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清明时
来源:重庆工程公司 作者:潘静 时间:2021-04-07 字体:[ ]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四月清明,是沐浴春风踏青出游的绝佳时节,是挖蕨菜、折椿芽、放纸鸢的好日子,也是祭祀、扫墓的传统节日。“有儿坟上挂白纸,无儿坟上屙狗屎。”挂青,是西南地区清明祭祀逝者的习俗,清明时节,坟头是否挂青,是家族人丁兴旺的标志。

儿时心中并无“清明”这一概念,只知道山里桐子花开放的季节,就是给逝去的亲人挂青的时间。“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这个时节,雪白的桐子花装点着整个山坡,椿树吐出新芽,地里的玉米已长出幼苗,郁郁葱葱惹人喜爱,“清娥画扇中,春树郁金红。”农人们正忙着翻耕,生怕错过培育玉米苗的最佳时节,但百忙之中,仍旧要抽出时间给逝去的亲人挂青。

给逝者挂的“青”,是清明必不可少的流程,在我看来,“青”也属于民间手工艺品的一种。扫墓之前,要先到镇上买制“青”用的白纸和红纸,而后熬一碗浆糊、准备一把剪刀、几根白线,将白纸折叠,用剪刀裁剪出基本形状,将红纸裁作长条形,卷在青偏上的位置,在最上方剪出一个小口,将白线穿进去,打一个活结,这样,“青”便算制作完成。挑一个天朗气清的大晴天,提着“青”,便去扫墓。

这个早上,我们随身带上镰刀,将坟墓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而后在逝去亲人的坟头插上一根竹竿,我们虔诚地将“青”挂在竹竿上,“青”随风飘荡,寄托了亲人对逝者无尽的哀思。坟头的“青”越多,说明这个家族人丁兴旺,而无人打理的孤坟,多半是亲人外出或家族搬迁。

“况是清明好天气,不妨游衍莫忘归。”在我的记忆中,挂青结束后我们往往会一起去挖蕨菜、折椿芽。清明是吃蕨菜、椿芽的好时节,提着竹篼,漫山遍野找椿芽和蕨菜,下午回家时已是收获满满,丰收过后的晚饭总是别有一番滋味,至今难以忘怀。樱桃也成熟了,红润剔透的樱桃挂满整个枝头,璀璨夺目,调皮捣蛋的孩子会爬到树梢先吃个痛快,树下仰头张望的少年则不断祈求树上的伙伴扔些果实下来,互相斗嘴,童趣满满,谁让你不会爬树呢!

“尘色皓鸳幌,日华明风筝。”漫天飞舞的纸鸢也是清明时节的标记。至今惊叹于年少时的动手能力,砍竹子、削篾片制作纸鸢的骨架,用废旧报纸和制“青”剩余的白纸制作纸鸢面和尾巴,偷拿母亲缝补衣服的白线作提线和放飞线,三俩伙伴相约到村里的晒谷坝,找准风向试飞,不断改进,不升空绝不放弃。现在售卖的风筝五花八门、形态各异,远比儿时自制的精致,却没有当初肆意撒欢的快乐。

好似每年的清明都一个样,但又不一样,那些一样的和不一样的,都渐渐被岁月冲淡了。每每清明,便倍加思念那些离开的亲人,而今,我已记不起逝去亲人的模样,偶尔和家人聊起有关他们的故事,才发现他们已离开许久许久了。每一座坟墓都有自己的姓名,后辈们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不让他们过早被遗忘。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