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桥流水人家
来源:水电六局 作者:孔彤 时间:2019-11-22 字体:[ ]

几度神往,几番梦回,那个有小桥有流水的美丽小村庄,总会在不经意间闯进我的梦里。那是爷爷奶奶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那里是我梦的起点也是我梦的归途。

以前总觉得爷爷奶奶还很年轻,仿佛昨日我还骑在爷爷的脖子上,边舔着糖葫芦边逛庙会;仿佛昨日还依偎在奶奶怀里撒娇,听奶奶边为我缝着扣子边嘟囔着:“缝一针,连一线,谁说我的大孙女丑,谁是大坏蛋……”,我便笑倒在奶奶的怀里。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看到姑姑在帮爷爷奶奶染花白的头发,惊觉爷爷奶奶的年龄原来已经是七字开头了。古稀之年,他们已不再年轻。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我在慢慢地长大,爷爷奶奶也在一天天地变老。我不曾留意,时光从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地盯上了我的爷爷妈妈了呢?大概是从坐公交车会有人给他们让座,走路开始变慢,口味开始变淡,奶奶的脸留下了岁月的痕迹,爷爷架上了金丝边框的老花镜开始的吧。

忆童年,最快乐的时光都是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我最盼望的就是周五放假的日子,逃离城市里繁华与喧闹,在乡间寻得一份悠闲与自在。爷爷奶奶家的院子算做我童年的“百草园”。

春天,院子中间的柳树又多了一圈年轮,柔嫩如丝的枝条吐出绿色的嫩芽,向着大地的方向深深垂下,它眷恋着大地,就像我眷恋着爷爷奶奶温馨的小院一样。傍晚时分,我和奶奶搬个小木凳坐在院子间,奶奶打开收音机听着广播,我蹲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看小蚂蚁搬家,爷爷在田间翻新着要播种的土地。我看累了便会拿着棍子在院子里追着鸭子跑,惹得它们“嘎嘎嘎嘎”地叫,平日里气势汹汹的大公鸡也又会被我吓得躲到奶奶的背后。在这个小院里,我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小魔王”。

夏天,我总会缠着爷爷陪我去门前的小河抓鱼,爷爷对我有求必应。爷爷是行家,徒手也会抓住几条小鱼上来,我却常常空手而归。我撇着嘴,说被爷爷抓上来的小鱼一定都是“傻鱼”,爷爷刮着我的鼻子哈哈哈地笑着,指着小鱼装模作样地问:“你们怎么这么傻呀?”我便也傻里傻气地笑起来。直到奶奶唤我们回家吃饭,我和爷爷才依依不舍地从水里出来。到了晚上奶奶摇着蒲扇为我驱蚊散热,伴着满天繁星和田野里的蛙鸣,我渐渐进入香甜的梦乡。

秋天,院子里庄稼都成熟了,爷爷奶奶就在庭院里晒玉米,将成熟的玉米搓成粒儿,留着给鸡鸭、牲口作口粮。品相好的玉米悬挂在房梁上,金灿灿的一片,给小院染上了层暖暖的色彩。爷爷奶奶舍不得让我做这些粗活,最重要的是,干活是小事儿,捣乱才是大事。于是,我便和小花猫一起,懒洋洋地躺在院子里打着盹、晒太阳。“秋老虎”正猖狂,一会儿的工夫便晒得我满脸是汗,脸蛋子红彤彤、热辣辣的,感觉自己像个小火炉。

冬天,劳作忙碌一年的爷爷奶奶终于得以休息。爷爷把小火炕烧得热热的,奶奶陪着我躺在暖暖的被窝里瞎聊,有时候,陪着我在结了霜的玻璃上画画,在下过雪的院子里堆雪人,观察雪地上究竟是哪个动物的小脚印,如今看来无趣的事,在小时候时却能开心得玩上好久。

年纪越大回村庄看望爷爷奶奶的机会越少,平日里给他们打个电话都能令他们欢喜好一阵子。每次回家,腿脚不太方便的奶奶也一定会出门迎我,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总觉得我又瘦了,给我做一大桌子好吃的让我补充营养,唠不完的家常,诉不完的思念。

大概爷爷奶奶家对我有魔力,一去就不爱离开了,每次我一走,奶奶就偷偷地抹眼泪,我只能安慰她会常回家看望他们,坐在客车上望着他们渐渐佝偻的身影,眼睛也跟着酸了。小时候,爷爷奶奶陪我长大,如今我陪他们变老。想孝敬他们的太多,空闲的时间却太少,真希望时光慢一些,小桥流水人家的美景一直都存在。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