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上的五朵金花
来源:水电一局 作者:王瑞兰 时间:2019-08-07 字体:[ ]

雪山、雄鹰、蓝天、白云......壮美的青藏高原引无数人为之向往。但是,在这壮美的另一面,我们,感受更多的是地广人稀、高寒缺氧、环境险峻......

2014年12月,一支平均年龄只有28岁的项目团队,来到了青藏高原,在雅鲁藏布江左岸支流索朗沟上,历经4年,建起了一座目前国内引水系统水头落差最大的水电站——嘎堆水电站。

都说搞建筑的,尤其是搞水电建设的都是男人帮。但是在这个团队里,还有5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她们平均年龄只有27岁。在海拔平均4200米的工地现场,她们5个的身影就像高原上绽放的格桑花,无疑是这片雪域高原里最靓丽的风景。但是,只有她们自己知道,在高原的这些年里,她们都经历过什么。

缺氧是第一道考验。没去过高原,你永远不知道高原缺氧是什么感觉。跑步,奢望。快走,也很难。别说干活,慢走都有些喘不上来气。更严重的时候,头痛、头晕、呕吐也会时常发生,尤其是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3月,低温缺氧最是难熬;第二道考验,是气候。在高原,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就会阴云密布,大雨、暴雨说来就来。冬季,这里最低气温可以接近零下20度,雪最大的时候可以下10公分,早晚温差可达到30度。夏天的早晚也就只有10度,姑娘们刚到工地时带来的最爱的花裙子,都压了箱底;第三道考验,是想家。五个女孩子三个来自四川,一个陕西,还有一个最远的是河南。刚刚走出校门就来到青藏高原,面对诸多不适,想家的心情就更加强烈了。5个姑娘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互相取暖,让她们度过了无数个思乡之夜。伴随着嘎堆水电站的建设,高原强烈的紫外线将她们曾经娇嫩的面容,晒出了两朵高原红,让她们从稚嫩的小花,绽放成5多绚丽的金花。

我说了这么多,大家是不是都很想认识认识这五朵金花呢?好,我这就带大家认识一下她们每一个人。

简单纯粹的孙刘丹是个出生于1998年小朋友,因为对西藏心驰神往已久,主动要求来到这里,她知道在高原工作的艰辛,但是她更想知道在“云端”工作是怎样的体验。于是背上背包,提上行囊,直奔西藏。初来乍到的她在逐渐适应了环境后,积极投入到了项目经营部的工作当中,不懂就问、虚心求教,不久便把繁乱的工作整理得井井有条,完工资料在她的手里老老实实地排进档案盒里。

相比认真工作的热忱之心,她那颗乐于助人的善良之心更显可贵。今年5月的一天,好姐妹王瑞兰突发疾病,她毫不犹豫的协助同事背起她飞奔医院。完全忘记了身处高原剧烈运动会导致严重缺氧,完全忘记了严重缺氧随时面临的危险。由于奔跑速度太快,她不能顺畅呼吸,到医院后嘴唇发紫,头晕目眩,呕吐不止。那时她才真正感受到在高原上剧烈运动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但是,当她看到好姐妹得到及时的救治,很快康复,她觉得自己的这一次冒险是值得的。

质量管理部的唐璐,每当夜深人静,大家总能看到她在资料室内不停忙碌的身影。仔细查阅资料,检查是否有遗漏和需要完善的地方。专注工作的她,工作起来视线从不离开资料,以至于别人在她工作的时候跟她说话,她经常都听不到。嘎堆项目部还肩负着藏木前期、藏木鱼道项目的竣工资料整理和变更索赔工作,由于藏木前期项目人员已陆续离岗、遗留问题时间较长,有价值的变更索赔资料寥寥无几。为了能拿回属于一局的利益,唐璐到业主档案室一页一页的搜寻资料,一干就是一天,甚至忘记了吃饭。耐心、专注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坚韧让她显得有些“倔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数月的努力,项目部不仅完成了最终的竣工资料移交,还取得了较好补偿收益,挽回了企业的经济损失。同时优秀的档案管理经验,让项目部在整理资料过程中荣获了“全国企业档案工作管理创新优秀奖”,获得了业主单位的通报表扬,也第一时间给公司发来了贺信。

