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丹白露
来源:河北装备公司 作者:尹萌 时间:2019-11-22 字体:[ ]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相思可苦,亦可烈。李煜这句写相思,一个字“丹”,就热烈,就如火焰,不失为一种奔放率真,有《诗经·召南·草虫》的大胆直接和《诗经·卫风·伯兮》的任性豪爽之风。大片枫林,是秋天,是思念让它燃烧。

读中国的诗句,让我想起异国的情调:巴黎有个枫丹白露镇,镇上有个枫丹白露宫,宫里有个中国馆,馆里可见圆明园!文字遛不到两行,就说回自家;文物辗转流离几百年,难归祖国。

要说Fontainebleau,是朱自清先生把它译为“枫丹白露”。“枫丹”浓烈,“白露”清冷,匹配起来彰显中庸之道。况且这名字,谐音又富有诗意。邯郸一小区,名为“枫丹白露”,真希望名之者也知晓此乃化用咱中国的诗,是咱中国人翻译过来的。

应该怀疑的是法国人音译汉语“枫丹白露”给他们自己起名了!

诗歌有魅力,中国太硬核。枫丹白露宫很少开放中国馆,怕被媒体热议吧。紧捂着不敢让看,因为那是偷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文化艺术,是人类的,他们能保管的更好,我们也可以放心。又不是不让看,“相思枫叶丹”,再转“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吧。

中国的诗歌,光芒万丈,无法遮掩。人类的至宝,兜兜转转藏到哪里,任山远天高,都知道,是中国的。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