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信息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双碳”发展 推动能耗“双控”向碳“双控”转变
来源:中国企业报 时间:2021-12-17 字体:[ ]

从2020年“双碳”目标的提出到2021年“1+N”顶层设计的颁布,再到最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双碳”工作的思路愈发清晰。

2021年12月8日至10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针对这三重压力,会议提出了“七大政策”和“五个认识”。

一位券商行业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比政治局会议,会在大的路线方针中增加一些细节或提法,而这些细节或提法对理解未来的经济政策或许至关重要。

“‘双碳’工作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等内容作为涉及“双碳”工作的新提法,出现在了会议通稿中,引发了行业的诸多关注。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宏观经济形势、政策导向研判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信达证券分析师左前明认为,本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围绕能源的表述篇幅整体远超去年、前年会议水平。通过往年与今年以来的“双碳”、能源、“双控”政策对比分析来看,本次会议总体基调在于“三个纠偏+一个定调”,一是纠前期运动式减碳的偏,二是纠未立足我国以煤为主国情的偏,三是纠前期不合理控能的偏,定调则是定正确认识和把握我国能源形势与推进双碳工作的调。

天风证券分析师宋雪涛也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明年经济工作制定的大方向是稳定优先,适度纠偏。这个政策方向在12月政治局会议和更早的一系列政策信号中已经有所呈现。

 正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

在左前明看来,对比近两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双碳”工作的要求,去年是定目标、提要求,今年则是把方向、控节奏。今年以来,各地方各部门认真贯彻落实总书记要求,积极行动,碳达峰、碳中和工作深入人心,社会反响强烈,取得了明显成效。但也有一些地方和部门,没有很好地把握“双碳”工作规律和节奏,出现了一定程度一窝蜂大干快上苗头。对此,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了纠正运动式“减碳”,先立后破的要求。

这实际上是对于超出目前发展阶段而采取不切实际行动的一次明确警告和纠偏。

左前明认为,本次会议首次提出“双碳”工作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实际是再次强调了“双碳”工作不能操之过急,不能通过一次行动就完成所有本应分期做完的事,需要循序渐进。同时,对于《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中提出的工作原则进行了强调,即“全国统筹、节约优先、双轮驱动、内外畅通、防范风险”原则。

安信证券分析师袁方也认为,今年下半年以来能耗双控政策快速推进,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下游企业利润受到压制,发电企业严重亏损,居民和企业用电需求难以充分满足,宏观经济供应受到明显冲击。明年能耗双控政策的推进节奏可能比今年缓和,相应的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将弱于今年。

推动煤炭与新能源优化组合

对比近两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关于煤炭和新能源发展的要求,明显看出能源安全可靠仍然是能源转型的先决条件。

左前明认为,本次会议强调了煤炭在我国能源中的基础性地位,并将“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对于新能源的提法非常精准,要求增加的是“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

宋雪涛认为,我国煤炭充足、廉价、稳定,对于维护国家能源安全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新能源“干净但不稳定”,煤炭“稳定但不干净”,两者在转型过程中要互相配合。煤炭并非是“脏”的代名词,通过一定技术也可以做到清洁,也可以减碳。“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鼓励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产品用于生产化工品而非直接燃烧。

在安信证券分析师周喆看来,不同于在去年会议上提出的“推动煤炭消费尽早达峰”,在今年煤价高涨电力供需紧张背景下,本次会议提出“要推动煤炭与新能源优化组合”,煤电仍在电力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新能源电力消纳受到重视,未来煤电转型新能源、“火风光”打捆上网有望成为推动“煤炭与新能源优化组合”的有效方式。

尽早转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会议首次提出了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左前明认为,能耗“双控”源自2015年,从最初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演变完善为如今“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实际上是在严格强度指标同时给与总量更多弹性。

至于为何是创造条件尽早实现,左前明认为,因为能源活动排放的CO2占CO2总体排放的90%左右,因此一定阶段的能耗“双控”可以等同于碳“双控”,而且我国能耗“双控”有基础、有条件且在不断调整完善,反观碳“双控”基础和条件还比较薄弱,但考虑到新能源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其消费过程不产生碳排放,原料用能中固定在原材料中的能源消耗部分也不产生碳排放,从更加精准推动双碳工作和鼓励发展新能源角度,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便显得十分必要。

宋雪涛认为,推动能源改革,要先立后破,先给新能源的需求做加法。“一是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在平价上网时代,消纳空间决定了新能源行业的天花板,需要在储能技术和新型电力系统上加大投入。二是推动考核机制从能耗双控向碳排双控的转变,增加减污降碳的激励,提升新能源发电和减污降碳行业的市场需求。”

对于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的提法,而不是去年的大力发展新能源,实际上预示着新能源进入到了一个相对低比例时期更难以消纳的发展阶段。

左前明认为,伴随新能源在能源电力结构中的占比逐步提高,如今超过10%的电量占比后,进入到了一个系统成本快速提升阶段,其间歇性、波动性和不可预测性以及低能量密度的属性决定了其发展必将受制于外部条件,即灵活性资源和相关电力系统,所以下一阶段新能源发展的重点在于配网投资、电源侧灵活性改造、储能、电网改造、需求侧响应等,关系到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的环节,未来一个时期资本市场需要高度关注。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