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好月圆”品电建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钟洪明 时间:2019-09-11 字体:[ ]

皓月如霜,芒耀千里,今朝是何夕。

有人说,中秋的情思绵长,像极了当空的月。

此时,乡村的灯火,城市的霓虹,愈发衬托出月华的如水明镜。

中秋夜里的一轮月,不知会搅动多少异乡人心底的乡愁,那曼妙朦胧的月光,不知又会撩起多少电建人的绵绵思绪。

“花”

那一年,你正值花样年华、青春四溢,同事们为你介绍的对象,一个个总不满意。后来,你认识了从事电建行业的我,穿着虽不大方有品,约会虽不擅甜言蜜语,但两颗诚挚的心很快走在了一起。

你对闺蜜说,干电建虽四处飘泊,不太稳定,但他喜欢付出、懂得感恩,跟他在一起总感觉心里特别踏实,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

领导同事们跑前忙后,精心为我们准备了一场特别的婚礼。你一个人背着大包小包、拖着行李,坐了一天一夜火车才赶到工地。

我和同事去接你,你没有抱怨、不喊劳累,反而兴高采烈地指着渐近的电站、高耸的烟囱问东问西。你说,干电建真好,可以四处免费旅游,亦可饱览项目周边迷人的风景。

后来,我们有了可爱的宝宝,你时常指着电视里随风舞动的风车,截流如瀑的大坝告诉孩子,这就是你爸爸工作的地方,没有他们就没有千家万户的“光明”。

卿作行人我作月,明月夜夜照卿来。今晚我想对你说,每个本该浪漫的日子,我们都相隔千里,如果有下辈子,我还娶你。

“好”

因工作属性,电建人本来稀少的假期,总要奔波三地,刚刚组建的小家、父母所在的老家、专注工作的项目工地。

每次通话,父母总会“反客为主”:家里没什么事,不用挂念,在外好好工作就行。我信以为真,甚至忙起来连续几天都忘了打个电话。

后来,对门邻居说,没有电话的那段时间,母亲总会一遍遍的翻看手机,生怕某个时刻某个电话被漏接。

不知从何时起,每次回去,我成了“最受欢迎”的客人,父亲会提前打扫庭院、晾晒被褥,母亲会早早出去采购、准备桌席。父亲兴奋的像个孩子,却难掩他伛偻的身影;母亲穿上最喜欢的衣服,却遮挡不住她斑白的双鬓。

一纸调令一个方向,一项工程一个战场。在海外项目工作的那几年,北非的天气,南亚的风土人情,都成了父母上网、看电视关注的重点,甚至连同事迎娶了某个国家的媳妇,都成了母亲与邻居们茶余饭后的唠点。

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希望我在外平安顺利、一切都好,今晚,我要给二老报个平安,让他们安心。

“月”

铁打的工程,流水的你。作为浪迹天涯、追逐光明的电建人,只有起点,没有终点。一起拼搏的同事,并肩冲刺的战友,总是来了一拨又一拨,走了一茬又一茬。

是你在我刚刚走进电建,有些迷茫的时候,亦师亦友,像亲人一样传授我技能、辅导我知识、关注我思想,让我解除了疑惑,重拾了信心,迈出了坚定一步。

是你在我因为家庭琐事,心情不好的时候,陪伴左右,像亲兄弟一样安慰我、劝导我、启发我,让我很快与家人消除了隔阂,缓解了矛盾,重新回归到家庭的温暖。

是你在我身体不适,患上重感冒的时候,密切关注,像贴心护士一样递过几片药,倒上一杯水,让我很快恢复了健康,更让我切身体会到电建“大家庭”的温馨。

头顶一轮月,共擎一片天。作为电建挚友,我们一起品尝成功的喜悦,一起挥洒奉献的汗水,甚至比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都长,所以我们要珍惜此刻的一切,感恩眼前,把握好当下。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今晚,我想对工友说,跨越万水千山,胸藏万千柔情,唯有电建人更懂电建人。

“圆”

网上很火的一段话,世上本没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很庆幸,作为电建人的我们,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在清凉如夏的非洲赞比亚,赞比亚总统亲临揭牌的中国水电培训学院,不仅让无数青年实现了重回校园的梦想,更让朗朗读书声飘扬在“一带一路”美丽画卷之上。

在风景如画的印尼明古鲁,电建“迷妹”—李娜(Lena)不仅在中国电建投资的项目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更与男友结束了长达8年的爱情长跑,组建了幸福家庭。

在圣洁的雪域高原西藏,3万多名当地农牧民因为金桥水电站的投运,结束了长期无电、缺电的现状,所在的农牧区更实现了“以电代薪”生活方式的华丽蜕变。

从沙漠到沧海,从碧波到山川,责任在肩、使命在身的电建人像极了那惊其美艳的一簇紫色朝颜,不经意间点缀了别人的梦,也点亮了自己的人生。

今晚,电建人要对自己说,沐浴着这皎洁的月光,漫步在这浩瀚的星空,又何必强求身在何处、志在何方,有梦在,必能圆。

愿时光清浅,流年嫣然,每个坚守岗位的电建人,都能被岁月温柔以待。

我们坚信,初心不变,终会花好月圆。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