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小记
来源:电建市政公司 作者:井艺桐 时间:2019-11-19 字体:[ ]

在安哥拉的生活比较单调,在四四方方的营地里,日子大多乏善可陈。可是不甘寂寞的中国胃和浸透人间烟火的心在一起,就算再单调的生活,也活色生香起来。

花生,葡语课本上叫amendoim,在安哥拉被热情的当地朋友们亲切地称呼为yinguba,凭我吃货的直觉,如果一个食物在当地有自己的土名字,那么这个食物在当地一定不简单。初到安哥拉时,当地人告诉我在这里,辣椒叫做jindungo,花生叫做yinguba,二者对我而言迷之相似,但秉承着中华民族入乡随俗的传统美德,既然知道了花生在当地的土名字,课本上的正式名称就自然不用了,也是如此,发生了我翻译生涯的一件糗事: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特别适合吃花生的日子,我和当日出门的司机小哥说如果在路上看到有卖花生的可以买些花生回来,于是快下班的时候我“成功”得到了一兜辣椒。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我使用了背单词时老师最嫌弃的方式,把单词的读音汉化,yinguba,ba,“扒”,花生需要扒开吃。嗯!这样就好记了!

来自东北的我习惯四季分明,喜欢春夏秋冬四季的情趣,可是罗安达真热,总是一个样,不仅如此,我这个在肥沃的黑土地上长大的东北人,对这里红红黄黄的土地也是万分嫌弃。但是这些嫌弃却被花生,改变了看法。小学语文课本里也有一篇关于花生的课文,选自许地山先生的散文《落花生》,课文里讲,花生味儿美,可以榨油,价格便宜,谁都可以买来吃,虽不好看但有用,做人也要像花生一样,做有用的人,而非只讲体面而对人毫无好处。可见,食材里面花生是最质朴不过的了,喜食甜,就做成焦糖花生,喜食咸,就做成盐水花生,用来佐餐下酒都很合适。于是生活营区里面,那几块空地,在勤劳的师傅的带领下,基本全被种上了花生,慢慢地,拥有土名字的花生不负众望地开始在被我嫌弃的红红黄黄、看起来没什么营养的土地上疯长,让我讨厌的“总是一样的热”也变成了适宜的种植温度,花生绿绿的叶子也装饰了营地,显得生机盎然,别有趣味。收获果实时,把花生从土里拔出来,每一株花生似乎都能带来一点小惊喜,这对于吃货的我而言,深有趣味,也让我感受到快乐可以如此简单。这就是陶渊明向往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吧,我们虽然见不到南山,可是手里拿着花生,悠然看着一座座清水池,心里像吃了跳跳糖,填满了控制不住的甜甜的喜悦。

从古至今,中华民族作为农耕民族,充分利用着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有获取食物的非凡智慧。一颗小小的花生,教我抛下华而不实的体面,要做有用的人。从亲自栽种到收获果实,让我将整颗心浸透人间烟火,懂得日子再简单,也可把每一天都嚼得有滋有味。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