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香香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陈霞 时间:2020-10-23 字体:[ ]

一年当中,野生菌类的生长,大多依赖充沛的雨水和温暖的阳光。若是夏末秋初,电光闪闪,天雷轰轰,夏雨哗哗的,就是菌香四溢之时。对野生菌类来说,山林就是最富温暖的怀抱。

上一年落下的菌类孢子经过漫长的酣睡,在适宜的温度下被一场雨唤醒。菌类大家族没有坚硬的骨骼,深得慎独的精髓,色彩斑斓的它们,对柔弱之美有着独特的展现,它们遍及山林,独特的视觉和味觉魅力让很多人心心念念。它如蜉蝣般短暂的生命里,灌注了生命延绵不绝的信念。

蘑菇是菌类中的佼佼者,味道鲜美。但是,有的蘑菇有毒,吃了容易中毒,轻者浑身无力、眼冒金星、上吐下泻,重者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得到医院救治,更甚者还会有生命危险。因其口味鲜美,加上口口相传,自认为栅栏般密实的辩别知识,许多人仍对采蘑菇、烹制蘑菇趋之若鹜、乐此不疲。

刚从四川来到东北的时候,就听说隔壁人家上山采蘑菇食后中毒的事情。妈妈关于野生蘑菇的知识很是稀松,即便知道它味道鲜美,也不敢自己采摘,想吃蘑菇就到商店买,只求个稳妥。

   单位搞多种经营的时候,学会种蘑菇的爸爸,在家里种了一版滑子蘑孢子的营养基,放在屋里认真浇水,仔细看护,用以最富温情的关爱,去唤醒酣睡的孢子。当室内的条件如山林般呼唤时,菌丝有了美好的邂逅,优雅的伞盖如珍珠般飞快隆起、长高,我家餐桌上便多出了一道美味。

家里人都喜欢吃蘑菇,野生松茸、牛肝菌上市的时候,买回来用毛刷仔细刷干净,切成片晾晒,随着水分的蒸发,天然菌类浓郁独特、令人愉悦的香味,在整个宿舍楼里飘荡,闻着都觉得是总享受。蘑菇是我女儿的最爱,平菇、海鲜菇、金针蘑买回来,摘洗干净,下锅用水抄了,热锅凉油,放入葱花,姜末,蒜末爆香,倒入料酒、生抽,与切成细丝的胡萝卜一起翻炒,最后放入耗油、盐,出锅。色香味俱全,她特别喜欢。

   先生对蘑菇也情有独衷。他长年在外地,工作的地方很多。西南大山里贫瘠的山村,中原富庶的平原,繁花喧闹的城市都有他的足迹。闲聊时,他总还是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对山里简单生活的怀念。秀美的山水,朴实无华的村民,依山而存,靠山而生,而大山也用它丰富的物产滋养着山脚下的人们。在山里工作时,他偶尔也会跟着同事上山采蘑菇。

先生说,黑龙江的群山延绵不绝,有如游龙盘桓,深入云霄。沟壑纵横、峭壁凌霄,这里每时每刻都在静悄悄地孕育着生命。雷声惊醒森林后,榛蘑、松树伞、蛋黄蘑等等种类众多的菌类,便会从土里钻出来,一朵朵绽放,一簇簇铺开。有了它们的点缀,山林更加丰饶,鲜嫩的野果、野花、野菜、木耳、蘑菇、生灵……和谐共生,富有生命的张力。

先生说,猴头菇长在树的高处,临近两棵树上成对生长,采摘的时候千万不要错过哦!不认识蘑菇是否有毒不要紧,松树林里都是无毒的,走一遭就能有满满的收获。在云南工作的时候,他也经常和同事爬山,野花盛开的时候,森林里会响起一曲曲浪漫的歌声,花开花落如乐声,始终余音袅袅不绝;蘑菇盛开的时候,森林里会响起一曲曲生命的赞歌,细听,也许你会听到生命在顽强生长的声音。

   对于先生的表述,我深有同感。想起自己在项目工作的时候,如果宿营地周围是松树林,那我也必定要与同事一起上山来一场酣畅淋漓采摘的。特别是春雨过后,各种野生的蘑菇争先恐后,熙攘喧闹着破土而出,仿佛它们也在赴一场春天的集市。

刚刚来到世间的蘑菇是含蓄内敛的,响应泥土的召唤,与落叶树针一起安享林间光影的摩挲,感受柔顺的清风。只是,它们惬意的休闲总是被人们残忍地破坏,如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摧毁它们精心摆搭的舞台。然而,这一切于人们而言,则是收获。用来装蘑菇的水桶或是小筐很快被装满,又是一次不虚此行的经历。

小小的、弱弱的它们,静待在自己的方寸之地,守候着命运的轮回,彰显出大自然的无私奉献。如果没有没有人将其采摘,它们就把看似微弱生命的信息一直传递下去,然后安之若素地来于尘土 ,归于尘土,坦然地完成一次轮回的使命。时间无处不在,有时就是一股细流与另一股细流交汇。在这大千世界中,我与它们相遇,共赴生活之约,共同呈现生活的幸福和美好。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