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曲红举 时间:2019-09-24 字体:[ ]

细细的雨丝,密密地织着,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湿濛濛雾漫漫中,宛如一幅天然水墨画。最喜欢倚坐在冰凉的阳台上,什么也不做,就听着那春蚕咀嚼桑叶一般“沙沙沙沙”的雨声,心中就幸福洋溢。

很多人不太喜欢雨天,然而对我来说,却是喜之,兴许是性格的使然吧,特别是在夜里落雨,躺在温暖的床上,倾听窗外,平静轻灵的雨声扫荡着内心的不安,很快就能进入甜美梦乡,所以,我一直认为,夜里的雨是一味治疗失眠的良药。

我的生命中有一段时光是在层楼叠榭的砖瓦房中度过的,那是在家乡小城的北边,黑色的瓦,青色的墙,铺满鹅卵石的小院子里,错落有致地摆着大小花盆,各种花儿竟相开放着,一下雨,纷纷扬扬的雨滴在瓦片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唱起了时而欢快、时而悲怆的歌,颇有“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味道,似乎也敲打着听雨人的心弦,甚是好听。有时候,我倒觉得这瓦是专门为雨儿准备似的,平时只见它们黑黑地静默着,且非常规矩地起建筑上的实用和视觉上的美感作用,别无特别之处,一到雨天,它们竟成了制造欢快的乐器,动感的精灵,瓦为雨存,雨因瓦落,雨滴跟瓦片合奏出世界上极美妙的音乐,晴天瓦片无语,雨天,它们就生动了,雨和瓦像久别的恋人,有着说不完的话,这话还不怕被别人听到,情深深雨濛濛,那屋檐下的坑坑洼洼,是雨对瓦的爱情印证,缠缠绵绵,深深浅浅,写尽痴情泪,雨儿顺着屋檐,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接一颗砸在“美人蕉”肥硕的叶上,溅出一朵朵晶莹剔透的爱之美丽小花。

雨的演奏曲,随着雨势的变化而变化,时急时缓,雨势急,似仙界“弼马温”不小心放脱了天马群,而万马奔腾,翻天蹈海,又若鼓声隆隆中的两军激战,排山倒海,势不可挡,雨势缓,则稀稀拉拉,悠悠而来,应了那句“雷声大雨点小”的偐语,很多时候还成了“东边日出西边雨”的“云南十八怪”之一,不缓不急,是我较喜欢的雨势了,像威武的三军仪仗队的整齐步伐,潇潇洒洒,稳稳实实,当然,这雨的演奏,是变化无常,跌转起伏的,虽无规律,却韵味十足,不觉混乱,怎么听都舒服,雨,其实就像情绪化的女子,越是有情绪,倒觉得越有味道,便越加喜欢她,雨的情绪就是我的心绪。

曾记得琼瑶写的一首歌词:“细数门前的落叶,细数窗前的雨滴,聚也依依,散也依依,聚散两依依”,这是种随缘的无奈伤情,少男时候的我,每每听到此歌,每每都觉酸楚,后来张宇唱到:“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在同个屋檐下,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这是移情别恋的伤感失落,走在丽江大街小巷上,耳畔常听到坎坎的歌“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寂寞的夜和谁说话,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伤心的泪谁来擦”唱出了疗情伤者之心声……,我想,描写的环境是雨境,那一定是和思念及伤感的心情联系在一起的,雨声最能打动人的心弦,而雨丝最能牵起人的情思,现实里可能很少有人会如我一般去听雨了,然而,我非圣人,也不免俗,只得以“身在世俗场所,心在荒村听雨”自嘲。

对我来说,听雨就是一种享受,如品一杯香醇的尘封美酒,或是咬一块酥软的甜蜜米糕,如欣赏一首奇丽的即兴小诗,更像读一篇意境优美的散文,怎么比喻皆贴切,难怪乎,有诗人说“雨是诗人的情人”。

听雨,是需要一种心境的。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