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古丝绸之路
来源:水电五局 作者:张 毅 时间:2020-10-12 字体:[ ]

出喀什机场,车沿着公路向前开去不久,“喀什经济开发区”的大型园区就展现在路旁,引人瞩目。

看着开发区平直宽敞的公路纵横其间,让我马上联想到一条享誉世界的古道,那便是闻名遐迩的“丝绸之路”。而我们此刻,恰就行驶在这曾经的古道所经过的地方。

这曾经的古道,如今已不再是沙土、砾石铺成的简易道路,而是高等级的高速公路。平坦宽阔,双向多车道,使川流不息的来往车辆在中国与周边邻国的疆域上畅通无阻。

出了喀什市区,我们奔驰在G3013喀伊高速上。“喀伊高速公路连接新疆境内的吐尔尕特和伊尔克斯坦两个国家一类公路口岸,是亚欧大陆的交通枢纽,也是中国向西对外开放的桥头堡。”

这里是中国通向中亚、西亚、欧洲和北非等各国友好往来的交通要道,古称“西域”之地。驾车向西,驰骋在5月炙烈的阳光下,我怀念着一个史称有“凿空”之功,用生命开辟“丝路”的拓荒者。

在汉代以前,西域对几乎所有中原人而言,都只是十分陌生的神秘传说。有一个人走进了这传说,并把自己也变成了一个传说至今的传奇——他就是张骞, 汉代杰出的外交家、旅行家、探险家,中国历史上出使西域第一人。

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开篇便道:“大宛之迹,见自张骞。”作为以中原大一统王朝官方使者的身份,开拓域外交通通路的先行者,张骞对西汉乃至后世的贡献,举世无双。

他是中国乃至世界上首位对古代中亚、西亚进行实地勘察的人,其所见闻至今仍是研究这些地方的古代地理人文的重要珍贵资料。他两次出使西域,对当时西域地理、人文、风俗、社会等领域的考察,对中国历史文化的传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让中国人迈出探索世界的脚步比西方人早了一个世纪。

丝绸之路,亦称丝路。是指西汉时,由张骞出使西域开辟的,以长安(今西安)为起点,经甘肃、新疆,到中亚、西亚,并联结地中海各国的陆上通道。因为由这条路西运的货物中以丝绸制品的影响最大,故得此名。19世纪70年代,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李希霍芬就将这条陆上交通路线称为“丝绸之路”,即被广泛接受,沿用至今。

丝绸之路的基本走向定于两汉时期,南路出阳关沿昆仑山北麓西行,北路出玉门关沿天山南麓西行,翻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进入今中亚地区,再往西,经安息(今伊朗)等国到达大秦(罗马帝国在中东的领地)境内。

这条路,是张骞的生命之路——

公元前139年,张骞第一次出使大月氏时,走的是北路。为“匈奴得之”,“留骞十余岁,与妻,有子,然骞持汉节不失。”待逃出后,辗转到达大月氏。

他在大月氏“留岁余,还,并南山,欲从羌中归,复为匈奴所得。”这里的南山,指昆仑山、阿尔金山、祁连山,他走的是南路。再次被软禁一年多后,公元前126年,单于死了,匈奴内乱,他才乘机与胡人妻子和堂邑父一起逃回汉朝。

“骞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具为天子言之。”公元前119年,再使西域,至乌孙,“骞因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窴、扜罙及诸旁国。”公元前115年,张骞一行偕乌孙使者数十人返抵长安。因他在西域有威信,后来汉所遣使者多称“博望侯”以取信于诸国,而诸国使汉者亦络绎不绝,商贸交往日益繁荣兴盛。

张骞留下的路线,统称为“西北丝绸之路”,以区别于主要与南亚交流的“南方丝绸之路”、沿海路行进的“海上丝绸之路”,以及“草原丝绸之路”。“西北丝绸之路”全长近8000公里,穿越27个国家,持续了近2000年。

千年来,瓷器和丝绸、黄金和琥珀、香料和水果、僧侣和经卷……在这条道路上往来不息,串起流动的岁月,写下璀璨的历史。自此开始,从西域诸国引进了核桃、石榴、葡萄、西瓜、苜蓿、胡萝卜、无花果等物种到中原,早已是今天我们餐桌上、果盘中的寻常美味。而文化艺术的交流和融合,更是大大促进了东西方文明的借鉴与发展。探访楼兰旧地,朝晖夕阳有去来;缅怀阳关故人,白昼黑夜无停休。曾经漫天黄沙、遍野衰草的地方,变身为探索远去历史的重要通道和驿站,见证王朝的兴衰,铭记人世的沧桑。

2014年6月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哈吉三国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荣获“世界文化遗产”称号,成为首例跨国合作申遗成功的项目,陕西省城固县的张骞墓作为其中的一处遗址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7月,我又沿着这条高速公路,向东而行,回返内地。往来之间,怎不让人感叹今昔之变——我再次想起成就万世伟业的“博望侯”张骞。

“大宛之迹,元因博望。”沿着这条最负盛名的古丝绸之路,我仿佛看到了那个远去的背影:出使途中,他被羁押在异邦,忍辱负重,艰难求生,而不改其志;脱身后,他继续西行,风餐露宿,九死一生,而不悔其为。他重使命、重气节、重信义,以一颗拳拳的赤子之心,以超乎于常人的勇气、毅力和胆识,用生命践行的,是一条影响世界,也造福世界的“开拓之路”“友谊之路”“交流之路”“发展之路”“未来之路”,极大地推动了世界文明和历史的发展。

而今天的中国,正走在习总书记倡导的新时代的“一带一路”上,通过“共商、共建、共享”,用一条“和平之路”“创新之路”“繁荣之路”“文明之路”“开放之路”,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紧密联接起来。这条21世纪的“一带一路”,与古丝绸之路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开启了新时代的前进方向。

放眼今日西域,“百年口岸,丝路明珠”的吐尔尕特依然焕发着青春的光彩,“西极边关,经贸前沿”的伊尔克斯坦将继续扩大着开放门户的作用,新亚欧大陆桥的延伸,使“丝绸之路经济带”具有了更加美好的前景,而张骞这个不朽的名字,和他“不辱使命”的壮行故事、“勇为天下先”的开拓精神,也会传播到更远的地方,为更多的人们知晓和颂扬。

——伟哉,张骞!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