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念想儿”
来源:山东电建 作者:马晓辉 时间:2019-08-22 字体:[ ]

那天,在整理旧时东西时,又看见那个陈旧的盒子。颜色已经泛黄,褪色,但盒子完好,且密封牢实。在盒子的侧面右下角,“我的念想儿”几个字还依稀可见。不过,这个名字是后来加上去的。

这个盒子从我初中时就有了,算起来近30年了。盒子里保存的全部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生命中那些没有缘由的喜欢和坚持。关于心情,关于友情,关于亲情。

也关于,少女花季时那些朦朦胧胧的情怀。

有时,只是一枚一见钟情的鹅卵石;有时,则是用过的一块橡皮擦;有时,会是在某个地方相遇的一片树叶;有时,或许是一些和同学在上课时偷偷涂写的字条。

我又看到了那片鹅卵石。灰色,有浅浅的纹路,小小的,扁扁的,象没长大的心愿。它还是象我初初看到它时那样安静地躺在一角,幽幽地解读着我的心事。那是在初中毕业时,因为我到底该去读技校还是去读高中的问题,而和父母有了争执。我想读高中,而父母执意让我去读技校。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父母有了小小分歧。

那天黄昏,一个人来到沱江河边。坐在鹅卵石堆上,望着江面平静的水,心情混乱成一片。就在这时,看见了这枚小小的、楚楚可怜的鹅卵石。我捡起来,握在手心,轻轻地疼惜。后来,我告诉自己,去读技校。至于读大学的心愿,就在参加工作后再去圆吧。

我看到很多张小纸条,折成小三角形。那是在读技校期间,有一年的暑假,和好朋友敏约定,我们每天写一张纸条,记录当天的心情,还有那些想念。有一张纸条上写着“飞,今天心情不好,和妈妈因为一点小事有了争执。”还有一张纸条上写着“飞,今天清晨一醒来就想你了。好想,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那个暑期,因为每天会写一张小纸条,也因为知道有一个人每天会给自己写一张小纸条,因为想念可以储蓄和期待,也因为友情的样子可以在这种储蓄和期待中渐渐丰满,而一度过得很快乐很满足。

我还看到一片树叶,没有轮廓没有曲线,树叶中间还有一个小洞,但是我喜欢。喜欢就能容忍瑕痣,甚至荒谬吧。那是在刚到公司实习期间,在白马火车站台捡到的。那个秋天的下午,其实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坐火车从我家返回公司。那天,技校好朋友琳和一同分来公司刚认识不久的一个男生来接我火车,一下火车就看见两张笑脸,像两片暖暖的阳光。心里呢,一时间也温暖成一片。我抬头看天,是干净的蓝。心情正美时,一眼就看见这片树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就是喜欢。也许,喜欢的其实就是当时的心情吧。

我还看到,一个很精美的日记本。那是在刚参加工作时,在宜宾黄桷庄项目现场写的。那些属于青春期的迷茫的日子,那些被友情所充满的单纯、快乐的日子,那些为一些朦胧情怀而所思所惑的日子;那些有无数浅浅的喜悦淡淡的悲伤的日子;那些埋头学习、遥想梦想的日子。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卡片和信件、吃过的糖纸、丝巾、手绣方巾、磁带、发夹、装杨梅的小盒子等等。当我一一地翻看我的这些宝贝儿,就象是又在一段一段地剥开已经封存的岁月。一层一层的回忆在想象里叠加、缝合,夹着细碎的痛和疼,那些飘远的日子又逐渐清晰起来。

不知何时,眼里已经有泪。

我流泪,是因为我喜欢我所拥有的,是因为我珍惜我所拥有的,还因为,我和我所拥有的在某一个刹那间的相认和默契。

走过的路,总会有什么留下来吧。哪怕只是一些符号,一些文字,一些念想儿。也许,它们就是我们快乐的线索,是我们心灵的密码,是那些刻在心上的痕迹,磐石一样固守在心之一隅。

保留着你生命中的这些“念想儿”吧,在很多很多个浮燥的日子里,它或许可以帮你渐渐安静下来,细腻你那颗已渐粗糙、麻木的心。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