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给友人鱼儿的一封信
来源:山东电建四川公司 作者:杨晓萍 时间:2020-10-12 字体:[ ]

鱼儿:

外面起风了,木叶摇着秋声,飒飒地,如烟如姜芥。抬头,天边渐月,狗尾巴花又红了,仲秋近了。

不知道今年的中秋能不能再现澄明如雪的白月光,连着两年成都的中秋夜空无有明月。近日薄雨连绵,湿了丹桂的馨香,空气里的窈窕淡香触抵了思念,你出神望向雪月、眼角挂泪,那般灵台澄净的模样竟是我心里一直不去的白月光。

你给我说过关于垂青的童话,你的空山的山顶和山脚的距离是那一头垂悬的青丝,迎风的时候洋洋洒洒娇俏恬淡。李白说三千丈的白发是愁出来的,他看到如此美丽悬垂的青丝应该会说长发是等出来的吧?等一个、等几个、等一群垂青的人。

你在宁夏工程的时候我在汕头,宁夏风沙大汕头辐射强,远离城市中心,生活设施简陋,看似灰头土脸的枯燥工作,却让我们各自拥有各自的欢喜,那里的人和物在我们年轻的记忆里格外的亲切。多年以后回头看去,并没有觉得自己在咬紧牙关,把自己放进一个人生的场景,开始那里的工作和生活,沐浴那里的阳光,呼吸那里的空气,也闹一些无伤大雅的笑话。汕头工程是近海的,海上可以看日出,但是要一群人在沙滩上等,要熬上一个通宵,看到太阳从海平面升起的一刹那,心里有一种醍醐般的情绪在涌动,瞬间有眼泪湿了眼眶,我不知道雪月凝照你的时候你眼角的清泪从何而起,但那是一幅静美的画面,黄沙再次扬起的时候,你仍然是那个目光温润言语恬淡的鱼儿,你说你的宁夏,我说我的汕头,一场台风过境天气,吹走了和风丽日,原来所有的美好都不是简单的探囊取物,年轻的我们经历着世界的风雨尘泥,不经意间,在世界的锦囊里探取美好也投入美好,过从的是一群人的选择和放弃是悲喜和离合是心里默默的那个亲切那个懂得。

电建人的聚散并不容易,汕头过后,有的人再见已是二十多年以后了,所幸我们走得很近,近得来看到彼此的青春一点点远去,再彼此轻轻释怀,握住手就是一辈子的朋友,无关远近了。

你喜欢植物,我对名字好听的植物有兴趣,我问你佛荷是怎样的?迷迭香是怎样的?那个时候网络还不发达,你俨然成了我的植物解惑老师。我出门一看满眼的绿色,我就说是绿意,一看有花,就说花开。你不一样,你在任何一处简陋的环境里看到植物会细细地看它抚摸它,是跟我不同的亲切的感觉,我喜欢植物带给我的喜悦,我不嫌山穷水恶,我觉得有山有水有植物就好,但我无法象你那样亲近它们。生命是存在的此刻,是万卷书和万里路之间存在的无数的此刻,花和叶都是一种记忆的方式。我们口中的路并不都只在远方,路在你的脚下——在你的路上,那些出现在你眼前的植物是旧识;路在我的脚下——在我的路上,出现在我眼前的植物在由你解惑之后那是新知。整日里穿着工装疏换红装的我们心里有着对这个世界的深深的喜爱。

我们天生的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和行为方式是我们面对这个世界的底层能力,在沙漠里成长需要仙人掌的种子,城市温室的花只能开在城市的温室。我在办公室养过一盆观赏仙人掌,被我淹死了,其实我只用了很少的水浇它,却依然成了仙人掌之殇,现实版的你之蜜糖我之砒霜。

生命是一树边开边谢的繁花,唯踉跄如故。所谓世界,不过是一座一座的城,一个一个的村,一条一条的路,里面有很多各色的人,南北西东,辗转慎重。电建人最是辗转,总怕惊了城市的温软,总是来去匆匆,心里的自洽要自己给啊。你觉得咬紧牙关的灵魂是怎样的?我觉得选择就是选择,灵魂会注定一个人的选择,然后甘苦自知,等待“春来发几枝”的自然和“乘风破浪”的发力。

企业也有生命,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峰回路转。你是安静的,安静地看一切起伏。我喜欢安静,我也喜欢痛快。周围也有风风火火敢做敢当的人,有股子痛快劲儿。

今年公司新招了学生,朝气蓬勃的,他们习惯了城市的温软,去到现场项目应该会觉得是吃苦了,但是人最不可缺少的底层能力就是努力让自己获得环境风景的种子基因,当然这不容易,尤其没有吃过苦的年轻学生。你我看着远方,可以说远方的城市,你来过,我走过。可对于他们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中秋节快到了,还记得我们曾经的同沐山林月的约定吗?今年是不行了,拖久了也会有不容易,你看看你的时间,我们择日相约成行吧。

中秋节快乐!

 

永远的朋友:烟波

于 2020年中秋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