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与花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杨媛 时间:2019-07-17 字体:[ ]

与邻里们从相识到熟知,都是缘于种花的爱好。

罗阿姨是我认识的第一位邻居。她60多岁,有些胖,头发全部往后梳,扎成一个低马尾,看上去白发不算多,面容慈眉善目的。她家门口宽,花台比较大。我路过花坛的时候,目光就会被一坛的姹紫嫣红牵扯住。

瞧见我也喜欢花,罗阿姨会把刚开的粉色香水月季剪几枝递给我。缅桂花开的时候,罗阿姨也会在清早,剪一些放在篮子里,让路过的小孩子们拾取。

伺弄完花草,罗阿姨就陪着90多岁的母亲在院子里散步。姥姥身体萎缩佝偻,脸色苍白眼窝深陷,戴顶玫红色的遮阳帽。跟姥姥讲话,要放大声贝。遇见我们路过,姥姥都会露出微笑,算是打招呼了。花开得好的时节,罗阿姨就给姥姥拍照。去年,接连的阴雨天气,外面地上湿滑,姥姥不便出屋活动。因感冒住进医院,后来肺部感染离开了人世。

经过罗阿姨家门口,看着花台里的各色花枝,我就想起姥姥拄着拐杖,坐在花台边晒太阳的样子!

罗阿姨家旁边的一幢楼里,住着杨阿姨。杨阿姨是大理人,退休以前当教师。她闲不住的时候,也是侍弄花木。她住二楼,洗菜水淘米水,一桶一盆的提下来、端下来,绕着花台浇成水圈。所以她住的楼房前,花台里的米兰、茉莉、天竺葵、菊花、灯笼花,一年四季常开不败。秋天,菊花开的时候,几个女孩穿着汉服,端着单反相机不停地按快门。杨阿姨开心地笑着,露出松脱的牙床,脸上的皱纹像盛开的菊花。

有空的时候,我就走过去,坐在花台边,闻着花香和杨阿姨聊天。石榴花开,凝视着那一朵朵红艳艳、如绸缎一样的花儿,想着郭沫若写的《石榴》:“单那小茄形的骨朵已经就是一种奇迹了。你看,它逐渐翻红,逐渐从顶端整裂为四瓣,任你用怎样犀利的劈刀也都劈不出那样的匀称,可是谁用红玛瑙琢成了那样多的花瓶儿,而且还精巧地插上了花?”

石榴熟了,杨阿姨总是叫住我。她爬上树枝一边摘石榴,一边说,自己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吃不了这么多石榴;这里靠近圆通山,鸟儿太多,好多果子都被鸟儿啄开,剩下的一半挂在树上烂掉怪可惜的!

年年都看着石榴树花开花落,吃着酸酸甜甜的果籽。一次聊天,我顺口讲起“雷雨天人不能站在树下”云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阿姨怕雨天打雷,祸及树旁的住户,就把石榴树砍掉了。我非常惋惜,只能默默地对着树干说“对不起”!

“梁大姐”的窗前也有红色和粉色的月季。她时常买些花花草草来,种在花台里。这个时髦的老太太烫着齐肩的卷发,换着各式的衣服和裙子,出门戴着帽子和口罩。大冬天也敢穿冬裙。瞧着她的穿着打扮,我生怕把她叫老了不好相处,所以就叫她“大姐”,果然她很高兴。

“梁大姐”告诉我,她的孙子已经上初中了;她有70多岁了,现在生活好每年都去旅游,港澳台、新马泰都去过了;她经常和朋友们去农家乐游玩,去泡温泉。

“梁大姐”逛街看到好看的服装,转回来就会推荐给我。她非常喜欢宠物,养有一只猫和一条狗。更主要的是,她有一个和蔼的老伴。总见老伴默默地替她的花台松土、浇水除草。路遇的时候,“梁大姐”和邻居们聊天,她的老伴在旁边等着,不催促不吆喝。

院里摆放的花盆里,兰花全都是严伯伯种的。

严伯伯在部队时,上过老山前线打仗。他给兰花翻盆的时候,我都帮他搭把手。所以,每当他出门时间长的时候,就把花托付给我照料。他和老伴的手机有故障时,就来找我的小孩帮弄。

严伯伯身体硬朗,80多岁了背不驼,眼不花,听力也很好,我的印象是,他很低调,从不夸夸其谈。

一楼的杂物间,住着保安和她的老婆。保安有宿舍,因为老婆帮楼上的徐老师家带小孩,徐老师就把杂物间借给他们居住。

去存放单车的时候遇见保安。招呼过后,他说,看我平时喜欢花,他的兰花开了,请我“观赏”一下。我随他绕过去一看,一盆黄色的虎头兰,绿油油的叶子,一大串花朵刚刚开放,像玉石雕琢的一样。我连声赞叹!保安咧嘴笑呵呵的,说这是他捡来栽的,没想到竟然开出这么鲜艳的花朵来!

花不挑人,人挑花。每个人的爱好不同,选择也不尽相同,只要有一颗向美的心,即使陋室里,花儿也照样开放!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