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书房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刘 璐 时间:2021-06-15 字体:[ ]

老爸常说“立身以立学为先,立学以读书为本”,小的时候,我只觉得是老爸在咬文嚼字,长大以后才知道,这是南宋理学家朱熹的一句名言,这句话老爸说了一辈子,也影响了我半生。

去年冬天,很少提要求的老爸有些羞赧地跟我说,想回老家看看。老爸大约每年都是要回去一次的,但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都对他的出行不放心,索性就没有同意。大概是时间有些久了,我竟能从老爸的眼睛里看到一丝迫切,那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一路上,老爸都显得有些沉默,只是望着窗外出神。我一直以为,把老爸从小村庄里接出来,于他而言是幸福的,可是,故土难离,家乡永远是老爸心头的宝。4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进村了,老爸坚持要走着回老宅,我只好把车子停在村口的广场。

这几年村子的变化很大,老爸常常感叹现下的政策好,村子里的人都富了起来。一路走过,偶尔会碰到几个相熟的老邻居,都热情地跟老爸打招呼。老爸脸上露出难掩的喜悦,打破了一路上的沉默,他兴奋地给我讲路过的每一处“风景”。谁家的老房子翻新了,谁家的孩子出息了,谁家的儿子娶媳妇儿了,甚至哪里多了两棵树……其实,我也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老爸熟悉的,我也并不陌生,然而,我却并不忍心打断他。

还没进院,就远远地就看见三爹在喂牛,老爸的脚步明显更快了一些。

老房子采光不好,屋里很暗,即使开着灯,也并不太明亮。三爹单身了一辈子没成家,但却是个讲究人儿,屋里、屋外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老爸跟三爹唠着家常,我便一个人在屋里屋外地转转。

靠近里屋有个上锁的小房间,印象中好像并没有见过,于是便好奇地问:“三爹,那个小房间咋还上了个锁?莫不是三爹藏了啥宝贝?”三爹意味深长地看了老爸一眼,笑着说:“还真是宝贝,不过,都是你爸的宝贝”。我疑惑地望向老爸,老爸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递给我。然后,我面前出现了一个“新世界”。

这是一个小隔间,推开门便能闻到有些轻微潮湿、发霉的味道,两盏吊灯发出淡黄色的光,靠着墙的两边各有一排架子,架子上摆满了书,架子的尽头对着门摆着一张小书桌和一把椅子,上面一层淡淡的灰。我太过惊奇眼前的一切,不自觉地走进去,马上便体会到了“书香”迷漫的意境。我竟不知道,老爸还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三爹说,老爸每年都要回老家看看,一是惦念三爹,另外就是把隔间里的书拿出来翻翻、晒晒。这些书大概是老爸从读书时就开始收集的,中间我们曾搬过几次家,这些书都放在仓房里,后来老爸每次回来都会带一些,越攒越多,便隔了这个小房间,作为老爸的“书房”。

在老爸的书屋里,分门别类地放着小人书、故事会、武侠、言情、经典文学等等。现在想想,我对于读书和写作的热爱,应该源于老爸了。

大概是读初中的时候,我读了人生中第一本小说《花季雨季》,书里女主人公欣然的生活引发了强烈的共鸣。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甚至一直很努力地想成为她。老爸那时就对我说,你可以追逐那些积极的、阳光的人走过的轨迹,但首先要足够努力。我大抵是没有领会老爸的良苦用心,没有实现自己理想的生活。

老爸把“书房”里的书都检查了一遍,又叮嘱了三爹好几次,才放心地锁上了门。回去的路上,老爸显然开心了许多,依然望着窗外,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我问老爸,小时候我写的那些日记呀、小说呀他有没有读过,老爸很肯定地说:“当然读过!”然后还戏谑地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小说放语文书里偷偷看?我还知道你晚上躲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看武侠小说呢!”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原来我的小动作,从未逃过老爸的火眼金睛。“可是,为什么您从来没有戳穿我?还任由我这样呢?”我假装无辜地问老爸,奈何老爸只是微微一笑,便靠在座椅上假寐。我想,老爸默许的纵容,大概是因为我有跟他一样的热爱吧!

一路上,我就在想要给老爸的“书房”搬个家。回到家,把这个想法跟老公一说,我俩便一拍即合,而且一致决定偷偷地准备,给老爸一个惊喜。准备工作很顺利,只不过瞒着老爸,还是费了一番功夫的,还好有老妈助力,每天拉着老爸出门遛弯。原来的书还留在家乡的老房子里,那里是爸爸的根,心心念念的地方,等他再回家乡的时候,那里的“书房”仍是爸爸的“秘密基地”。我又网购了一些新书放在爸爸的新书房里,这样他在某个闲暇的午后,可以再拾自己的“梦想”。新书房在年初时顺利完工,老爸看到新书房的时候,高兴的像个孩子。我虽然高兴却也觉得很惭愧,如此简单的幸福,我竟才有体会,我真应该早一点让老爸感受到这样的幸福。

不经意间,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岁月未曾有过分秒停歇,作为赶路人的我们却又怎敢懈怠?老爸的“书房”承载了他的梦想和对我的期待。多年以后,我希望自己也能如此,点一盏灯、沏一杯茶、读一本书,如此而已,快乐就是这样简单。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