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归处,半生风雨亦无悔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王永杰 时间:2021-04-26 字体:[ ]

我一直以为四月是北方最好的时光,清明前后的十余天里,让人在不自觉中感受北方怒放的春色。山野里汹涌的春潮,恰如在礁石上击起的千堆浪,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撩动得城市里的万千桃花竞相绽放。

清晨出行,便被小区里、街道旁一树树白里透红,迎风而舞的桃花勾去了心神,一树又一树的桃花,就像一波又一波泛起的浪花,在明媚的晨光下闪闪生辉,忍不住放慢了脚步,驻足在桃花树下细细赏观。

花开五瓣,一枝数朵,数十枝杈上便簇拥了数千桃花。一朵朵桃花,白底红妆,宛如少女羞涩的微笑,桃花无语,晨光正好,说不出的惬意。桃花淹没了这城市的车流,围掩住林立的高楼大厦,花香轻袭,鸟语啾啾,把城市打扮得像是一个披着盖头的新娘。显然,许多人都跟我一样,被这桃花所吸引,纷纷用手机拍照,记录下最美的风景。

冬远去,春归来。只几天的工夫,杏花、梨花也紧跟着桃花的脚步盛开。嫩草露青、老树新芽、清风微雨,大地春光烂漫有如新生。一切都在人间四月芳菲天,花景闹枝头中重新开始,让人心头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舒畅,将心念间的琐碎之事尽如潮水般退去。

阳光煦暖,春花烂漫,风起处,落英缤纷,将生活映衬得祥和而美好。年少时,不懂古人为何热衷惜春、吟春,待到今天,人生半盏方知其中缘由。人生聚散苦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逝去,淡然无痕,朝夕交替,犹如落花而逝。古人惜春,更惜好时光,古人吟春,念得是往事情怀。

四月,春耕忙碌,城市之外的田地间早有在忙着春耕的人,那些忙碌的身影让我想起了我父母的一些往事。

他们本在山东农村务农,父亲年青的时候出来闯荡,机缘巧合之下在四川被招进了水电六局干起了电站建设,自此做了一辈子水电工人。

小的时候我便跟着父母,随着六局一起转战南北,因为这缘故,我没吃过田间地头耕作的辛苦,却尝到了六局人四海为家风餐露宿的艰辛;没有成为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种粮人,却成了一个建设四方的电建人,这或许就是宿命的安排。

父亲终究是在农村长大的人,对于土地有着一份难以割舍的情结。退休后,就在离家不远的山洼里收拾出一块荒地,三四月份的时候,在垄好的地里洒上种子,隔三差五地挑些粪水,扛着锄具伺弄着,倒也乐在其中。瓜果蔬菜长成后,常有贪小便宜的人随手摘了去,父亲也不以为然。

每天,他从菜园子里挑出些新鲜的蔬菜,洗剥干净或蘸酱或炒菜食用,他十分满意自己开垦出的这片菜园子,常常对我说:“这人呐,就不能闲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春耕秋收,只要出些力气总会有些收获……”如今,父母都已经走了十数年,我也四十不惑,跟父亲一样,年纪越大越觉得土地的珍贵,心中越发增厚了对土地的眷恋和情结。

父亲曾跟我说,他年青的时候在老家务农,后半生用风钻打眼儿、挖洞,虽是两种不同的工作,但其实本质却没有不同。人的一生其实就是耕种的一生,有些人用锄头在土地上耕种,有些人用机械在大山里建设,做农民也好,做工人也罢,只不过是劳动的方式不同,但其实都是一场人生的奋斗。努力了,就会有收获;收获了,心便无憾了。

有过几次机会,我去过自己年青时参与建设过的水电站,如今多数已经成为著名的风景区,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作为曾经的建设者,心中自然满是自豪,想想父说过的关于春耕秋收的话,心中颇有感触。

这几年一直生活工作在南方的大山里,与城市不同,大山里的春天来更加粗犷、热烈,如果城市的春天是幅画,那么大山里的春光就是首诗。目之所及处,青山数重远,花海染云天,翠竹连绵,河湖荡漾,站在山巅处让人不禁感叹江山如此多娇。

这几年就在这大山里,修筑起了一座抽水蓄能电站,工程已经接近尾声,深埋地下的厂房和壮观的上下水库与这群山衔接,待到蓄水发电之时,两个库区便会形成两面碧波荡漾的人工湖泊,犹如两颗明珠镶嵌在这群山之巅,而运行在地下厂房的发电机组则为这里的城镇输送源源不断的电力,点亮这里的路灯和对未来美好的希望。

这是我们的收获,那些经历过的风吹雨打,熬过的冬寒夏伏,洒下的滴滴汗水,都是人生价值的积累,就像这如诗的春天一样,没有秋冬的轮守,哪有春天这绚烂的新生;没有辛勤的耕种,哪有收获的喜悦。

我是电建人,也是一个春耕人,我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耕耘,用钢筋混凝土筑起新时代的美好。不必在意眼前的艰辛,人生本就是奋斗不休的前行,而收获和意义,从来都蕴含在这奋斗的历程中。

四月,春归,城市里也好,大山里也好,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致,新的轮回在开始,很多新的希望和憧憬在孕育,一年之计在于春,每个人都有梦想需要去努力,所有人的梦想汇聚在一起,就是我们的新时代,即使是疫情还没有消亡,但在这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春天里,祖国的山河依旧花开锦绣,壮丽秀美!

春归处,半生风雨亦无悔。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