,他一天到晚在地里干活,可一年下来家里的日子仍然没什么起色,于是父亲就琢磨着想做点其他的营生来补贴家用。那时,看别人倒腾服装很赚钱,于是他带着家里所有的积蓄跟着同村里的大伯们一起南下去广州,学着倒腾布料,结果却血本无归。

经过这次尝试,父亲觉得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他和母亲又向村里先富起来的养殖户学习养奶牛。养牛看起来似乎很轻松,不是什么重体力活,但日复一日地坚持,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炎热的夏日里,父亲为了能节省一些草料钱,几乎每天都去麦田沟渠上割草。顶着火辣辣的太阳,父亲不停挥动着拿镰刀的双手,黝黑的手臂爆出青筋,青草地犹如战场一般任他驰骋。寒冬腊月的夜晚,犹如刀子般的西北风吹得脸生疼,父亲冒着严寒蹲着挤牛奶也是家常便饭。跟着父亲去割草和挤牛奶也就成了我的假期作业之一。那时我特别不理解:为什么同村的人都已熄灯进入梦香,我们还要披星戴月地喂牛挤牛奶;天还没亮,就要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开始一天的劳作,节假日从不例外。

我曾经十分气愤地质问父亲:“为什么不缓一缓,放假休息呢,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因为奶牛不会放假休息!”父亲简短有力地答道。“为什么不把它们都卖掉?”我不假思索地叫喊。父亲没有回答我。当时的我,多么的荒唐和幼稚,长大后,我才能理解父亲的执着源于对家庭的责任和热爱。

时间是检验一切最好的方式。二十多年来,父亲的劳作从未间断过,他的养殖事业也在不辍劳作中蒸蒸日上,让我们一家人过上了滋润自在的小日子。姐姐和我相继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又各自成家立业,就连我买的房子也是父亲出的钱。父亲走在外面腰杆子挺拔,也受到大家的尊敬。

2019年1月,因为妻子预产期快到了,我从沙特吉赞项目回国。

在照顾妻子做月子期间,父亲竟然把他养了二十多年的牛卖了,这让我十分震惊。我清楚地记得,在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后,全国牛奶价格迅速下滑,导致众多小规模散养户出现大范围的亏损。在那样萧条的市场背景下,父亲都没有放弃他的养殖事业,依旧坚持到了最后。

过了几天,我才从母亲那里得知,父亲跟着牧场主把牛养到更集中、更具规模化的牧场,但依然不能抗衡乳制品市场行情下滑、牧场高昂的养殖成本,亏损越来越严重,只能被迫选择卖牛走人。

那些天,我看到父亲一直闷闷不乐,有时一整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位置都不挪,像丢了魂似的。我曾试图劝解父亲:您已年过半百,到了该享受生活的时候,在家里帮着带带孩子,闲了开车出去转转多好。可忙碌了大半辈子的父亲,依然无法适应这样的生活。

给孩子办理户口的时候,我带着父亲顺道回了趟老家。置身熟悉的大院子,看见闲置的牛棚和挤奶厅,父亲许久一句话也没有说,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却忍着没在我面前流下。父亲虽然没有过多跟我说过养殖的事,但我能深深感受到他的不舍与不甘心。这让我明白,养牛对于父亲而言,不仅仅是养家糊口的差事,更是他一辈子所追求热爱的事业。回家的路上,我主动和父亲聊起现在养殖业的行情,鼓励父亲从头再来,尝试再次创业;不需要再为姐姐和我操心和担忧,我们都已经长大;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跟赚钱没有关系,就算亏本也没什么大不了。

回到吉赞项目后,每次我与妻子和母亲视频的时候,都看不到父亲。母亲告诉我,父亲去老家整理牛棚,准备大干他的养殖事业。我真心替父亲高兴和鼓劲。

吉赞的气候异常湿热,沙尘暴肆虐;阿美的标准十分严苛;承包合同一直谈不下来,合同模式的变化犹如过山车一般,当你觉得快要成功的时候,又被全部推倒重来;现场施工推进十分困难……我们每个人都是咬着牙往前顶。面对压力,我好几次差点坚持不下来。可是当想到五十而知天命的父亲,还在为自己热爱的事业而奋斗,我怎么能轻言放弃?坚持不懈是我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可贵品质。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