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出戈甲戏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杨小兰 时间:2019-09-05 字体:[ ]

年幼时跟着父母在福建的锦亭住过几载,按照村中的习俗,每月初一、十五总是会去庙里烧香祭祖的,有时村中德高望重的老先生会请知名的戏班来村中搭台唱戏。村中有个老戏台,久经风雨,村中的重大活动都在那儿举行,但最让人怀念的还是那出戈甲戏,装载着整个童年的乐趣。

大院儿里有许多与我同龄的朋友,每每到了开台唱戏这天,我们便自发组织起来,催促着家中父母早早做晚饭好去看戏。诚然父母们也如我们,天性里还是爱凑热闹的,下班后便呼朋引伴约着同行了。还未到日暮黄昏,村中戏台的方向便隐隐传来锣鼓的声音了,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在做着准备咧。“咚咚锵锵”的声音不时传来,大院儿里也是一番升腾景象,青菜下锅的“滋滋”声仿佛在催促着母亲们早点去奔赴那场欢娱。

草草扒拉几口饭,大部队便浩浩汤汤向着戏台拥去了。我们赶到戏台时,早已有许多村民在台下坐定了,妇女们聚在一块儿说着家长里短,老大爷们穿着马甲摇着蒲扇聚在一块儿,口中振振有词,说的无外乎是新闻联播上听来的热乎话题。父母们是成熟的大朋友,总是规矩一些的,找个地方坐下,拉着家常。戏台早已装点完毕,红色幕布拉得老远,彩色的三角小旗在夜色下飘扬,戏子们在后台早已准备就绪,只等开锣鸣唱了。

按照惯例,开场前总是要先请村中学识渊博,家中殷实富足的老先生上台说两句话的,至于说的什么,我们这些心思早已飘远的小朋友自是不知道的。一番掌声过后,铜锣齐鸣,戏子们“咿咿呀呀”便从幕布后踩着碎步出来了,台上是一片热闹景象,台下更是繁忙。

小孩子最喜欢的便是台下吆喝着的小商贩了,看着肩头搭着白毛巾的小商贩从铁桶中舀出一大勺热腾腾的豆花,加上各种调料,撒上葱花、花生碎,那豆花的清香便更加独特了,每每这时,我们总是要拿出珍藏已久的私房钱美美地吃上一碗的。台下灯火通明,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四处叫卖着,卖烧烤的小摊子面前总是围着里三圈外三圈,几个青年人就着露天的石桌,开几瓶啤酒,撸几串烧烤,不亦乐哉。最让我心驰神往的还是台下不起眼角落里那个卖臭豆腐的小铺子,那香味,让我的馋虫早已不能自持了。将早已发酵好的豆腐放进锅里的滚油中,“滋滋溜溜”,将炸得酥脆的豆腐放进碗中,淋上一大勺秘制的酱料,用竹签插着吃,那味道,真是口齿留香呀。

明月高悬,台上的戏也接近尾声了,许多村民也早已回家了,兜里的零花钱也早已用得底朝天,我们更没有理由再继续留在这诱惑巨大的地方了。父母们吆喝着也准备散场了,披着月光,我们走在村中的小径上,草丛里不时传出蟋蟀、蝈蝈的高鸣。

回到家中稍作休息便也入睡了,卧室窗户的铁丝上牵着些西瓜红的小花,在月下招摇,躺在床上,还能隐约听见戏台的咿呀声,像窗下的阵阵香风似的。儿时的记忆远去,我也早已不再看戏了,并非不喜欢,而是回川后再没遇见过那晚的戈甲戏了,沉在梦中的还有那风铃般的笑语……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