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建男儿情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刘广赞 时间:2019-12-01 字体:[ ]

前些日子,远在长沙读书的女儿在微信上几个字的留言:“爸爸 爸爸快看”。下面是她在途中拍摄的带有集团公司的企业标志横幅的水电八局在长沙的一个展会。接着跟我说,你们集团的耶。我的回复:“这是我们集团的一个兄弟单位,你看到标志想到了爸爸哈”。她马上回应:“嗯、嗯”。我感觉的到,她那一脸兴奋的小样儿。

因了这段无声的文字对话,一下子触动了我要记录一下,这些年在电建,与公司、与家的点点滴滴。

女儿1999年刚出生的时候,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3年,单位名称还是山东电力建设第二工程公司。那时候正在实施开发大西北国家政策,我被公司委派参加西北某个项目工地的建设。女儿出生在农历的正月,恰逢公司春节放年假,因为难产,爱人做的剖腹产手术,我和工地领导电话中说明了情况,领导先是表示恭喜贺喜之类的话,最后的一句却是,在家这几天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回来上班。我回去上班的时候,爱人刚出院回到老家不到一周,女儿还不到20天。临走我读的出爱人满是理解的眼中,含着更多的留恋和不舍,因为那眼里明明还噙着泪花。望着在襁褓中熟睡着的女儿,我轻轻的亲吻了一下那稚嫩的小脸,对依偎在旁边的爱人说,我到项目看看安排一下,在孩子满月的时候,争取再回来待几天。可是那一吻后,对于她们却是3个月的等待与期盼,女儿已经会看到人逗她时,甜甜的舞着小手笑出声来。

作为电建男儿,为人夫,面对生儿育女、操持家务的妻子,心里的一份说不出的情愫,那就是愧疚。

随着女儿的慢慢长大,公司的业务版块也变得多元化,2002年,因工作需要我被公司派遣至非洲一个国家参加建设,因为我专业的特殊性,那个项目的施工人员未在国内派遣更多的专业施工人员,当节点工期紧,工作任务重的时候,我就带着当地员工,一边比划,一边用半生的英语带领他们进行实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一直也没好意思和工地领导请假,直到项目结束,我在那个项目待了254个白天与黑夜后,踏上了回国的航班。航班恰逢在首都机场,当飞机降落的那一刻,我立刻全无倦意。好像大声喊出来:我亲爱的祖国,我回来了,我可以回家去看我的老妈了。由于到北京是晚上,那时候还没有高铁,我和同时选择了连夜奔火车站,选择乘坐夜车回家,我到德州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出了站的第一眼,却看到爱人拿着一束鲜花,在出站口远远的冲我挥舞着。瞬间,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由于距离我们家还有60公里的路程,我们选择租了一辆车,以快速回到家里。妻子为了接我,把年幼的女儿先送回老家,坐最后一班公交车赶到市里,在车站一等就是6个小时。

作为电建人之妻,有一种期盼,是我们回家的渴望与欣喜,还有一种无怨无悔的付出与无奈。与别人之妻,她更多的忍耐着一个人在家寂寞和等待,还有维系一家老小的大情小事,操持着有一个漂泊着的电建男人后方温馨的家。

从国外回来的第二天一早,我们夫妻二人就收拾礼物,一起回老家看爸妈,接女儿。当我迈进家里那熟悉的门槛,喊出一声“妈”的时候,只见妈妈迫不及待的打开屋门,迎过来见到我,使劲拍了拍我的后背,一句“我的儿,可让老娘想死了”。瞬间我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和疼痛。

电建男儿,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因了选择了这份漂泊的工作,我们在工地再苦,没有怨过;因为我们是照亮万家的缔造者,在项目再累,也没有哭过;可当回家看到妻子在寒风中捧着鲜花接站的那一刻,踏进家门,老母亲那皴裂的手,满是嗔怪和深爱的一拍,那一句发自内心的想念,却再也没有抑制住我眼里的泪。

如今,女儿已读大二,因为有一个在电建工作的老爸,从幼小到长大,见证着公司的变革和强大,也自幼小时就深深植入了一种对电建独有的情愫,以至于在途中看到中国电建的企业标志会兴奋的与我分享她的小激动。正如《牵手》中所唱: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

我深知,初心选择的电建,便意味着选择了漂泊与家人的聚少离多,为人夫,难以尽一个男人对家的责任;为人子,难以尽一个儿子对父母的孝道与回报;为人父,难以尽一个家长对孩子的陪伴与呵护。但我无怨,因为有妻在家中为我这份初心而共同的担当,也无悔,因为父母也深深理解着儿子在做一份点亮万家灯火的神圣职业。更自豪,因为女儿也在潜移默化的对电建这两个字有着由衷的情怀与骄傲!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