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河口的夜色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杨小兰 时间:2019-08-20 字体:[ ]

慵倚栏杆,背后是两河口营地,“1416联合体”的湛蓝大字提醒着我此刻毫不是梦境。来到两河口已经二十七天了,每晚我都在这高台仰望星空,静静欣赏着两河口的夜色,听着脚下雅砻江向着生的咆哮。两河口的夜是美的,醉人的。

月迷蒙

两河口的月是迷蒙的,像个害羞的小姑娘,总喜欢躲在云朵的身后,悄悄探出头,窥着这片大地的热闹。凝视着那一残半月,我总会幻想着,那月中勾勒的泼墨山水是否是灵仙的秘境,在那秘境里当是仙乐缭绕,透过那云层,我仿佛听见了丝竹之声。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谁在广寒宫里等着心上人,在孤寂的琼楼里与玉兔作伴,对着一池秋水,顾影自怜,如若可以,愿真情不换。斫桂的锵声不断传来,大雪漫天,却也当共守白头。天上月,月中仙,都不过是尘世人,睁开双眼,那一弯月还是来时的样子,想着嫦娥奔月的故事,我的心中仿有夜色升起。两河口的月不同于家乡的月,家乡的月是皎洁的,一地白霜,能照亮人最心底的忧伤;而两河口的月是迷蒙的,在这沉寂里,总有一份坚强。

在这个不曾生活过的高原,面对的不再是熟悉的面孔,当落幕了一天的喧嚣,能陪着自己的仿佛也就天上的这一轮残月,总想看它圆满的样子,但却怎么也没找寻到。守着这月亮的,还有身后那群忙碌着、欢欣着的人儿,无数个夜晚,驻守在两河口,带给这片土地生机和发展。

星如雪

可能每个仰望夜空的人都会寻找着夜空中最亮的星吧,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不会流泪的眼睛,当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时,星子会指引前行。

两河口虽然是高原地区,但这儿的夜并不是满目繁星,暗夜天空,闪烁的总是那些许的星子,用着几亿光年的时间才璀璨了这一刻。我喜欢看两河口的星星,仰望着,寻找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有人说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是北极星,那权当如此吧。每每抬头,我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那颗最亮的星子,发着光,在黑色的夜幕里皎洁如雪,也如雪般来得纯粹。静静看着,听着,会有些许的密语从那高空传来。

暗夜迢河星如故,东风吹落花千树。

待得衣鬓眉不蹙,雪里浅笑叹归途。

在两河口的每一个夜晚都有一颗最亮的星陪伴着我,在北方,守候着,聆听我的故事,虽然它静默不语,但每当望着它,那是我的心最与两河口接近的时刻……

水河澹

掬起一捧雅砻江的水,轻轻浇灌在这土地上,在土里必定有一颗等待萌发的种子罢,望着近在咫尺的雅砻江,我总会这样想。

雅砻江在历史上被称作若水,在我听来,是一个很美的名字,若水,上善若水,其中真意应是教导着康巴儿女要善行天下吧,像若水一样,包容、给予、滋养。当一天的情绪都沉淀了,静静地伫立在两河口的营地,会听到雅砻江奔腾的声音,如镭战鼓,直击心门,震撼灵魂,但夜晚的雅砻江比白天来得更沉静,或许是怕吵醒了渐渐熟睡的两河口,在这静谧里,独享着两河口的夜色,倾听着雅砻江的低语。

“我在这高原上流淌了许久,哺育了代代康巴人,他们是幸福的,我亦是快乐的。”我听着,感受着。

“那是很久远的故事了,有微风,月亮不算很亮,一个藏族男子来到江边,唱了一整晚的歌,唱的什么歌我已经忘记了,只依稀记得有两句是这样的,‘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月亮~弯~弯~,看上溜溜的她哟’那个小伙子唱得很深情,天快破晓时,那小伙子告诉我说他爱恋着一个叫朵洛的藏族姑娘,这首歌是为她唱的,但又怕那姑娘拒绝,就来这江边唱唱了,听罢,我劝那小伙子还是勇敢地去他心爱的姑娘面前唱吧,后来那藏族小伙儿和姑娘也不知道如何了,只是那小伙再也不曾来江边唱过歌了,但其他的年轻人来的却多了,我这江畔可是热闹着呢……”

雅砻江还在讲着他的故事,我笑着,听着,看着天上的月亮在丝丝乌云中探头探脑,看着星子争相绽放光芒。渐渐的,在雅砻江低沉的呢喃里,月亮沉进了江水里,星子闭上了眼睛,我沉睡着,两河口沉睡着,还有远处的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