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梧桐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宋宇 时间:2019-12-03 字体:[ ]

树是梧桐树,城是南京城。

一句梧桐美,种满南京城。

来到南京已四月有余,于烈日蓝天的夏季到来,在七局的忙碌工作中度过了秋天,不觉冬天的脚步也悄悄近了。南京的梧桐已由青转黄,步履匆忙地离开粗壮的树干。

南京的美我早有耳闻,但这几个月忙于工作,未能静心尽兴去领略。前段时间,大数据推送南京的热点事件,通知栏上“最美项链”几个字吸引了我的眼球。打开链接一看,是一幅名为“秋日美龄宫”的航拍图。金黄的梧桐树串成了一条项链,深绿色的琉璃瓦盖成的阁楼,犹如镶嵌在项链中心的一颗宝石。树与叶,阁楼宝石与梧桐项链,组合得那么契合,那么优雅。

图片中的美景让我心动,浪漫的“项链猜想”让我羡慕,于是开始搜寻它的其他信息。果然网络上有许多美龄宫的图片和视频,镜头下的陵园路美不胜收。我想,当置身于那一条梧桐大道的时候,当是一种更为动人的体验吧。于是下定决心,这个秋天,我一定要去亲身体验一下。

昨天休假,我终于可以去赴那场憧憬已久,准备已久的相约了。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快要到陵园路的时候,我竟然有了这样的体验,这是我未曾预料到的。大概是在多日以来的期待里,陵园路的梧桐已经在我心里安了家,现在越是靠近它,便越是迫不及待,也越是紧张不安。

久等了,陵园路的梧桐们。我终于在它们完全掉落之前来到了这里。呈现在我面前的景和画中的景,确实不同。眼前的梧桐,是动态的,是鲜活的,在我面前诉说,告别。梧桐树排列整齐,绵延数里,通往中山陵;梧桐叶纷纷扬扬,落叶归根,化作春泥。惺惺相惜的枝与叶,终于在冬季快要到来的时候,挥泪告别。

树干和树叶缠绵悱恻,不忍却终在风的吹动下离开,跌落在地上。眼前的一幕,不禁让我想到蒋介石和宋美龄的爱情故事。他们的相知相遇,如同秋季的梧桐,虽没有三月百花的芬芳和树木的青翠,但他们彼此相依相偎,直到暮年。据说,为了讨得宋美龄的笑颜,蒋介石种下了这满园的法国梧桐。虽然这只是一个故事,但我愿意接受,这片梧桐是能承载起这样的浪漫的。尽管斯人已逝,但这满园枯黄的梧桐,却如同使命般,向一波又一波的游人诉说着他们的相知相爱与相伴。

金黄的梧桐,自古以来就是离别和悲苦的象征。“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数百年之前的词人们就借深秋的梧桐发出了许多的感慨,梧桐叶之于他们,是心上秋在凡尘的外露,是“脉脉不得语”般的倾诉。基于对它所承载的这种文化底蕴的了解,不禁觉得眼前的景色更加可爱。

斜晖穿透梧桐枯枝,在水泥地面波动。我游走在铺满梧桐叶的桐荫路上,脚下偶尔传来干燥的梧桐叶被踩碎的声响。举目四望,周边有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夫妻,有互相搀扶的老两口,有一路畅聊、喜形于色的女孩们……美好温馨的场景,在这美丽温柔的梧桐园里。“家乡的银杏叶大抵也黄了吧?”,我问一片正在下坠的梧桐叶。

梧桐叶,夕阳里,辗转化泥,归去矣!

居金陵,念蜀州,山重水阔,何时归去?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