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专栏
红色故事
刘少奇在三门峡大坝工地的3个小时
来源:水电十一局 作者:季文选/文 水电十一局档案室/图 时间:2021-04-19 字体:[ ]

1960年4月23日下午,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视察了正在兴建中的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在这短暂的三个小时里,他去看了哪里?说了什么话?通过珍贵的照片,让我们探寻刘少奇主席在三门峡大坝工地的足迹。

在时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处书记赵文甫、中共三门峡市委书记处书记李耀、刘志一、秘书长高云田,中共黄河三门峡工程局委员会书记齐文川等同志陪同下,下午两点,刘少奇主席乘坐的专车徐徐地开进了史家滩车站。

刘少奇主席下车后,和在这里欢迎的工程局党委副书记王英先、赵文华、副局长秦定九、总工程师汪胡桢等一一握手,并向欢迎的职工们频频招手致意。

下午两点十分,刘少奇主席乘车来到坝前拦污栅施工现场。

陪同刘主席视察的齐文川同志介绍说:“右岸最高部分已达到海拔三五三设计高程,电站坝体已达到海拔三二八高程以上。”

刘主席赞扬了三门峡工程建设的高速度。

抬头仰视飞跨大坝上空的缆索起重机,问齐文川:“那是什么?”

齐文川答:“是缆索起重机。”

“吊什么的?”

“吊混凝土和金属结构件。”

“吊多少?”

“二十吨。”


刘主席迈着轻健的步伐,走到通向坝体的木梯跟前,与两位头戴安全帽的中年人亲切地握了握手。

他们是安装分局党委书记睢仁寿和汽车分局党委书记华子清。

刘主席问道:“他们是管什么的?”

“一个管金属结构,一个管汽车。”齐文川回答了刘主席。

刘主席戴上了安全帽,沿着拦污栅工作桥,走上了电站坝体第六号水压钢管进水口,望着埋在坝体内部的水压钢管,问齐文川:“水库钢管有多大?”

“直径七米五。”

“有多厚?”

“二十二个毫米。”齐文川作了回答。

“下边还有四十毫米厚的。”睢仁寿同志又补充了一句。

刘主席又问:“有几道闸门?”

“有两道闸门,前一道叫检修闸门,后一道叫工作闸门。”睢仁寿作了回答。

刘主席笑着点了点头,和陪同的人们一起走出了钢管进水口。


刘主席在坝前施工围堰上又乘车来到坝后,苏联列宁格勒设计院设计代表组组长格里戈里耶夫和谢洛夫专家也站在工人队伍中。

刘主席看到他们之后,走向前去同他们一一握手,并用熟练的俄语向专家问好。

刘主席说:“感谢苏联党、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的帮助。”

格里戈里耶夫对刘主席说:“这里的干部、工人工作得很好。大坝建设的巨大成绩,是工人阶级的胜利。”

临别时,刘主席又与专家们亲切握手,并用俄语重复着:“谢谢你们。”

格里戈里耶夫专家也用中国话对刘主席说:“再见!”


在三号与四号塔吊之间,刘主席走近了下游栏杆,看到了电站厂房的雏形,指着脚下滚滚流出黄水的地方问:“这是什么地方?”

“是施工底孔,共有十二个。”

“有多少个流量?”

“六百秒立方米。”

陪同人员一一作了回答。

刘主席又指着下游铁桥问:“那桥还拆吗?”

“不拆了,一边是河南,一边是山西,它已成为这里连接晋豫两省的重要通途。”齐文川等回答了刘主席的提问。

接着,刘主席又察看了电站厂房水轮发电机的位置。


下午四点四十五分,刘主席的汽车开到了拌合楼场地。

齐文川指着拌合楼告诉刘主席:“这边是大拌合楼,从苏联进口的。那边是小拌合楼,是从捷克进口的。”

刘主席问:“有多大的生产能力?”

齐文川说:“大拌合楼设计能力是日产四千八百方(立方米),最高生产到达八千方;小拌合楼过去班产三四百方,现在最高可以达到七百多方,提高了近一倍。大、小拌合楼都是自动化生产。”

刘主席说:“除了火车运料以外,都可以搞成自动化。”

随后,刘主席又察看了机械基地。他对从民主德国进口的缆索起重机的缆索问得特别详细,问缆索有多粗,怎样维护保养等,对安全生产非常重视。

下午五点二十分,刘主席视察大坝工地后回到史家滩车站,向在这里欢送他的三门峡建设者们挥手告别。

60余年过去了,刘少奇主席对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重视和关怀,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水电十一局人接续奋斗,再创辉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