我们再来认识一个女汉子,在高原上还能被称为女汉子该是何等人物?郭美霖,一个性格和名字不太搭调的姑娘。是嘎堆项目工程部副部长。戴上安全帽、拿上手电筒、穿上黑雨靴,带着笔和本,在隧洞里穿梭,在陡坡上前行,看着她的背影,真的想不到那会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在高原的几年时间里她在实践和困难中学习、打磨自己。对待工作严苛认真的她,同业主、监理、设计乃至施工队,在讨论施工方案时,经常会争得面红耳赤。她说在施工中我们必须要坚持原则,督促现场规范作业、编措施、写方案,她样样都要亲力亲为、精益求精。从她踏上高原的那天开始,她便竭尽所能为工程创优贡献自己的力量。2019年,嘎堆项目部正式申报中国电建优质工程奖,并已通过了电建集团的初审。

项目部还有一个小精灵,身高1米5的她瘦瘦小小,却已是1岁半孩子的母亲,她叫肖倩,6年前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项目财务管理部的部长。还记得她在刚到项目担任出纳工作的时候,负责项目食堂物资采买,在屋里待着都会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大冬天,怕冷又晕车的她必须陪着厨师坐半个多小时的车到县城里采购食堂物资,她小小的个子裹着厚厚的棉衣,一层又一层,晕车药吃了一颗又一颗。

工程大干时期,物资采购完还要送去比营地高出1000多米海拔的炸药库,那时候的路是尘土飞扬的土路,又险又陡,多弯又急,车子颠簸得越厉害,胃里就越是难受。她心疼驻扎在那里的同事,为了能让大家吃上可口饭菜,即使回到项目部她已经被折腾的面色苍白,她也从不觉得辛苦和麻烦。2017年肖倩当妈妈了,可是在孩子6个月大的时候,她毅然决然的将孩子留给了远在江西的公公婆婆,回到了项目部,这是作为水电女职工不得不面对的艰难抉择。当时她会是怎样的心情呢?我想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

王瑞兰,是五朵金花当中年龄最大的,10年党龄。她一人身兼多职,行政管理、基础党建、人力资源都是她的活。她也是一位年轻妈妈,孩子刚好五岁,她却在高原四年了。不到30岁的她,在西藏的强紫外线照射下皮肤越发粗糙和黝黑,张嘴一笑便露出一排醒目的小白牙。作为项目部的后勤“大管家”,她每天来回穿梭在项目部的各个角落,工作细碎繁杂,也显得有些枯燥乏味,但她却从没有怨言,乐此不疲,把每一项工作都管理的井井有条。她还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人,坚持综合办公管理精细化,开源节流,杜绝浪费,她说我们“管后勤”的部门虽然不能给项目部直接带来效益,但是却能为项目部节省开支。四年如一日,眨眼便又是骄阳似火的夏季,在这里,度过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她无怨无悔,白天顶着紫外线,却如沐春风,傍晚捧着手机与家人、孩子视频聊天,欢声笑语中,心酸接踵而至。

这就是我们高原的五朵金花,在高原的日子里,她们不仅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努力工作着,同时也为藏区默默的做着公益。她们每年都带着自己筹钱购买的食品和生活用品去看望住在海拔3800米的西藏加查县冷达乡的贫困户格桑卓嘎老人;每年的建军节和国庆节去慰问驻加查县的消防官兵;2017年11月,大家集体出资还为加查县洛林乡派出所搭建了一间食堂、一间厨房,改善了10名警员的用餐环境。她们不仅用智慧和双手建起电站,输送光明。同时还用她们善良的心,温暖着这一片雪域高原。

迎着高原的风、高原的雨,咱们高原的姑娘,用5年的时间,在青藏高原留下了或深或浅的足迹。她们就像绽放在高原上的五朵格桑花,尽管朴素又平凡,却绘就了雪域高原上一副五彩的画......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