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中的故乡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侯本勇 时间:2019-08-13 字体:[ ]

故乡,走的再远都会有一种牵挂,那就是浓浓的乡情。二十年的漂泊在外,故乡的口音变了,故乡的回忆模糊了,想来真是“一唱三叹。”

快到中元节了,我想回老家看看的愿望越来越强烈,那就回老家看看去吧。媳妇把车开到尧舜故都龙凤村旅游区的门口带着孩子去采购一些物品,我也很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毕竟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很多年少时的回忆都留在了这里。村口的老槐树依旧在沧桑中带着满目的慈爱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在风霜雨雪中期盼着漂泊在外的游子们归来。

我忘记了回家的路。浮萍一样漂泊在街头,略感失落的同时我看到了熟悉的青石板,这是我少年时求学的痕迹。几排整齐的教学楼和满院子的花草树木使我的记忆回到了几排平房和满院子的梧桐树的少年时代,台风刚过,秋意凉凉是岁月的沉淀,我不想进去,因为梦想的尽头已经没有了我儿时的记忆。

谁家的小花狗在迎接我呢,对着我温柔的叫上几声,漂亮的小尾巴像表演节目一样欢快的摇来摇去。记忆中学校前面的露天电影场现在是一家和日本合资的材料板厂,这里承载了我太多的美好回忆,那时候赶上村里放电影,绝对是场场爆满。想有个好的位置都得白天去占场子,让我情窦初开的电影《红高粱》就是冒着纷飞大雪坐着小马扎在这里看过的。

儿时乡村的生活粗茶淡饭、宁静祥和,乡下人的日子只求个简简单单,踏踏实实,平平安安。好不容易走进家里,西院花园式的院子里石榴树、木瓜树、柿子树上面的果实挂的满满的,开始变红的果实使院子里洋溢着一种祥和的气氛。穿过拱形的侧门东边的院子里则是鸡舍、羊圈、兔窝一应俱全。

母亲不在家,肯定是去赵王河畔放羊去了。农村除了“一麦赶三秋”的麦收季节和“春忙不算忙,秋忙忙断肠”的秋收季节,哪怕雨雪天的也要把羊赶出去遛上一圈。我母亲喜欢养羊,这是母亲的爱好,用她很官方的话讲:“养羊是我的兴趣,和金钱无关。”有时候她也会很自豪的对我们说:“别看我是一个羊倌,给个七品芝麻官都不换嘞。”

当下已是初秋,台风“利奇马”一扫而过的赵王河滩上全都是柳树的落叶和枝条。记得小时候大家生活条件都不好,忙完地里的活计,父老乡亲们会砍下柳树的枝条,粗的卖给做鞭炮的人家做火药,细的则卖给编筐子、编篮子的人家。想念中,顺手卷起一只柳笛,虽然吹起来仍旧是儿时的五音不全,就全当自娱自乐,重温一下儿时的快乐时光,回味一下那已经遥远的美好岁月。

和母亲赶着羊群回到家里,乡邻们、妻子和孩子在一块交流着台风“利奇马”给他们带来的各种不方便。随着乡邻们渐渐散去,一缕缕炊烟轻轻飘起,院子里依旧如儿时一样的恬静美好。儿时的我爱在厨房里玩耍,不是问母亲今天吃什么就是像小老鼠一样东闻闻西瞅瞅的,看见好吃的绝不含糊,拿起来就往外跑。晚饭的场景仍能感觉到儿时的温馨,炊烟袅袅,鸡鸣羊叫,小狗汪汪,孩子笑闹……

夜深了,村子开始慢慢变的平静,一如儿时的那种平静。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