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葱葱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刘春梅 时间:2021-05-14 字体:[ ]

有道是人间最美不过四月芳菲,春来桃花始盛开。而今已过四月,大地该是芳菲满天,但在茫茫的科尔沁草原上,却依然看不到什么绿色,唯有刚刚发出新芽的杨树、柳树稍稍暴露了春天的行踪。

内蒙的春天来的有些迟,但终究还是来了。

五月给草原带来了草长莺飞,带来了碧蓝长空如洗,带来了团团云朵似的羊群,只是五月似乎遗漏了一个地方,忘了给这个地方也披上一片春意,那就是我们的项目部。项目部的院子里是一大片的沙土地,缺水少肥的,光秃秃的、黯淡的黄。

我是个乐观的人,更是一个从中国农村走出来的乡下姑娘,四十几年不改农民本色。别说只有沙地,就算是一片水泥地,我也盼望着里面能冒出点绿芽来,去年秋天,我凭着一腔热情种下了一片小葱。

种下的时候,我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葱可以拿来佐餐吃,中国人炒菜、炖肉总少不了放一些提提味。葱虽不算观赏型花卉,但绿油油地透着生机,连带着并不纤细的葱叶都显出几分兰花的写意来,郁郁葱葱也别有风情,可以说兼具实用与观赏性。

抱着这种期待,我每天晨起上班和晚上下班都要去看看,可这些葱一点都不善解人意,一直憋在地里没什么动静。看着手机里我妈拍给我的照片,老家院子里的小葱已经长出十来厘米高了,再看自己种下的一片连支棱起来都费劲的“差生”,不由生出几丝恨铁不成钢的怨念来,渐渐地也就没什么兴致去殷勤探看了。

时光飞逝,转眼半个多月过去了,一个普通的早晨,不经意的一撇间,竟然看到了地里的一抹新绿。我急忙上前查看,果然,一簇绿色紧贴着地皮,小小的、嫩嫩的、纤细的根须都裸露在外面,只怕是一阵风都能刮跑吹折。

惊喜真是来得猝不及防,我赶忙打来了水,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润湿,只怕水一急会连根冲出来。尽管只是刚刚冒头,还远远没到收获的时侯,但惊喜却直冲心田。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都多了项任务,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我的小葱,偶尔给它浇浇水、施施肥,日子忙碌而充实。

 4月中旬,内蒙通辽地区迎来了入春以来最大的一场沙尘天气,漫天的黄沙遮天蔽日,七八级的大风,裹携着黄沙,肆无忌惮地席卷着一切,视线所及一片昏黄。一望无际的科尔沁草原上,一股股龙卷风呼啸而过,平时随处可见的牛羊都不见了踪影,漫漫黄沙中除了我们的工人,已看不到半个人影。坐在办公室里,我心里犯着合计:我的小葱能不能经受得住这场风沙的肆虐啊?

这场沙尘暴足足刮了两天,好不容易等它停了下来,我立刻跑到葱地里看看他们的情况。不出所料,可怜的小葱果然被风沙凌虐得东倒西歪,好多都被沙子掩埋了,但好在根仍在土里,拂掉葱叶上沾的沙土,看着仍是一片喜人的绿,真应了那句话:疾风知劲草。

日子在每天的忙碌中充实、丰盈,那小小的一抹绿也不断地茁壮成长,不禁让我感叹生命的顽强。原来,无论多贫瘠的土地,只要不放弃,只要肯付出,所有的希望都会给人以意想不到的惊喜。

这片小葱我终究没舍得吃,只是任它长高、再长高,结出一个个圆球大的花。是了,即便是葱,只要用力生长,也可以结出属于自己的花。也许这朵花并不娇美,甚至不能算做一朵真正的花,但却是它奋力生长的证明。

有时候看着这片葱地发呆,会感觉我们跟它们一样,即使扎根在崇山、荒漠、草原,不管工作的环境多么的艰苦,我们却总能在贫瘠的土地上开出花来,留下深刻的脚印,用汗水和智慧浇灌出了一片片的森林和绿洲。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