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故乡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钟洪明 侯本勇 时间:2019-07-24 字体:[ ]

时间过的真快,我离开故乡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些年来,每次回故乡总是来去匆匆,手头上的事情也不少,也没有静下心来在家好好呆过几天。

跟着我们在城市里生活了一个多月的母亲说:“我得回家里去了,我那几只小羊都不知道在你妹妹家被喂成啥样了,院子里的菜都不知道长成啥样了......”再劝也没有用,我陪着母亲回了趟故乡。

故乡是尧舜故里、牡丹观赏旅游区,这几年靠着国家政策好,乡村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齐的街道,古典的建筑,漂亮的居民楼,路两旁美丽的绿化带,很多年轻人做起了生意,开上了小轿车。

我们的村子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龙凤村,我的小学、初中都是在村子里上的。小学、初中相邻相通,学校后头就是我家的责任田。我上学时,学校里是一排排的青砖红瓦房,现在已经变成了六栋漂亮大气的三层教学楼。以前校园里的梧桐树、榆树早已被各种常绿树木代替。母亲和堂嫂拉呱,我在学校里转了一会儿,学校里的老师,我也几乎一个都不认识了,教我的那些老师们或调走或退休或故去,虽谈不上沧海桑田,却也让我感慨万千。 

从学校西门出来的大路两侧全是一家挨着一家的两层商铺,看着商铺出出进进的人便知商铺的生意做的挺好,乡里乡亲如今购物再也不用和过去一样等到逢四、九大集了。路上,偶尔碰到几个彼此还有些记忆的乡邻,也是寒暄一番、相互递烟、邀请去家里坐坐、中午一块喝点的客套之词,婉言谢绝之后,独自一人继续向前,爷爷、奶奶家的院子就在龙凤东西街道和南北街道交叉路口向北一点,小时候,这里曾经是儿时我和堂哥堂姐、表姐表弟们玩耍嬉闹的开心乐园,特别是逢年过节,这里更是欢声笑语不断,爷爷为人善良,奶奶待人亲和,对我们孙子辈更是疼爱有加,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给我们留着,奶奶亲手烙的外焦里嫩的羊油葱花饼,是儿时贫穷年代我最喜欢吃的美味。

儿时的记忆里,父老乡亲基本上一天三顿就是馒头、面条和稀饭。在自家房前屋后都有菜地,随便拔上棵葱、拽棵芫荽、摘上根黄瓜、辣椒,再沿着几个鸡窝转一圈,拾上几个鸡蛋,炝锅面条、凉拌黄瓜、辣椒炒鸡蛋什么的几个家常饭就准备好了。就算突然来个亲戚窜门,大缸里腌着鸡蛋、鸭蛋、鹅蛋呢,小缸里腌着腊肉呢。捞出来几个咸鸡蛋煮熟后一切两半放在盘子里,腊肉挂糊过油后盛上一盘,再加上拌黄瓜、辣椒炒鸡蛋,四个菜就摆上桌子了,这在当时已经算高档次的了。至于杀只公鸡、到赵王河边打鱼人家买条鲤鱼,那得是家里来了媒人说亲的,或者是得罪了姥娘门上需要摆平的。

村北头大片的土地被城里林业局承包后搞起了牡丹、芍药、山药种植;赵王河两旁分布着一些养鸭、养羊大户,当然还有美丽的尧舜故里乡村旅游,倒不用担心什么雾霾天,自由呼吸着新鲜空气,吃着无公害的水果蔬菜。

中午,大爷大娘、堂哥堂姐、姑表姐弟、妹妹妹夫、一群孩子们等亲人聚在了一起。本来,想静悄悄的转转,下午就回济宁了,堂哥忙前忙后的把能联系上的亲戚和邻居都招呼了一遍,二堂姐直接从市里开车赶了回来,二十里开外的姑父给学生布置完作业就慌慌张张的赶了过来。我认为堂哥有点“扰民”,堂哥直接一句话“违反八项规定哪条了?”把我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现在提倡健康生活、绿色生活,大家生活都过得富足了,不再像以前“讲面子,比排场,就是为了孩子娶个好姑娘。”这次的聚餐不再是四个果盘、四凉八热的上满满一大桌子。拌盘花生毛豆,上盘辣炒田螺,调盘田七野菜,麻辣河鸭、线椒炒鸡蛋、炖只红公鸡,感觉大家对吃不再像以前稀罕、感兴趣了,也不再像以前“你先带六个酒,我再带六个酒,最后客人再答谢六个酒,彼此之间再喝几个加深酒”之类的繁琐规矩,开车的不喝,下午有课、有生意的不喝,不想喝的不喝,大家说说话、拉拉呱,感觉气氛很融洽,更感觉“亲如一家”。

村子里大街小巷全部是柏油马路,宣传栏、太阳能路灯整齐划一,相隔不远都放置着分类回收的垃圾桶,道路干净,垃圾箱位置设置合理,每天有专人打扫,道路两旁的花池里以前乡亲们都把花拔了种蔬菜,当作了菜园子,现在又种上了统一的景观树,绿化树木和路灯交相辉映,村里网络也实现了全覆盖。乡亲们业余生活丰富,村委旁边的广场上有各类健身器材、篮球场地,大爷、大叔们在下棋,大妈、小媳妇们在跳广场舞,感觉多了几分城市的气息。

人到中年,离开故乡的脚步也越来越远,有时候,梦里回到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故乡,乡村院落,低矮平房,家乡亲人,田地间,赵王河旁,鸟儿飞,猫儿藏,一着急,梦惊醒,望四方,多少次梦里回故乡。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