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傅
作者:胡玉芳 时间:2019-12-04 字体:[ ]

参加工作也有几年了,不能说收获满满,但总归是有所成长,回顾这一路走来,总觉得在电建这个大家庭里,我很小又很大,很小的工人,在大大的项目上干活。但大大的项目就是电建小小的一个家,家里的师傅就是我的家长。干活时师傅就是严厉的家长,永远的一丝不苟,仿佛一棵会说话的树,但啰嗦起来能气死唐僧,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提醒我们注意安全、小心手、你让开我来…… 师傅的兴趣广泛却又独宠一事,可谓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但说只取一瓢也是不恰当的,毕竟对师傅来说,弱水三千那是啤酒、红酒、互助大曲、小黑、天佑德,只取一瓢怎么能行?那必须得样样来一瓢呀!师傅喜欢抿两口、更喜欢上头了忆苦思甜,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喝醉了吹牛…….

犹记得那天,我坐在桌子的最外面,师傅和我面对面而坐,昏暗的灯光通过白色的烟雾在仄仄帐篷里有一种出奇的安全感,师傅们一杯接一杯,气氛很是舒适,渐渐地师傅被酒精打败,开始手抖,烟点了几次还是不着,最后我起身帮他点上,师傅冲我一笑,随后重重吸了一口,叫了一个不知道谁的名字,却让我坐下,慢慢地吐出烟雾,开始讲起了一个故事,那是师公的故事......

师公说他这辈子最自豪的项目,就是参建了当年的青藏联网工程,师傅说师公不止一次的向他夸耀过参建青藏联工程,他说作为一名电建人干完青藏联网,那这辈子就是值了,还常常惋惜师傅为何不能早生几年,就可以一同在青藏联网工程上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还记得那是五月,白雪皑皑的青藏线上依旧没有一丝绿意,极限的海拔加上千年冻土,都让青藏联网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输电线路施工变得极具挑战性。那时师公的主战场在昆仑山上,师公说那个材料站绝对是我们无法想象的,那叫一个大呀。那时候在去往昆仑山的路上总能看到无数的大小车辆从一条远的见不到头的路上向师公的材料站涌来,仿佛是远行的游子毫不停歇地走着回家的路,而家里只有一个孤单单的老头,就是师公。无论狂风暴雪,无论清晨深夜,师公犹如昆仑山上的石头,就在那里迎来送往,卸下一车又一车的塔材、导线和螺栓,再把自己的期盼、祝愿带给司机,装到车上,带出大山,带到温暖的地方。在那个大山里,师公一个人呆了3年,那里没有网络覆盖,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有的只是蓝的让人平静的天空和冷的不知四季的天气。

又是一个地方,又是一个项目,又是一种酒,不变的是微醺的师傅、和我,这回师傅准确的说出我的名字,让我给他满上,他轻轻的嘬了一口,满意地笑了,娓娓讲起了他的故事。

那天和往常一样,早起洗漱吃饭,检查工器具,站班会安排好工作,一天工作照常开展。在走去现场的路上,有一辆车呼啸而来,车上的领导说,玉树地震,情况万分紧急,需要师傅去救灾。没有丝毫准备地抵达了玉树,7.1级地震瞬间摧毁了当地的建筑,房屋顷刻之间化为废墟,电网几乎完全瘫痪。道路边寺庙旁到处都是氆氇包裹起来的尸体,一些血红的废墟下依稀可见邦典的影子。说到这里师傅总会不经意的抹一把眼睛。没有任何休息,立马驻扎迅速开始电网抢修,无论难度多大,师傅和同事们都在默默克服,在那个环境里拼命干活似乎是师傅的唯一想法,至于休息和物资补给,根本想不到。

地震造成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到达第三天终于吃上一口热乎饭之后师傅们接到了最严峻的命令,抢修一基倒塌的铁塔,务必于3日内完成重建工作。师傅说那时候火电的兄弟们没有一个后退的,没有一个怕的,没有丝毫犹豫嗷嗷叫着接受了命令。迅速到达现场,塔位在山顶,面对着满山及腰深的大雪,师傅们用肩抗背驼的方式将整整一基塔材和导线运到了山顶,刺骨的寒风和早已浸透全身的凉意也磨不灭电建人似火冲天的干劲,三天整整三天,渴了就握团雪,往嘴里一放,饿了方便面管够,困得不行就靠着塔基睡一会。师傅说,那时候的大家都在拼,真是在拼命,没有人叫苦喊累,只有死命的干活,只因大家都清楚早一天通电究竟有多重要的意义。

酒杯又空了,师傅砸吧着最后的味道,说干完活的那天傍晚,天气突变的特别特别冷,师傅背着工具下山,裤子和鞋子冻得跟铁一样,每走一步就咔砸咔砸的响,沉重的积雪似乎变得更难以跋涉,原本一天可以跑十几趟的路变得特别的长,长的让人走不完了。

后来我才想明白,那三天,师傅和所有火电人是用绝对的意志和拼的精神组起那一基塔,也组起了电建人最高的信仰。

未喝酒的师傅是我工作的良师,教给我的是技术、是责任、是担当,是手把手传授我安身立命的手艺,是老一辈电建人薪火相传的美德,而喝醉的师傅教给我的是一种气、一种精神,一种让人此生不悔入电建的精神,那就是拼。平时默默无闻的在高山峻岭间、戈壁沙漠中、深山老林里默默为祖国的电力发展付出,可是到了国家大义、地震天灾面前,总是无所畏惧,敢于去拼,却又默默无闻不求回报。这是电建人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支撑着每一代电建人一路路走来,也引领着所有电建人奔向未来。

现在我也喜欢笑,和师傅一样笑,牙齿也和师傅一样难看,也在努力学习师傅最高的本领。但愿所有电建人饱经风霜,归来云淡风轻,胸中自有一腔“拼”意!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