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公里的电建之恋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李春雷 时间:2019-11-13 字体:[ ]

今年的8月份,老李登上了飞往越南的飞机,前往中国电建集团核电工程有限公司的越南沿海二期燃煤电厂项目,开启了他新的电建之旅。

不久后的一天,女儿忽然问我:爸爸离我们有多远?我说3500公里。女儿又说:爸爸啥时候回来?我开玩笑说:等他环绕地球转一圈,就回来了。我忽然想到,地球一圈有多远?4万公里。

虽说是玩笑话,却忽然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老李,到底走过了多少电建路?于是,我马上找出地图,标注出他所到过的项目。

天啊,31176公里!老李15次的工作调动,距离2000公里以上的项目10个,3000公里以上的项目5个。三次入疆,四次南下,还真称得上是在电建路上南征北战。

虽说是青梅竹马长大,其实真正了解老李,还是要从知道电建开始。2007年,结束了20多年的发小关系,小时候玩惯了过家家游戏的我们,还真就确认了眼神,从此追随着老李,开启了电建之恋。

跟着他的第一站,钻进了云南的大山里,汽车顺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驶入山沟,进入电建现场。看着高高的烟囱和锅炉钢架,看着他满身的铁锈和手臂上电焊烫伤的伤疤,原来,这就是电建。

2008年11月19日,大女儿呱呱坠地。这一天,他还在距离家乡千里之外的云南雨旺电厂的建设工地,因为工作繁忙,回家的时间一拖再拖。等到老李回到家时,孩子已经出生好几天了。我没有埋怨他,因为我到过电建工地。

后来的日子,聚少离多,离家四五个月是家常便饭,每年也就能见到他两次,闲来时写下的一首词,应该能代表和我一样的电建妻子们的心情吧:

《长相思▪秋赋》千重水,万重山,山高水远秋意寒,相思落腮边。桃花开,桂花散,孤芳自赏君未还,月下影孤单。

再后来,为了追随在新疆项目的老李,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独自一个人带着女儿,踏上了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3747公里,两天两夜的路程,1085次列车让我体会到了老李的一路艰辛。在乌鲁木齐接站的老李,见到了半年没见的女儿,脸上笑开了花。

这一年,老李刚刚由电焊工走向技术员的岗位,我的到来,并没有出现如我所想象中的:街头徜徉、花前月下。

在租住的房间里,挂满了标注着图例和笔记的图纸,由于老李的学历不高,他只有靠努力自学来提高自己。晚上加班回来,他的时间交给了学习,看到他对着图纸发呆,看到他一笔一画的学习CAD,看着他反复修改word文档,我和女儿默默的陪伴,不去打扰他,我想,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当时的老李,学习的过程真的非常狼狈,可是他努力奋斗的样子,真的很帅。

随后的日子,老李陆续转战各个项目,偶尔能到工地探亲的日子,也是异常无趣。我想着他能够跟我聊聊古装穿越剧,陪我看看宫廷戏,可他的嘴里全是焊接和热处理,时间久了,我也耳濡目染,竟然能够随口说出锅炉水冷壁这些专业术语。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老李忽然从床上坐起,我瞬间知道为什么:下雨了,是不是有在进行的热处理?老李愣住了,点点头,拨通了夜班的电话:检查防雨!

家里的书柜上,摆满了奖状和证书,一半女儿的,一半老李的。5项QC成果证书,2项工法证书,1项科技成果证书,2项优秀青年证书,2项科技先进个人证书,1项星级策划师证书,这些各种类型的证书,我也不太了解代表了什么,但我知道,这是他用努力换回来的成绩单。如果这算是军功章的话,应该也有我的一半吧。

老李虽然没有一般电建人壮硕的身材,却拥有着细腻的心思,妙笔生花。老李曾经开玩笑的说,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流浪诗人。如今,在电建的路上,他找到了曾经的诗和远方。他将自己电建路上的感悟,化作一首首诗,沉淀成美好的记忆。在一次学校的读书交流会上,当女儿的班主任,在班里读起老李的诗集,女儿满脸流露出电建女儿的自豪,这就是希望。

绕地球一圈4万公里,老李的电建路走过了3万公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加油吧老李,电建路虽远,我在家里等你。还是那句话:你若不离不弃,我便追随电建。也许,这就是嫁给爱情的样子吧。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