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市中的年
来源:水电十二局 作者:李莹莹 时间:2021-02-05 字体:[ ]

离村10里路的营盘镇是每周一次的集市所在地,那里藏着我童年的美食记忆。

童年自家的土地生养的蔬菜总是土豆、萝卜、白菜,无论母亲怎么加工还是索然无味。只有白菜经过三五十天的深加工发酵后成为酸菜,再配上自家的土猪肉,才让垂涎欲滴四字成语真正体现其价值。

总不能有酸菜、猪肉就是年。为了让年货尽量准备得丰富,除了自家手工制作的一些食物外,唯一途径就是赶集去买。营盘镇这个不过三百余年历史的小镇。因固定周三“集市”而名闻十村八岭。每逢年关,集市会增加一次,变成三、七“集市”,这对只有放假才能赶集的孩子来说,简直是恩赐。

记得年关边一个清晨,我和妹在睡梦中被母亲叫醒。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推了推身边揉着睡意朦眼的妹妹,我们不约而同抛弃了以前的起床气,麻利地从被窝里爬起,飞快地穿戴好衣帽。屁颠屁颠地跟在母亲后面,朝着“集市”走去。白茫茫的马路以及马路旁草丛上的厚厚的积雪,把万象融为一体。我们呵出来的哈气瞬间凝成白眉、弯弯的睫毛被“霜”拉得翘翘、高高。经过邻村时,脚步声惊扰了老张家的看门狗,它一阵狂吠振落了树上的枯叶,逗得我和妹哈哈大笑。

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路,身后隐隐约约听到哒哒的马蹄声,回头望去,是村里李大爷家的马车,随着距离拉近上面坐了不下5人。李大爷热情的招呼,要不要搭车。我和妹欢声急呼:要!!!马车上的风景同走路不一样,路边的人和树如电影画面一样,一一闪过,乡音似画面的配音,让想象同天空的白云一样轻轻飞舞。我的心同哒哒的马蹄声一起为家乡歌唱、跳舞。

路上赶集的人渐渐多起来,不时有人影和小汽车从身边飘忽而过。大桥上,人声渐重,人影绰绰,慢慢汇聚成一条河,漫过大桥,向镇上奔去。到了集市。只见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人头攒动,人声嘈杂。牲口的叫唤声,商贩的吆喝声,顾客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集市上,铁制农具、日用百货、水果蔬菜、海货水产……琳琅满目,一应俱全。

挤在熙熙攘攘、摩肩擦踵的人群中。母亲总是不慌不忙,东瞧瞧,西看看,仔细挑选、货比三家的选着所需物品。我和妹冲锋在前,像个探子似的来回穿梭,告诉母亲前面有草莓、山楂、枣子、葡萄的冰糖葫芦,后面有千层饼、鸡蛋饼、烤猪蹄、酱骨头、巧克力......我和妹啥都喜欢,恳请母亲恩准一个我们的口中餐、腹中物。讨价还价后以冰糖葫芦成交,我和妹如获至宝一点一点地啃食外边的糖衣,生怕如蜜一般的年一下子过去。母亲则挑了色泽鲜美的蹄髈、活蹦乱跳的红鲤鱼、肥胖新鲜的莲藕、面色红润的大肠......菜篮子载满了一年里的身体康健、年年有余、通泰顺利、长长久久......

最后,母亲领着我和妹拐进镇中心的供销社,给一家人买了脚底带小人的红袜子,还有“噼噼啪啪”的万年红。不知不觉,篮子渐渐满了,沉甸甸的。此时,已日上三竿,一轮暖洋洋的太阳像只大红灯笼似的,挂在晴朗朗的天空。打道回府中篮子满载了新一年的希望。

如今,离乡多年,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里,再也不用赶集。各种APP方便的足不出户,就拥有一切。但是,赶集的画面如同一幅乡情浓郁的民俗画,在记忆深处鲜活、清晰、真切……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