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地过年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何英莉 时间:2021-02-08 字体:[ ]

为有效控制新冠肺炎疫情,减少人员流动,今年春节公司下发了文件,倡议各个项目的施工人员就地过年,补助另算。项目部安全部长老谭听了这个消息之后,狠狠地咬了咬嘴唇,散了会就想找项目经理报名,准备留守项目,在驻地过年。

这事老谭没跟乐娟商量就定下了,补助不补助的老谭没往心里去,只是一想那个“家”,老谭这心里就像被人捏住了心脏一样,纠起来疼得厉害。算起来,如果今年再不回老家过年,老谭一家子已经有三年多没有回老家了。不是不想回家过年,实在是这事儿,事出有因。

老谭老家在东北农村,两个姐姐都早早地出嫁了,一个弟弟高中毕业后跟着父母在家务农。谭小弟不爱读书也不爱干农活,成天跟附近村子里的几个年轻人混在一起,说是学做生意,但几年下来,倒也没见他倒腾成什么买卖,钱倒是赔了不少。又过了几年,小弟终于娶了媳妇,生了个儿子,一家子跟老两口一起生活,倒也算安生下来了。

小弟妺叫郝静,是个不错的人,勤快、上进又和气。前几年,小两口找到了老谭,商量着借点钱,想考个车票、买辆货车,跟着小弟妺的娘家哥哥跑运输。老谭“顶”着乐娟的脸色拿了10万块钱出来,这也差不多是他们两口子小半辈子的积蓄了。

不怪乐娟掉脸色,这些年老谭没少往家里贴钱,全都“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眼见着村里不少人家都盖起了小洋楼,可老谭家还是原来的两间小砖房,不见起色。老谭父母不善持家,又实在娇惯弟弟,这次难得小弟想上进,再加上小弟妺总是个靠谱的,老谭还是想帮一把,乐娟别扭了几天也算是默许了。

小弟的车票考下来了,大货车也开进了村,有小弟妺的娘家哥哥带着,跑运输的生意很快就张罗起来了。看着小弟脱胎换骨似的改变,一家子喜乐融融的,老谭心里也跟着高兴。哥俩商量着等开了春,把家里的房子翻修一下,盖三间大瓦房。

可谁知,计划没有变化快,老谭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小弟疲劳驾驶,连人带车翻进了沟里,赔了个倾家荡产不说,还借了不少外债。小弟折了一条腿,成了残废;谭老爹一股火,脑干出血,从此也瘫在了炕上。小弟一蹶不振,成天地打鸡骂狗,撑了大半年,小弟妺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这下子更加雪上加霜了,老谭家成了村里有名的贫困户。

三年前,公司派了驻村干部,帮扶的村子正好是老谭的老家。驻村书记李纪是老谭的老同事,走马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梳理村里的贫困户名单,挨家走访,想摸排一下各家各户的实际情况,制定帮扶计划。知道老谭家是贫困户,李纪相当重视,第一天就来到了谭家,可没想,话才刚起了头儿,喝得醉熏熏的小弟就将人赶出了门。

这年春节老谭一家子提前回了老家。学医的女儿信心满满,请老师帮忙联系想帮小叔配个假肢,重新燃起生活的勇气。可没想,谭小弟不领情,摔了门就走。家里乱成了一团,没点过年的气氛,乐娟挽着袖子,披头散发地和女儿大洗了一天,才堪堪收拾出来个能住人的地方。刚收拾好,谭小弟拄着拐,晃荡着半个裤管,喝得醉熏熏地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哇……哇……”吐了一地,边吐边说:“收拾它干啥?嫌农村不好就别回来了,安什么假肢,扶个什么贫,我就愿意当个废人,招你惹你了?”女儿正蹲在地中间洗衣服,冷不妨地就被小弟吐的污秽溅了一身,猛地站起身,把小叔推在了炕边,指着小叔骂道:“小叔你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看看你的样子,怪不得小婶婶离开你。”这句话彻底掀了小弟的“逆鳞”,抄起个大扫帚,单腿蹦着追了女儿大半个院子。得,这年是彻底没法过了,老谭一气之下领着老婆孩子就返回了家。

唉……这个家呀!老谭使劲儿按了按太阳穴,想起来就头疼。老谭给老娘打了几次电话,老娘也说不出什么,只不停地在电话里哭,后来,老谭连打电话也发怵了。他们两口子也不富裕,吃的上省点、穿得上省点,攒下些钱就往家里邮一些,多多少少的是个贴补,也算是弥补不回家过年的遗憾。其实,“家”在老谭的心里是个很疼很疼的伤疤。

乐娟知道老谭的心思,只淡淡地说:“在项目过年挺好的,也省得来回折腾了。咱们听指挥,不走了,不给国家添乱。”老谭狠狠地拧了烟头儿,重重地点了点头。

乐娟看着老谭的样子,叹了口气又说到:“再邮些钱吧,好歹要过年了,不能让左右邻居笑话。打个电话,你这心里跟猫挠似的,别憋出病来,你的‘小金库'自己看着办吧!”

