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水稻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曹玉禄 时间:2019-11-04 字体:[ ]

“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儿时朗朗上口的《弟子规》,仿佛就如昨日离家前,父母在我耳旁的叮咛一般,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我,不要忘记了父母的叮嘱——“一个人出门在外,记着按时吃饭,注意休息,照顾好自己,多与别人交好…….”为了能获得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我不得不离开那片生养我们的土地,去更远的地方去“谋生”。

“我在左侧,故土在右侧。我在左侧,父母在右侧”,时间如一条沟壑一样隔开我们,只有在过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沟壑它自己闭合了,我与父母因此能再次相聚。一个人的时候心里却很寂静,在家时,父母说话的话,并没有十分在意,然而在此时却也变得清晰了起来。“没事的时候多起来动动;早上不要睡懒觉,有空去跑跑步……”诸如此类的话,以前听的太多了,反而显示有些烦躁,甚至于不耐烦。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倍感温馨,思绪也在这种温馨中,不断地飘荡,飘荡到已经远去的旧事。

依稀记得,那是一个十月的收获的季节,父母在田地间忙活了大半年之久,迎来了他们值得高兴地日子——收稻谷的日子,对于水稻这种“精细作物”似乎并不好伺候,虽说是到了收获的季节了,天气的变化也影响它的成熟,也影响着父母对它的收割。

国庆放假在家的我,也势必成为了家庭劳动的一部分。天公不作美,前一天太阳还在炙烤着在田间割稻的我们,后一天却下起大雨,人生充满了意外和不确定,水稻似乎也不例外。前一天割好的水稻在田里原是摆放整齐的,在雨水无情的冲刷下和田里积水的作用下,码放整齐的水稻散开了,有些都飘了起来。雨衣下的父亲有些无奈,雨水冲刷在他脸上,他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你回去拿锄头,把田头的田埂挖开一个口子,把田里头的水放放,再不把水排出去,今年的粮食就全泡坏了”他转头对母亲说,说完便挽起裤腿,脱了水鞋下田去了。

田里有水,不太好走,稀泥陷到了膝盖,雨衣被他扎在了腰间。只见他一把一把的把散开飘在积水里的水稻收拢,整齐的码放在田间的小埂子上,泥水溅到了他身上,衣服湿了、脏了,可父亲还在干着。

当时我并不明白,“那点粮食真的那么重要吗?他身体搞坏了怎么办?”,事后我问母亲,母亲便是这样和我说的:“你爹,辛苦大半年的时间,才种出来的粮食,万一泡坏了,太可惜了。再说你和你姐读书的生活费也有这份稻子的功劳……”我似懂非懂的听完了母亲的解释,还是不太明白 “好像那点稻米也值不了多少钱”。一直到了大学毕业,我似乎才明白父亲那日为何冒雨去把稻谷从水里捞上来。

都说大学毕业就失业,就成无业游民了,我非不信这个说法。于是我加入到了毕业生求职大军中,忙于奔波于各地的招聘会,查看各类按招聘信息,辗转于各公司的面试。巨大的压力可想而知,却又收效甚微,朋友都劝我不要着急,慢慢来,工作总是会有机会的。我自己感觉都快抑郁了,于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我求职成功了,成为了别人眼中“羡慕的人”——有工作的人。

再回首看,至此我才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冒雨去捞水稻,别人都说我倔的不行,这种“倔”可能真的是父子之间血脉相承的吧,父亲对粮食的倔强就如同我对毕业前找工作一样,都在努力着、坚持着,“没有轻易的撂下自己担子就走了”,或许是父亲的做事的方法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但我和他都没有发现其中的内在联系,都是不知道的。文化有限的父亲用他的方式在以身作则的教育着我和姐姐,让我们有了正确的人生导向,父亲便是我和姐姐的“尺、规”用行动教育着我们。

我想,在未来,我一定会把父亲的质朴无华的精神,传承给我的儿女,让他们把它融入进我们的家族血脉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