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专栏
红色记忆
大坝的忠诚
——记革命烈士、水电九局原局长俞崇尚
来源:水电九局 作者:张平原、周治元 时间:2021-04-20 字体:[ ]

“时光在等待中悄悄溜走,岁月在等待中熬白了头。心中充满渴望,满腔热血在江河上奔流……”这是电视连续剧《大地冲击波》的主题歌词。

共和国的水电建设者们用汗水和意志,在祖国的大江大河上浇筑起一座座宏伟的大坝,用热血和青春迸发出强大的电流,在共和国土地上播撒灿烂的光明。

当每一座大坝在江河上崛起,就会有一些建设者悲壮地倒下,惟有这巍然屹立的大坝,才是那些生者与死者悲壮历程的不朽丰碑。革命烈士俞崇尚是建国以来第一个牺牲在施工现场的工程局局长,他把一生奉献给了共和国的水电事业。

以身殉职

哀乐撕碎了鸭池河畔的黎明,灵车碾碎了万余职工的心。

1989年1月23日,星期一。在水电九局的史册上,它将永远留下一道黑色的框影。一个深受万余职工崇敬和爱戴的人倒下了。倒在东方欲晓的黎明,倒在历尽艰辛、长途跋涉、走向胜利的前夜。

尽管已经过去30多年了,可九局的人们仍清楚地记得这个沉重的日子。

这天,位于贵州腹部,乌江干流鸭池河段的国家重点工程东风水电站建设工地,正进行大河截流关键时刻。承担电站建设任务的水电部第九工程局万余职工,在这冻雨绵绵的寒夜进行最后的拼抢。时任水电九局局长俞崇尚仍像往日那样亲临施工现场,从容镇定地指挥这截流前夜的决战。

晚上9点半,俞崇尚又走上进水口狭窄的纵向围堰上,苦思排水和加速施工的良策。就在这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站在围堰顶上的俞崇尚突然栽下八米深的导流洞进水口基坑,倒在布满石块和机器的基坑,甚至还没来得及呼喊一声,工地震耳欲聋的机械声很快便淹没了这一切。

午夜了。灯火通明的局医院四周,黑压压地站满了闻讯赶来的人群。人们在这迷茫的冻雨里默默等侯着,无数高挽的手臂伸到医生面前,希望能用自己的鲜血去挽回局长的生命。抢救室惨白的灯光下,医生和护士流着汗,也流着泪在作最后的努力。

次日凌晨,哀乐声撕碎了鸭池河畔的黎明。从广播喇叭里传来了女播音员的声音:“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水利电力部第九工程局局长、高级工程师俞崇尚同志,不幸以身殉职,终年五十”。

身先士卒

20世纪70年代末期,水电九局从猫跳河走出来,这支拥有三万职工家属的庞大队伍愈来愈感到日益紧迫的生存危机。

1983年5月,受命于危难之际的新班子在逆境中诞生。俞崇尚以他在水电九局十八年艰苦磨练显露出来的优良素质和管理才干脱颖而出,先后担任主管生产的副局长、常务副局长、代局长,1987年8月出任局长。上任半年,具有强烈忧患意识的新班子抱成一团,励精图治。

东风电站装机51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24.2亿度,列为国家“七五”计划重点工程。它对于缓解大西南特别是贵州省电力紧张状况,加速乌江流域综合经济开发,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提前一年截流,意味着提前一年发电,这不仅考虑到国家利益,也考虑到九局生存。从此,俞崇尚身先士卒去实践自己的诺言,开始了生命的超负荷运转。

职工们回忆说,在施工现场抬水管的行列里,有他;在装填炸药的队伍里,有他。工人们是三班倒,俞崇尚却是倒三班。工人们劝他:“俞局长,你回去吧,我们能干好。”他总是笑着摇摇头。他要和工人们在一起,只有这样,他才踏实。

“截流是件苦差事,干部和职工们都很辛苦,有的人已经连续工作了二十多个小时,已到疲劳极限了,望大家多关心你们的部下,千万要注意安全啊,拜托了”。没想到,这竟成了他的临终嘱托。他心里装着三万多九局人,唯独没有他自己。

