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电建女工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苏宏业 时间:2019-08-02 字体:[ ]

老妈,你是做什么的呀?”孩子奶声奶气地问。“嗯,我是修桥的、筑路的、打隧洞的?我是安全员、质检者、会计?我是……你老妈是电建女工。”她狡黠地回答。

听了她的话,孩子满意地睡下。孩子明天一定会跟小伙伴互换信息,把妈妈的身份传播到幼儿园的每一个角落。窗外,月华如水,多少和她一样的伪“单亲”妈妈在收拾完家务、哄睡孩子后,静静地享受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

给大家造工资表、给同事们派车、给食堂帮厨或者开车送大家到工作面,在办公室画图或者计量,去工地检查安全文明施工和工程质量,有时在实验室里研究塌落度也有时在拌合站统计运砼车数,有时在山顶盯紧风机吊装有时给施工员写宣传报道,有时候办理付款有时候外出要账……这是“她”的工作,是我的工作。

掐指算算,已经一年没回家看老爸老妈了,视频那头,老妈又掉了两颗牙,老爸头发也花白了许多,“她”说有空就回娘家,可谁知道这个“有空”是啥时候呢。逢年过节、二老生日时候她都会打钱过去,也时常网购服装邮寄过去,叮嘱父母吃好穿暖,就像父母几十年来一直叮嘱她的一样。多少女同事和“她”一样,是翅膀硬了就飞走的女儿。

老公晚上有应酬,又喝醉了,视频里匆匆看了一眼儿子滑轮滑,点了个赞然后让“她”转告儿子注意安全。她知道,闲下来的时候,老公肯定把下载的小视频翻看一遍又一遍。老公颈椎病又犯了,项目驻地偏僻,就医不便,只好干熬。她曾幻想的两个人夕阳下漫步的画面变成了一个省内却不常见面、视频两端各自忙碌和未曾断过的思念。

许多女同事,为了兼顾工作和家庭,孩子才几个月就带到工地上照管,上班时争分夺秒,下班了冲回宿舍喂奶、煮饭,小小的孩儿在工程人你搭一把手我照看一会儿的时光里长到上幼儿园的年龄,爸爸仍旧坚守工地,妈妈要么完全放弃工作回家照顾孩子,要么忍着抓心挠干的不舍把孩子托付给老人。她们的手机流量是不限量的,一个视频通话可以长达三四个小时,只为看孩子颤悠悠地迈开小腿儿,或者捕捉孩子难得的一抹笑容。孩子头疼脑热的时候母亲们急得抓狂却又无能为力,她们只好电话指导老人喂哪种药和喂药的计量,听说孩子好些了便乐得脸上盛开了牡丹。

才参加工作时,我对身边稍显土气的电建女工有些不解:放着高跟鞋不穿、放着城里的写字楼不进,非得穿着土灰工装跑到深山老林里修电站、跑到半山腰修高速,图的啥呀?

直到我到了一线,进入大干快上的施工现场,感受到建筑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气势,见到同事们苦中作乐的微笑,老乡们亲切的面容,才知道用芳华去坚守、享受平淡日子是一次多难忘的体验。

才参加工作时,我对夫妻两人分居两地不能理解,放着长相厮守不要,放任丈夫一个人在外飘荡,能放心么?

直到我到了一线,镜头里看到一幅幅壮观的工程照,看到工地探亲的娃娃乖巧地依偎在父亲身畔,在母亲们的夸赞里知道哪些孩子又考上了大学,知道了哪些家买了新房即将乔迁。我便知道了,那些落寞却充实的时光、那些坚韧的独守,只要孩子有更好的生活、只要老人有更稳定的晚年,夫妻双方小小的牺牲,就都是值得的。

于是,我和她们一样,最爱涤卡面料的工装和超质感的劳保鞋,最爱马尾辫和安全帽,打扮一新,我们是工地最靓的娃。

于是,我和她们一道,笑称“工程女人都是混凝土做的”,在模板里抱成一团、积蓄力量,只待强度合适、模板拆除,我们变成大坝坝身、变成桥梁墩柱、变成挡墙、变成风机底座,风里舞蹈、雨中歌唱。

“你是江南的水,是青石桥下的温柔流淌;也是北方绵亘的山,是风摧雪欺下的坚韧绵延;你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李清照;亦是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花木兰;有人说你是水做的骨肉,但你却能顶起半边天;有人说你贵於柔弱,焉知巾帼亦不让须眉……”作为一名一线建设者,不,确切的说,是一名一线女性建设者,我感到很自豪。在祖国广袤的土地上,我们和男同事一起辛勤耕耘、挥洒汗水,撑起了半边天。“巾帼心向党、建功新时代”,一个个我、我们,正以水的柔情、风的蜜意、花的鲜美,奋斗在新时代、礼赞新时代。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