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他乡的厨房与爱
来源:河南工程公司 作者:邱璐 时间:2020-07-24 字体:[ ]

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曾说:“任何一种爱,都不比对美食的热爱真切。”如果不是这次经历,我怎么也不会了解,66个人的伙食是如何从后厨里做出来的。

疫情当前,加上身处海外一线,保证全体员工的安全健康成为津巴布韦项目团队的第一要务。为减少人员流动、降低感染风险,综合部对无意愿居在厂区内的当地员工进行了疏散,于是整个项目的食堂便交回了我们自己手里。机智的河南工程人决定自力更生,分组轮流进行帮厨。

第一次看到帮厨名单时,我感到一丝惊喜和好奇——生活中少不了外卖和食堂的我,对于如何做出满足66人的伙食充满了疑问。在此之前,第一次下项目的我对项目部的伙食是非常满意的,这一点从体重的直线增长中便可看出。盖因食堂每天都有充足的肉类和蔬菜供应,烧饼、面包、麻花、烤红薯各类小吃也大大满足了挑剔的味蕾,大厨们端出的牛肉面、猪头肉、水煮肉片甚至可与国内的饭店一较高下。一想起牛肉面里大块的牛肉和浓郁的汤汁,想起猪头肉夹在现烤的烧饼里,想起大勺的水煮肉片浇到米饭上,我的幸福感便油然而生。在国内时,我每每都要为一日三餐吃什么而烦恼;来到项目上,反而不用纠结便可以享受到各色美食。这对于一个选择困难的吃货来说,可谓身心舒畅。

因此,随着帮厨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的心也激动起来。早晨七点,我准时到达岗位。此时,大厨们早已做好早餐,而我们要处理的,就是大厨做早饭用过的锅碗瓢盆。面对众多脸盆大小甚至水槽大小的厨房容器,我们小组三人不敢耽误,立即分出两员大将开始刷刷洗洗。过大的盆和碗洗起来完全不似家里洗碗一般轻松,为此我不得不拿出了洗衣服的架势,分外卖力的结果就是:碗还没洗完,衣服便已经光荣地湿了大半。实在没想到,这帮厨的第一步——看似简简单单的洗碗就让我颇为狼狈,酸痛的手臂直到第二天才缓过来。

但显然,更大的难题并不在此,让我们将镜头转向另一位做豆腐的大将。从小到大,被花样繁多的美味豆制品喂得白白胖胖的我,其实从未亲眼见识过豆腐是如何制成的,好奇令我两眼放光。只见,厨房里提前一晚浸泡的黄豆颗颗鼓胀、圆润可爱,正静静等待着我们的打磨;但可惜非洲人民并不具备华夏祖先在炮制食物上的创造力,乃至拥有这么多头驴的国家竟然没有一架石磨!于是,我们只能借助于一台势单力孤的豆浆机。然而,66个人的食量等同于足足三大盆的豆子,等同于无数次的装豆、搅打、倒渣、过滤。更悲伤的是,我们也没有过滤的机器,只好采用最原始的布料过滤法——将打好的浓稠豆浆包进多层纱布内,用尽洪荒之力挤出细浆,再让其接受卤水的点化,修成豆花。接下来,松散的豆花被封印进四四方方的木槽内,盖上板子、再压上两大提矿泉水,利用重力压实定形。就这么几个小时下来,我们午餐里白菜炒豆腐的主角之一终于惊艳亮相——尝一口,绵软适口、瓷实Q弹,还带着一点卤水的酸涩感,以及大功告成一般的成就感。

既然要吃白菜炒豆腐,光有豆腐显然不行。于是,尝完豆腐的我们迅速进入择菜洗菜模式。为了方便干活,我们和大厨围着坐下,中间摆上几大筐新鲜蔬菜,大家放着音乐唠着嗑,仿佛过年团聚的一大家子。摘完洗完,切菜炒菜,我站在旁边,看着大厨们一次次颠勺翻炒,火焰与食物在锅中上下起舞,仿佛置身米其林餐厅观看厨艺表演。不知不觉间,一上午的忙碌劳累便烟消云散,敲碗等投喂的馋意占据身心……哦对了,作为一名合格的帮厨,显然此时并不是我吃饭的好时机。我得先帮陆续赶来的“饭友”们打菜。

疫情期间,食堂人群密集度的把控格外重要。为了确保健康间距,偌大的食堂每次只会进入8个人,两两之间距离不少于两米。用餐期间,一名帮厨负责监督和维护食堂秩序,剩下两位则承担两个窗口的打菜任务。一个中午下来,我感觉自己颇有心得:小A不吃肉,那就多给他打点菜;阿B一看这体格便可以吃下一大盘肉,那就多给他打点;看到C衣服上的汗渍,多打上一勺是必须的;当然还有不吃鸡蛋的D和已经很瘦却还在减肥的E——一轮饭打下来,我好像对同事们更了解了,也更亲近了。

晚上食堂烙饼,和好面后我便又开始了忙碌。先把面皮擀薄成一大张,抹上油和面粉混合而成的油酥,再卷成条、揪成一块儿一块儿的,然后拉开折叠把油酥裹在里面。接着起锅烧油,待油热后下饼,几分钟后翻个面便可等待出锅。出锅后,趁热把饼切开,夹上大厨们调好味的猪头肉,咬一口——可真是太好吃了!说好的减肥自然早已抛在脑后。

“满足身体的美食是不足够的,也得要有满足心灵的美食。”而在异国他乡,这两种满足似乎天然地融合在了一起。尝到一口“中国味”,熨帖了一个“中国胃”,便也好像温热了那一颗“中国心”。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