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晖下的蛛网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田陌 时间:2019-07-29 字体:[ ]

也许纯属巧合,昆明几年同日连夜暴雨,很多路段断交,处处可见“昆明湖”。目前很多城市,每到雨季,都会提前组织疏通地下管网,减少内涝,以保障市民出行畅通。昆明也不例外,每年在汛期到来之前都会看到管理部门组织人员疏通地下污水管道。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的富裕及农村人口城市化的进程加快,城市人口密度越来越多,车辆数量远远超出进入汽车时代的数据,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然而,城市各方面如此急速的增长,要想不让市民再驻足“看海”,仅采取疏通远远解决不了城市内涝的问题。

这让我想起了一张余晖下的蛛网。

那是一个酷暑难耐的时节,在我老家围墙边上有一张蛛网,一头挂在樱桃树的主干上,一头挂在一棵枯死的树桩上。因为不妨碍过路,孩子们都没有去消灭这张蛛网。蜘蛛选取建网的位置十分敞亮,也是飞虫的必经之地,尤其在夏日傍晚余晖的映村下,蛛网显得更加别致。我偶尔路过时也会看见蜘蛛吐丝包裹撞网的猎物,有时是苍蝇,有时是飞蛾,有时也会看见蜻蜓和一些凶猛的飞虫。一天傍晚,我坐在屋檐下吃饭,母亲告诉我天黑了不要坐在屋檐下,小心蜘蛛撒尿。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只飞虫挣扎的声音,我应声走了过去,在太阳余晖的映照下,蜘蛛像个刚强的战士,从肚子里涌出银白色的丝带,脚像踩在旋转木球上,飞快地将猎物一层一层的束缚起来。开始飞虫还使劲挣扎,发出呼救的声音,慢慢的,飞虫被蜘蛛的丝带裹得严严实实,没有了声音。网在飞虫的挣扎下及蜘蛛与飞虫的搏斗中晃荡着,蛛网毫发未损。网渐渐停止了晃动,蜘蛛将猎物收拾好后似乎累了,回到了那棵枯木桩的一个小洞穴里藏了起来,静静的休息。

第二天一早,红彤彤的云彩把整个村庄映照得通红,蜘蛛网静静的挂在树上,在太阳光的照晒下,蜘蛛丝上的露珠显得更加晶莹剔透。昨晚捕获的猎物已被蜘蛛当夜宵了,网似乎又归于了平静。记得有句谚语:“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可蜘蛛从未料到朝霞的出现即将对网造成破坏性的毁灭。

比昨夜蜘蛛捕获猎物的时间稍早些,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夹杂着雨点横扫着地理的庄稼,被风刮飞的树叶俯冲到蜘蛛网上,各种枯枝、残花败絮蜂拥地向蛛网扑来,渐渐的,蛛网终于没有抵抗住最后一朵飞絮,将网摧毁在树桩下。

风雨过后,傍晚的余晖一样映照着村庄,蜘蛛从洞穴里爬了出来,将丝固定在洞穴口,缓缓地沿着网被摧毁的路径爬到了樱桃树的根部。在树根的旁边大概一米的距离有一块大石头,蜘蛛顺着石头绕了一圈,始终没有动静,一会儿又走走,又过了一会儿,只见蜘蛛用前脚揉了揉双眼,加快了步速,像茅塞顿开一样,在树根和石头之间来回穿梭,大概吃一个香蕉的时间,新网的主线架构便出现在了眼前。此刻,我就地脱下鞋垫着屁股坐下,静静的看着蜘蛛“飞檐走壁”。有时蜘蛛将丝当绳把自己悬在空中,象荡秋千一样,轻身一纵,便从树桩根跳到了石头上,有时无法触及的地方,便从地上走过去。主线牵拉稳固好后,蜘蛛顺着修好的通道爬上了主线上,用它灵巧的后脚一圈一圈的在主线上螺旋式的编织着。很快,一张完整的网就编织好了。

那晚,我对蜘蛛为何不在原地建造网而重新选取网址,为何选择在石头的下面与树根相连让我深思了很久。

第二天,狂风暴雨像昨日一样如期而至,等风雨过后,我轻轻的走向那张蜘蛛网,看看蛛网是否安然无恙,当我走到网前,眼前的一幕让我傻眼了,网的四周到处是被风吹落的枝叶,残花败絮,而蜘蛛网不但未受到破坏,在网上还粘着两只飞蛾。刹那间,顿感蜘蛛的预见性和规避风险的能力让我叹为观止。

见证蜘蛛网灭及重建的情景,如今让我想到了当下的很多网:如地下管网、人情网、电网、官网、路网及眼下国家正在开展的坚决铲除的黑恶势力网。他们在布网前是否也对“风险的规避”有过周密的预见性?不管怎样,只要是社会正能量的大家都会拥护,若与社会不和谐的终将被唾弃亦或难脱威严的法网。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