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一壶
来源:山东三建 作者:何冬青 时间:2019-11-15 字体:[ ]

华夏之地,今人先贤,地灵人杰,放眼而望,河海宁波。

齐鲁细雨浥轻尘,裹挟着花香穿越了三十余年栉风沐雨。弹指一挥间,岁月更替、物是人非,蓦然明眸,昔日羸弱的三公司已过而立,凭借着三公司人独有的“精气”昂首阔步,励精图治,逐梦前行。

“精气”历时三十余载,在传承中生芽,发酵,白日黑夜里,有你培过土,有我温过缸,终窖出一坛甘冽、芬芳的醇酒。且不说二次创业的浴火重生,也不论初入中东的步履踯躅,只说那夕阳西下几时回,只说那烈日炎炎汗如雨。梦回百转,戏台上定会有一段悲欢离合,西皮二黄。

饮马黄河,剑问苍穹,没有这股“精气”就不会有如此刚烈、拼搏的张扬。易水秋风,芦花飞扬,喝一壶温酒,唱一曲老腔。这壶老酒孕育了英雄气,练就了英雄胆,不喝是匹夫。怀揣梦想踏上荆棘丛生的西行路,“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继往开来。“建一个工程,树一座丰碑,交一方朋友,拓一片市场。”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戎马的将军,佝偻的龙钟,生前身后的功名尚没有成就,对酒独歌,才能有一声长叹:“人生几何?”不如趁着东风微起,在这起伏的江涛中,剑问苍穹。

这壶酒在九州的山水间飘拂,笔墨蘸过,涂涂抹抹,一笔一画,写成了万家灯火,写就了都市喧嚣,或觥筹行令,或偶句楹联;疏狂一笑,带走孤寂,留下光彩无限。深山荒野无苦处,为存光明在人前。贾苏古达醉了,以老大哥的姿态陪着印度区域先后6个一奶同胞醉了;萨马瑞醉了,怀揣着对欧美标准的忐忑,羞涩的醉了;帕帕兰多醉了,在一次性点火成功的喜悦里自豪的醉了;卡西姆港醉了,边走边喝,这回醉在了中巴经济走廊里;扎瓦尔醉了,在沙特水电部长赞扬声中沉沉的醉了......

海棠轻曳,只为那绿肥红瘦的三杯两盏,左牵黄,右擎苍。貂裘换酒,皆因那夜夜在墙上鸣唱的龙泉。八千里的家国梦,即使是庭院深深,也藏不住胸中的松竹,袖间的梅兰。头顶苍黄,是真非幻,不再是黄粱一饭;策马浅草,大道不孤,千骑卷平冈。今吾辈任重道远,立此大心,聚爱成行,执荧荧之光必能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翻天覆地,扭转乾坤。

畅望的欢脱,踏歌归来,借着随风轻浮的心意,把菊英种满国门之外的栅栏。桃花红了,鲈鱼肥了,春江水暖,山色微微,回望神州赤县,全都是意趣盎然,青山绿水尽带欢笑。一坛美酒向西流淌不回,用齐鲁农家的海碗筛了三筛,擎过一碗,把名叫中国的太阳喝到酣张。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