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本身就是一首诗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刘海燕 时间:2021-05-12 字体:[ ]

总想着泼墨挥毫一篇赞美之辞,

却迟迟写不出似要搁浅。

儿时记忆里,

母亲的衣兜里总有几块糖,

也未曾看见她吃,

时常剥开糖衣亲手送到我的嘴里,

糖果是那么甜,

那双手也还没长茧。


那时候岁月静好——

眼眸清澈,

早晨干净。

母亲的唠叨回荡在耳边:

“你不努力以后只能住进牛棚!”

“我是你妈,你就得听我的!”


那时候蛙虫低唱,

母亲把鸭鹅赶进圈栏,

疏落的星星在夜空高悬。

我们在庭院乘凉,

她总和我讲天上的故事,

那些从上一辈口中听来的神话,

言语间,

她的眸子充满神采,

或许——

天上的仙子便是这般。


谁是吴刚?谁是嫦娥?

她只晓得广寒宫里有一女子,有一男人。

一个掩面而泣,一个常年伐桂。

她不知道

月亮也能被唤作广寒宫,

却用浅显的语言教我做人、予我启蒙。


那时候,烛影摇曳里——

枯树皮般的双手,

缝着我上学的行囊。

破旧游子衣,

针线皆是情。

“母亲”,

真是世界上最伟大最美的诗……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