去年老谭的工作表现不错,新冠肺炎疫情稍微稳定后,老谭和乐娟是第一批复工的职工,为项目部防控疫情、复工复产出了不少力。年前的工作会上,老谭被评为劳动模范,项目部奖励了1万块钱。乐娟说的“小金库”就是这份钱。老谭心里明白,这么多年,乐娟真是位贤惠大气的女人,她这么说是真心的。

家再不好也是老谭心里最牵挂的地方,老谭狠了狠心,准备报好了名就把1万块钱一分不留都打过去。谁知,这次“惊喜”先来了。

老谭在去项目经理办公室的路上竟收到了手机短信,收到了5万块钱的汇款。一个陌生的电话随即也打了进来,一接通,一声“哥”,老谭的眼泪就被惹了出来。

“哥,钱收到了吧!”小弟的语气很轻快。

“你打过来的?这是什么意思?”老谭一头雾水。

“年终奖!”小弟在电话的另一端略有些神秘地说。

“年终奖?!”老谭更懵了。

“没错,这是‘喜乐农产品公司'发给你的年终奖。”小弟的声音里有一股浓浓的骄傲。

原来,三年前老谭一家含着眼泪上了火车,可是,李纪却又一次拎着米面粮油走进了谭家的门。看着一地的狼藉和趴在院子里和谭大娘哭成一团的谭小弟,李纪也不言语,散了几个来劝话的邻居,操起水盆就开始收拾,又给谭老爹煮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猪肉馅水饺。

这之后,李纪隔三岔五就到谭家去,有时候是自己,有时候是和其他的村干部一起,帮着收拾收拾家,修修围墙,却不跟谭小弟多聊一句。谭小弟看在眼里,初时还找岔地摔摔打打,李纪也不气恼,推倒了围墙,他就喊人来帮忙再修一次,日子久了,谭小弟不再冷言冷语,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但酒却少喝了不少。

一天,李纪兴冲冲地来到了谭家,找到了谭小弟,把一个拴同心所的钥匙链塞进了小弟的手里,小弟先是一愣,接着就搂着钥匙链大哭了起来,这是小弟跟小弟妺当年的定情物。李纪等他哭够了才说:“小弟啊,我跟你哥是没得说的好兄弟,于公于私,你也都是我的兄弟。荒唐了这些年了,咱们该争口气了。这些年,郝静也没再找,她和孩子也一直在等你啊……”

   扶贫先扶志,扶志要先解心结。谭小弟的心结就是小弟妺和孩子。身残了,他觉得对不起郝静和孩子;欠了一身的债,他不想让娘俩跟着他吃苦却又害怕她们离开,一团解不开的乱局,谭小弟选择了逃避、颓废,却伤害了最爱的人。

“可是,我一个废人,又能做什么?”小弟摇了摇头。

   “你不是废人,咱们村干部就是你的‘腿'。好好干,咱早点把他们娘俩接回来……”

老家的水芹菜是特色,气味馨香、味道浓郁,李纪和村干部、志愿者请来了县里的专家,现在村里很多人家都开始扣大棚搞起了种植。公司还特批了一批帮扶资金,帮着村里开起了水芹菜深加工厂,做成罐头、咸菜,品种丰富。

谭小弟腿脚不方便,村里为他购置了设备,让谭小弟做直播销售,按销量提成。没想到,开播的第一周,谭小弟的直播间就十分火爆,准备的产品被一购而空,这让谭小弟既惊喜又兴奋,当天直播一结束,谭小弟就收入了七八百块钱。

谭小弟精神大振,县里专家又来上课的时候,谭小弟也一拐一拐地跟着进了课堂,他把跟专家学到的知识用在了他的直播上,他幽默、风趣,不光卖产品,还给网民科普水芹菜的营养价值和食用方法。大家听说他身有残疾,对他既佩服又照顾,谭小弟很快就在附近的十里八村打开了销路,而且还有了点小名气。

老谭一直没有回家,可是钱却打回了家里。这次,谭小弟全用在了刀刃上。他又购买了一些鸡雏和鸭雏,每天都录一些放养的视频,推广绿色农产品。他腿脚不方便,有几次上山录视频都差点出了危险,他都咬牙坚持着。终于,有一天,谭小弟又准备上山采山货的时候,他发现了偷偷跟在身后的郝静……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我……我和你嫂子也能帮点忙。”老谭哽咽着。

“我和李纪商量好了,等我干出个样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哥,我今天终于敢给你打电话了。我要告诉大侄女,她小叔站起来了,她小叔不做烂泥……”此话一出,哥俩竟同时在电话的两端泣不成声。

郝静跟孩子回来了,小两口又扣了两个大棚,跟着专家学习蘑菇养殖,李纪还帮忙注册了农产品销售公司,小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不但还清了外债,彻底脱了贫,还获得了盈利。

“哥,今年国家倡议咱们老百姓就地过年,咱们不添乱、不乱跑,一切行动听指挥。明年,你一定要带着嫂子和大侄女回家过年,我盖好小洋楼等你们一家!”谭小弟语气诚恳,充满憧憬地说。

老谭明知道小弟看不见却仍然郑重地点了点头。十分钟后,谭小弟收到了一笔汇款,附言写到:“就地过年心不乱,疫情散去再团圆。”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