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父亲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蒋启伟 时间:2019-06-17 字体:[ ]

又是一年父亲节,不知也不能对父亲表达什么,想想父亲离开我们已八年多了,父亲的音容常在耳边响起。

父亲是第一代水电人,一生始于水电,结束于水电。

我在家排行老小,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老小”,在哥哥、姐姐面前,就显得趾高气昂,和哥哥打架,被骂的永远是哥哥,没有理由,没有解释,那时家里兄弟、姐妹多,生活很苦、也穷。但父亲到哪里,总是带上我,给我买好吃的,自己不舍得吃,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父亲脸上总是流露出开心满意的笑容。

读书后,因为子弟学校离我家有一公里的路程,父亲总是不停的叮嘱哥哥、姐姐照顾好我这个老小,就这样在父亲的偏爱下,我长大、成人、成家,光荣的成为了第二代水电人,因为水电行业的特殊性,我和父亲总是离多聚少,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多,相互挂念。

随着时代的变迁,水电人结束了举家迁移、颠沛流离的日子,在昆明、曲靖、大理建立了基地,鲁布革电站建设完工后,父亲从一线退休回到大理。多年后,父亲一直都有个心愿,想回到曾经参与建设的以礼河、毛家村、鲁布革,因矽肺病缠身,平时都是靠氧气呼吸,更出不了远门。很遗憾,这个心愿我只能留给我们做子女的去替父亲了却。患病这么多年,父亲总是乐观的面对生活,没有怨天尤人,依然彰显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品格,水电人乐观的态度 ,坚强的与病魔抗争。父子团聚,聊的那点事总是离不开工地,在后来的几年,父亲几乎常年住院,心里牵挂的还是我这个工地上的儿子,此时的我已过而立之年,女儿长大成人,但在父亲眼里,我依然还是那个老小,每次从四千多公里的工地赶回医院看望病危的父亲,总是泪洒床沿,拽住父亲的手,不舍他离去,不让他走......

父亲临终前,用他无力颤抖的手,艰难的写下了让我和哥哥、姐姐刻骨铭心的一行字:“照顾好妈妈,听党的话,要团结,走社会主义道路”,就撒手人寰,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今天,借父亲节,愿我慈祥的父亲在另一个世界幸福,我们一定照顾好妈妈,牢记您的叮嘱。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