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味道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官小芬 时间:2021-02-03 字体:[ ]

“妈妈,妈妈,姥姥寄来的腊香肠真好吃!”刚进家门,小家伙边冲我喊着,边从盘子里抓了一块香肠塞到我嘴里。哇,熟悉的味道又一次勾起我对老家的思念。

在老家,每年到了冬天,家家户户都要忙着准备各种各样的腊货,晒腊肉、风干鸡、腌咸鱼、灌香肠......在没有冰箱的年代,通过腌制风干的方式,可以让肉类存放一整年,后来,冬天腌制腊货的习俗便慢慢延续下来,各式各样的腊货也成为团年饭上必不可少的菜肴。

我和哥哥最爱吃的要数腊香肠,但偏偏,腊香肠的制作最费时间和精力。

妈妈说腊香肠一定要挑天气好的时候做,靠阳光晒出来的香肠颜色红亮味道又好。灌香肠的前一晚先要用醋把猪小肠泡好,清洗猪小肠永远是爸爸的任务,既要把肠衣上的脏东西洗掉,又不能把小肠弄断或者弄破,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当然,几乎每年爸爸都免不了被妈妈埋怨几句。一大早妈妈便开始了各种准备工作:五花肉去皮切成长条,生姜去皮切成姜末,蒜苗只保留茎部切碎......所有的食材加上调料拌匀再腌制一段时间后,灌肠工作才算正式开始,在灌肠机还未出现前,腊香肠的制作通常需要耗费一整天的时间。如今我已记不清当年爸妈是如何配合着把腌好的肉一点点塞到肠衣里,只是每年收到妈妈寄来的腊香肠时,总会想起寒冬腊月里,她用一双红肿的手,为家人精心准备各种美味佳肴的情形,而两侧的脸颊也因为生冻疮留下了暗红色的疤痕。

哥哥毕业后,留在了离家很远的北方城市,每年临走时,他的行李箱总是被妈妈塞的满满当当,哪怕是在老家都已不常见的酸粉子和豆饼一类的东西,哥哥也会提前让妈妈准备一些带走,我总笑话哥哥越大越嘴馋,妈妈却唠叨,这一走又是一年。

毕业后的我,有四年的时间都在国外工作,和北方人一起过年,饺子才是重头戏,看着餐桌上摆着的德州扒鸡和一中火腿,项目经理每次都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大家说,多吃点,吃饱了就不想家。那个时候,我才明白,年纪越大越想家。

再后来,我和哥哥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因为路途太远,孩子又小,我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对家乡的美食也越来越想念。虽然网上早已能买到各式各样的土特产,但终究吃不出家的味道。

这几年,随着快递行业的快速发展,老家的镇上也有了包括顺丰在内的大大小小的快递点,不愿意出远门的妈妈便时不时给我和哥哥寄上两箱土鸡蛋,而一进入腊月,妈妈一边早早地开始准备腊货,一边开始一遍遍的问我和哥哥,谁要几只风干鸡,谁要腊肉,谁要咸鱼……

于是每一年,家里的冰箱都会存满妈妈寄来的腊货,看着家里的冰箱一点点被填满,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温暖,而这一冰箱的腊货更是承载了父母对儿女的爱。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