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烟火寄情思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由心雨 时间:2021-04-23 字体:[ ]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我的记忆里有一份久久不会散去的美味佳肴,那是外公的拿手好菜——清炒土豆丝,从外公去世之后,我再也没有品尝过记忆中清炒土豆丝的味道。

朋友们都知道我的习惯,每次去饭店吃饭,必定要为我点一份清炒土豆丝。他们都说,我有个点评天下土豆丝的胃口,但其实,我只是想试着找一找记忆中那份属于外公的味道。

可惜,一次也没有。

外公烧得一手好菜,最拿手的就是清炒土豆丝。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看外公切土豆丝。土豆洗净了,先在底部切一刀,这样土豆就可以被稳稳地压在砧板上了,土豆切成薄片后顺势轻轻一推再切丝。外公的刀法行云流水,手起刀落很是利落,土豆丝切得又细又长,盛放在一只装满水的白瓷碗里,除去表面的淀粉备用。凉锅热油,爆香葱姜,沥了水的土豆丝入锅翻炒,“呲啦”一声,锅内窜起火苗,外公不慌不忙,手起勺落,几番颠炒后加盐和醋调味。

没有什么独特贵重的调料,只是放醋的时间和多少甚是重要,外公总是能把醋的量放得刚刚好,出了锅的土豆丝,香飘满屋。我扒在桌子沿边,看着外公将那一盘土豆丝放在桌子上,笑眯眯地轻轻点点我的头说:“丫头,你先尝尝。”入口脆生生、酸溜溜,绝对的“下饭神器”。

长大以后,我去看望外公的机会越来越少。很多时候,都是坐坐就走,来不及吃一顿午餐。外公常常盛情地挽留我:“丫头,留下来吃完饭再走吧,老爷给你做清炒土豆丝。”我便笑着留下来,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后顺延。舅舅偷偷告诉我,外公家里总要备几颗土豆,这是外公爱的小心思。

外公在厨房忙碌,切得又薄又长的土豆丝,下水,荡漾开轻浅的波纹。外公渐渐佝偻的身躯告诉我,他老了,迟缓的动作,让我有些心酸。我从背后挽住外公的胳膊,对他说,这盘清炒土豆丝就是人间美味,我想看他开心的模样,我想看他的笑声抹平了他的皱纹,好像他还如二十年前一样的年轻。

这位深深地牵挂着我,我深深地喜欢着的老人,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眼前了,这个世界上也再不会有人,做出那独特味道的清炒土豆丝。即便是一样的刀功,一样的器具,一样的调料,什么都可以是一样的,但爱却是唯一的,那菜里没有爱。

一个人实习、工作,有时间的时候,我也会尝试着切土豆丝,只是我无论如何也切不出外公那样的刀工,哪怕是我的爸爸妈妈也不能。我叹息着一遍一遍磨练自己的刀工,加油、加盐、加醋,尽可能地重复着外公的程序,但是,却再也没有办法找寻外公的味道了。我终于在尝试中渐渐懂得,外公离开我了,他永远也不会再给我盛上一盘土豆丝,敲敲我的盘子,告诉我:“丫头,快点吃,多吃点。”

人生大概就是如此,我们要学会离别,要学会浅尝辄止。我们期盼家人和朋友、爱人和姐妹能够永远地陪伴在身边,可是,我们也必须懂得,时光馈赠,岁月缠绵,总有些东西会慢慢离开,消失不见。我们慢慢长大,明白离别的意义,懂得成长的悲欢,那些无法割舍的想念,深远悠长。

有些味道,尽管无奈却也只能在记忆里反复回味,就像眼前的这盘清炒土豆丝,假装,那里是满满的爱;假装,那是记忆的味道吧。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