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
来源:上海电建 作者:李红科 时间:2019-08-09 字体:[ ]

师傅的工具箱在我参加工作至今的记忆中是那么的清晰鲜明,它是我心中的百宝箱。漆着明晃晃的深蓝色,装着无所不能的宝贝,用一把漆黑的大锁保护着。每一次开启的时候,我都会站在师傅的后面,很好奇的注视着箱子里到底有什么宝贝疙瘩,因为那时候的我刚刚进入车间焊接班组,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工具箱,每次接到焊接任务的时候,师傅都会领着我走到那个和我个头差不多高的神秘工具箱前,缷下大锁,打开箱子,把工具一件件摆在地上,等待使用。我总是瞪大眼睛羡慕的盯着这些工具:电焊钳,磨光机,一盘盘的焊接电缆线,亮闪闪的活动扳手,从小到大一字排开的改锥……当时觉得它们是那么的神奇,可以联起一根根的钢管,可以把我那时候想想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可以把我最初的梦想和现实来个无缝对接……出于自己的好奇,我总想自己去亲自翻翻师傅心中的那些宝贝,记得有一次,我问她,为什么要锁起来?师傅语重心长的说:锁住的不仅仅是箱子,而是我在慢慢二十年的焊工路上的心得、记忆和传承。

师傅当时很能干,是我们所有焊接人学习的榜样和标杆,就像她工具箱中那些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一样,默默的奉献在她的焊接事业上。还清晰的记得我刚刚来到焊接组这个大家庭的时候,师傅是唯一一位资深的“女焊子”,不管从她的技术或为人处事方面都给我做好了榜样。似乎有了她的工具箱就没有干不了的活、修不好的东西。常常有同事请她帮忙,能和师傅一起去组装一些小型的焊接设备是我当时最大的乐趣。远远的看着师傅接焊钳、修水箱、焊质量要求比较高的产品,那时真的觉得她很伟大,尤其听到别人称赞她活干的漂亮时,我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布她是我的师傅。但这种机会很少,只有生产特种阀门时,师傅才会带上我去配合她干活。甚至给师傅打打下手。当时是那么的崇拜师傅,以至于能和她一起干活就是莫大的荣耀。

后来,我认为只要手稳,肯吃苦就能干好焊工,其实不然,焊接首先要熟悉材料的性质、焊接方法特性、设备特性、工艺特性、焊接缺陷原因及克服等都需要焊接理论知识做铺垫,否则在焊接过程中,不是驴不走,就是磨不转,顾了东顾不了西,磕磕绊绊,所以师傅经常鼓励我,要不断学习,钻研,日积月累经验和阅历,技能才能不断提高。

看看现在的自己,让人不难想象出当年那个手持焊枪的你,用钎细的焊条堆起了心中的梦想,在弧光闪烁的背后,那些漂亮完美的焊缝,确让我看到了一位焊接工人对工作的执着,对生活的憧憬。

岁月不饶人,弹指之间师傅到了退休的年龄,不能干活了,工具箱却依然完好无损的放在车间的角落里。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师傅来到我干活的地方,说:有东西给我,后来她把我一直惦记的工具箱钥匙交给我了。当时我高兴极了,迫不及待得打开它,里边的老古董让我爱不释手,都是我们焊接人要用到的榔头、凿子等等。顿时我沉默许久,因为我看到的不仅仅是那些锈迹斑斑的工具,里面折射出的是老一辈工人的智慧、汗水、积累的经验和积攒的财富……最后我想不能让师傅的智慧尘封在这小小的工具箱里,此时正赶上企业的改革创新浪潮,我顿时脑洞大开,经过我的翻新和改造,那些曾经陪伴师傅的趁手工具又可以展现它的锋芒了。

随着师傅退休离开岗位,我们之间的交流也只限于机械的问候和礼节性的拜访。我不知道能和她说些什么,感觉我的世界和他的世界隔了太远,似乎只剩下记忆中那带锁的工具箱联系着。我想搞清楚是什么造成师徒间的生疏,是不是一代代重复的必然,我很害怕。

之后因为工作的需要,车间领导提出让我带徒,当我把徒弟带到师傅留给我的工具箱旁边时 ,我痛苦的意识到当年这工具箱上的锁并不是因为工具的宝贵,只是为了阻止我不成熟的好奇心,防止我弄坏里面的工具;还有意识到师傅当年是多么不情愿让我摆弄她那些“宝贝疙瘩”,并且只允许我远远的看着,不准碰她的东西,我永远是个碍手碍脚的累赘。想到这里我惭愧极了,我们之间好像很长时间没有通电话了。我看看我的徒弟,对他说:“师傅有个百宝工具箱,现在交给你来保管了。”徒弟从我手中接过钥匙,我俩不约而同的朝师傅家的方向跑去了……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