江河之子

1965年,俞崇尚从清华大学土木建筑系给排水专业毕业,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本系研究生。当时,国民经济在经历“三年困难时期”后正全面复苏,大西南水电建设急需大量技术人才。俞崇尚作出了令人吃惊的选择,毅然摘掉研究生的红色校徽,主动要求分配到大西南去。

俞崇尚到九局之后就分到第二工程处,立即投入猫跳河四级电站施工,在这支善于啃硬骨头的队伍里一呆就是17年。从此,他后来的二十三载生命的岁月,就和水电九局的命运、贵州高原的水电开发建设事业紧密地连在了一起。

在水电九局工作期间,俞崇尚接到了一封来自家乡宁波的信,宁波大学很想物色一位既有名牌大学学历又有出众管理才干的同乡人参加校领导班子。经人推荐,选中了清华大学1965年毕业的高材生俞崇尚。

俞崇尚把信拿到家里,妻子儿女们都坚决主张去。俞崇尚也接到家信,中年丧偶的年迈老母也苦苦盼儿回乡。可以说,走已经是万事具备了。这时,九局人也眼睁睁盯着俞崇尚。然而,俞崇尚坚决表示:“我不走。我是九局人,我的事业在江河,在大坝。”

水电建设本身就是同大江大河作斗争,没有艰苦奋斗勇于自我牺牲的精神,没有顽强的意志和繁重的劳动,就是再高度的现代化也无济于事。需要有大坝的意志,大坝的忠诚……

人格力量

奉献是领导者的天职,廉洁是一个党员干部起码的要求。

在俞崇尚从围堰顶上摔下来的同一时刻。贵阳市三桥,水电九局安装处。俞崇尚那相依为命的妻子,安装处高级工程师孟繁华正在家门前昏暗的灯光下,吃力地打着煤巴。阵阵寒风扑打着她那孤独的身影,才48岁,头发就白了一片。

应该说,俞崇尚五十载短暂人生中,这个世界给予他的,他都加倍偿还了。然而,他又是一个感情上最大的负债者。他欠下春晖未报的老母亲,恩重如山的岳母,操尽心血的爱妻,尚未成年的儿女一笔沉重的情债,任何一个七尺须眉都不可能不还的债!

结婚21年了,夫妻儿女朝夕相处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五年时间。俞崇尚的遗物里最多的除了专业书籍资料图表外,就是一堆堆药瓶子。宿舍里、办公室里都是药,衣袋里揣着速效救心丸。食堂的职工们最清楚俞崇尚的脾气,他经常因工作太忙而错过食堂开饭时间,但决不允许食堂为他单独做饭做菜。要么就啃几个冷馒头,要么就啃这硬邦邦的糕点充饥。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就靠这些药、这些冷馒头和干点心维系着生命的超负荷运行。

如今俞崇尚走了,永远地走了。离开了他壮志未酬的电站工地,离开了他追求光明的事业,离开了风雨同舟的九局人,离开了那幸福而陌生的家。水电建设与山为家、与水为邻的艰辛岁月留下他顽强的脚下印,驮着历史重负、搏击改革旋涡的画卷里留下他不屈的脊梁。

浩荡雄风

截流未竞,主帅先折,大决战迫在眉睫。九局人悲痛与期待的目光一齐投向他们的当家人。在这严峻的时刻里,他们率领这支水电劲旅,背水一战……

值此严峻时刻,都没有表现出丝亳的退缩,似乎就在俞崇尚捐躯那一瞬间,他的精神就把九局人的意志凝聚在一起,这支悲壮之师在以后的一年里创造了奇迹。

1989年元月30日,东风水电站截流成功。同年2月实现安全渡汛,坝基上下游三道围堰固若金汤,挺过了最大洪峰的无情冲击。1990年2月25日,20世纪90年代第一个春节, 东风电站坝基开挖结束,浇筑第一块混凝土; 3月27日,坝基浇筑胜利结束。

九局人说:俞崇尚没有离开。他们从后继者忙碌的身影、廉洁的作风和身先士卒的行动中,又看到了熟悉的俞局长,也从他们身边的干部、工人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当中感受到俞局长的不朽精神。

江声浩荡,碧水东流,峰峦耸峙,群山苍茫。在这千古流淌的江河上,雄伟的大坝正在九局人手中崛起。

慷慨悲壮的大坝,是共和国水电建设者忠诚的胸膛、不屈的脊梁……


俞崇尚烈士漫画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