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而已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尹欣 时间:2020-11-02 字体:[ ]

看完《三十而已》,太阳刚好落山,屋里没有开灯,光线略显灰暗,我坐在沙发上大哭一场。为什么眼泪来得如此自然和真实?我想,我还是太天真了,总希望生活里是欢声笑语,是单纯的温暖和小小的幸福。殊不知,喜怒哀乐悲思恐,生活何曾少带给你一种?

我看电视剧,代入感总是太强,最初的几集,因为剧情气得直捶沙发。鲁先生担心我难受,给我买了滑稽的车载摆件、刻有我名字的小叶紫檀钥匙扣、一双限量版匡威帆布鞋,目的是让我别看了。最想追的热播剧,怎能在半路而废?我不知“止损”,终于追到了大结局。不得不说,故事中最能触动我的就是蜗居在大上海的底层一家人,他们出现的每一个画面都特别温暖。这一家三口身处一线城市,却没有仰望遥不可及的大都市生活,而是关注自己拥有的,日子细碎而暖和。

   林清玄说:“当人整天在紧急的事情里面打转的时候,琴棋书画诗酒花就会变成柴米油盐酱醋茶。要学会腾出一些空间,进入重要的生活。”如果年轻时期关涉“上升”的高度,即你在这个物质世界上取得了多大成绩,那么三十岁以后则关涉“下降”的深度,即你对自己及心灵世界了解多少。

   我的三十岁好像也没有关涉过“上升”的高度。有时候我会特别自卑,自卑于自己堪忧的情商,在人际交往中不会主动思前想后,遇到事不懂拒绝,一味忍让,身陷险境就只会毫不顾忌地发脾气。面对翻覆的外部环境,我的力量有些微弱。我从未放弃挣扎,我挣扎着,挣扎着创造新的净土、新的诗意与田野。混得不好,我很快就能认命。为什么呢?顺其自然不正是努力过后的云淡风轻?

   这个假期,我带女儿乐乐去广州探望先生。他似乎天生热爱忙碌充实的工作,入职12年,每天都是精力充沛、笑脸盈盈。聊天间,他自豪地和我说:“五年间,分局从大山沟来到了一线城市,发展越来越好……”。我和乐乐也跟着自豪了。在广州的这些天,怕影响他的工作,我就装作认路的样子,带着导航、带着乐乐,在老广州迷宫似的巷子里转悠。一杯必须甜腻的下午茶符合老广州及时行乐的傲娇气质,让我在羊城的每一天,都好像是生活在别处的旁观者。所以,我能清晰地分辨出哪一种才真正是我喜欢的口味。

鲁先生下了班后带我们在街边小摊喝陈皮香草绿豆粥,真是太好喝了,我和乐乐每天吃完晚饭就神同步地惦记。这个味道,让我回到河南之后持续伤感了好久好久。后来,为了抚慰自己惘然的心情,我买了陈皮和香草,在电饭煲里煲上六个小时,撒上冰糖,慢慢等待它冷却。它一样的好喝!我慢慢才明白过来,让我难过的不是我喝不到那么好喝的粥,而是我下次再和鲁先生一起喝这样的粥,大概要数着日子到明年的夏天,抑或更久。

   结婚以后的这些年,鲁先生总是为我安排好一切。从广州离开时,鲁先生叮嘱乐乐:“把你妈妈照顾好。”对孩子适当的依靠真的能让孩子慢慢自立,从而真正的自信。上车前,乐乐便牢牢记住了车次和站台,我们的车厢号、座位号,检票过程,她酷似我的导航。孩子在种种的经历中不知不觉长大,这是为人父母最最实在的喜悦。

   一直以来,我就像《三十而已》里的钟晓芹一样,不追求远大目标,只想把眼前事情做好。太远的我也看不到,好东西给我我就接着,不给我,我也不争。因为懒,我懒得管理家里的钱,懒得追求虚无缥缈的东西,看起来不求上进。我工作之余,带孩子、练习书法、学习古琴,过着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生活。因为鲁先生的宠爱,我没有订过车票机票,三十好几的我,依然任性固执。妈妈总说我,还没有长到一百岁吧!言外之意,我长到一百岁才会成熟。世间任何的存在,都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没有好坏之分。懒惰和不求上进并不一定是坏事儿,要改变也得在接纳自我的基础之上是不是?

   林清玄在《三十岁后应该有的觉悟》中说:“我们把生活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重要的生活,一部分是紧急的生活,会发现很多人都在紧急地生活,随波逐流,而不是重要地生活。什么是重要的生活?陪着爱人散步,躺在草地上看星星,有没有幽默感,懂不懂得爱和宽容——这些是重要的。而每天着急上班、学习、考试,是紧急的。紧急的生活只能算生存,而重要的生活才算是生活。所以,要学会腾出一些空间,进入‘重要的生活’。”

三十几岁,我要好好“生活”。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