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满蹊野菜香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陈百里 时间:2021-04-27 字体:[ ]

谷雨刚过,老妈就兴冲冲打电话告诉我,老家那边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雨,又到了一年里掐野菜的好时节。

万物初长的春天,野菜自然不甘寂寞,纷纷冒头。第一场春雨过后,干涸龟裂的黑土地里就开始生长出大片大片的芥菜。小时候,我都会跟着奶奶,兴致勃勃地带着小铲子、拎着小筐去挖芥菜。

芥菜其貌不扬,头顶上长着锯齿状的绿叶,根须粗壮肥白。对于我来说,它很具迷惑性,经常让我误以为是杂草而让它躲过一劫。后来挖得多了,才慢慢地发现了规律,学会了分辨。

为了挖到更多更好的芥菜,我和相熟的小伙伴通常不止“祸害”一家田地。时值春耕前后,田地的主人家往往纵容一群小孩子在自家地里挖来挖去,全当是提前给冻了一整个冬天的地松松土。于是,我们格外地肆无忌惮,挥舞着小铲子在地里刨出来一个个小坑,收获当然不小。回到家,我兴冲冲地向奶奶展示了我一下午的“战利品”,然后等着奶奶把芥菜冲洗干净,再扔进热水锅里煮熟。

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式。热水焯过的新鲜芥菜拿来蘸酱最好吃不过,初入口有些苦味,咽下之后有淡淡的回甘。这种滋味是种植在大棚里精心养护的蔬菜所没有的,是一种带着春日里磅礴生命力的鲜。即便是到了现在,我嘴里都还能回忆起那股清新和鲜甜,我想大概会记上一辈子,时不时地回味。

虽说我自己私心偏爱芥菜,但不得不承认,在野菜界,公认的“大哥大”是蒲公英。

蒲公英俗称婆婆丁,它的拥趸甚众,老少皆宜。大人吃清凉败火,小孩儿则更爱拿它当玩具。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常常到处掐蒲公英,收拢了一大把后,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吹,漫天的白色绒花洋洋洒洒,犹如春雪,可以说观赏性、娱乐性与食用性并重。但即便如此,童年的我只认它好玩儿,虽然奶奶常和我安利它的种种好处,我却总因为它的软烂口感对它抱有偏见。

同样被我抱以偏见的还有和蒲公英一样,拥有软烂口感的水芹。

水芹生长在阴凉潮湿的环境,比如河边、水井边和水田中。每次和小伙伴去河边玩,都能看到阿姨们洗完衣服以后顺手薅了小半盆水芹回家。

我妈有一段时间非常喜欢用它来包饺子,一个星期里有三天都是水芹肉馅的饺子。水芹的味道十分浓郁霸道,往往让我敬谢不敏。就在又一个早晨,我妈欢乐地哼着小曲准备和馅的时候,我强烈地表达了对她独裁的控诉和对水芹的嫌弃,但我妈反应迅速,罗列了水芹的各种好处,并倒打一耙指责我挑食。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终于明白,原来大人之所以不挑食,那是因为大人们只会买自己喜欢的菜,而小孩子稍微一反抗,一顶挑食的帽子就从天而降,恰如百姓与州官。

关于我家吃不吃水芹的斗争往往会持续整个春夏,等到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充满水芹菜味道的夏天,野菜们也得以喘息,蛰伏着准备度过秋冬,等待第二个山花烂漫的春天。

为了弥补不能吃到新鲜野菜的遗憾,我妈另辟蹊径,从网上买回来了各式各样的野菜种子,在自家的小院子里分出了一块地,专门用来种野菜。至于她最爱的水芹,因为没法打造合适的水生环境被无情踢出了菜园,实在大快人心。

很快,家里的野菜迎来了第一波成熟期且产量喜人,四处送完亲朋好友还剩下一大筐,只好把吃不完的野菜保存封好,储在冰箱里保鲜,野菜在我们家的“肆虐”才算告一段落。

回到当前,春花烂漫,野菜又香。   

下班回家,路过家旁边的小花园,见到几个阿姨正拎着布口袋和一把水果刀,四处梭巡野菜的踪迹,我饶有兴致地看了好一会才骑车离开。

我常常抱怨超市里的蔬菜不好吃,每一打蔬菜都被打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却缺少了那种带着泥土芬芳的清新自然。十多年来的城市生活并没有磨灭我对野菜的爱,反而使它历久弥新,让我格外怀念。不仅是因为城市中野菜的物以稀为贵,也不仅是为了它本身的清新滋味,野菜值得喜爱的原因远远不止这些。

童年里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草长莺飞的春日田园风景,挖野菜时在田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收获一筐野菜时沉甸甸的喜悦……许多曾经快乐的回忆,都和野菜牢牢绑在了一起,让我一看到野菜就想起昨日、今日始终如一的美好春光。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