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聚焦
《企业观察报》:“鲁布革冲击”下的中国电建变革
来源:企业观察报 时间:2019-10-09 字体:[ ]

世界水电看中国,中国水电看电建。

作为中国水电建设市场的领军者,中国电建已在国内、国际设计建成大中型水电站200余座,水电装机总容量超过2亿千瓦,分别占据国内水电建设市场的65%、及国外市场的50%。

目前,中国电建在全球113个国家设驻外机构346个,形成了以水利、电力建设为核心,涉及公路和轨道交通、市政、房建、水处理等领域综合发展的“大土木、大建筑”多元化市场格局。位列2019世界500强第161位。

在中国电建的助力下,中国水电在世界行业中,亦从当初的“跟跑者”“并行者”,飞跃成为现在的“领跑者”。

中国电建一切成就的取得,都源于著名电站——“鲁布革水电工程”的开创基因。

带着鲁布革精神,中国电建跨过峡谷建三峡,越洋投资开发老挝南欧江全流域水系电力,闯亚洲设计施工、石坝高度世界第二的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拓美洲开挖24.8公里超长输水TBM隧洞的厄瓜多尔辛克雷电站,创新建设了一个又一个国际级水电工程。

自我革命的鲁布革精神

鲁布革是中国的著名电站,位于云南省罗平县与贵州省兴义市交界处,在崇山峻岭中的黄泥河畔,是彼时云南建设的最大水电工程,总装机容量60万千瓦。

“鲁布革”在当地布依族语中意为“不知道”。险峻的山势,造成了黄泥河狭窄起伏的河道和300多米高的自然落差,使此段峡谷具有丰富的水能资源。

从上世纪50年代起,一批批水电勘测人员就已跋山涉水对黄泥河进行了一次次地质勘查。1982年,大山深处的鲁布革沸腾了。国家决定引进世界银行贷款,将鲁布革电站作为水电改革开放试点,工程进行国际招标。

鲁布革电站由三大工程组成:首部枢纽包括103.5米高的土石坝、导流洞、溢洪道、泄洪洞;引水系统包括长9.4公里的引水隧洞、两条450米的斜井和调压井;厂房枢纽包括长125米、宽18米、高38.4米的地下厂房、主变室和4条尾水洞。

这三大工程如同一个哑铃,两头是首部和厂房,为中国电建十四局承建;中间是引水系统,日本大成公司以低于标的价43%的8463万元中标,成为第一个在中国承建工程的外国企业。

痛心疾首、愤愤不平、满腹委屈。对于早在1972年就在黄泥河上游兴建鲁布革电站的国电建人而言,自己最擅长的地下引水系统工程败给外国公司的惨痛教训,使其感受到改革开放后市场的竞争压力。

中标后,日本大成公司“管理在日本,施工在中国”的理念使中国电建人大开眼界。大成公司以30人的管理团队,管理合同聘用中国电建400多名工人现场施工,令人惊叹。

4个月开工,单月平均进尺222.5米,历史最高进尺达373米;全员劳动生产率4.57万元,是我国当时的4倍以上。强大灵活的管理体系,使施工速度日新月异,令人瞠目结舌与惊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电建承建的鲁布革首部枢纽,工期已落后一年。

同处一条河,同建一个电站,同样是中国电建人,两者差距为何那么大?中国电建人陷入了思考与反省。

阵痛中有收获。组建厂房指挥所,精简管理机构,优化劳动组合,改革分配制度与薪酬体系,强化技术措施。中国电建人的竞争意识被唤醒,从狭隘自满走向开放与创新。

“为国争光,为局争气,决不在外国人面前丢脸。”试点13个月,厂房施工抢回了耽误的3个月工期,提前4个半月结束了开挖。同试点前相比,人员减少了35%,月产值提高50%,劳动生产率大幅度提高。我国基建行业最早的“项目法施工管理”雏形由此诞生。

以壮士断腕的奋斗精神,中国电建创下泄洪洞大断面开挖、月进尺245米、大坝填筑年强度100多万立方米的新纪录,使第一台机组提前95天发电、整个电站提前108天建成。

“中国经验”释放出的澎湃活力,令外国专家钦佩万分:“中国人真是不可思议!”

1987年5月30日,国务院全国施工工作会议提出,在工程建设领域全面推广鲁布革经验,深化施工管理体制改革。

“鲁布革”经验在全国掀起强烈冲击波,开创了我国基建行业转轨变型的改革开放之路。中国经济学由此诞生了一个新概念——“鲁布革冲击”。

从此,中国水电从计划经济转型市场经济,从而实现了历史性巨变,造就了一批举世瞩目的水电工程,成为世界公认的水电强国。

鲁布革“冲击”出的精品工程

带着鲁布革冲击中的酸甜苦辣,中国电建人走出峡谷,走向市场大潮,走上了弘扬鲁布革精神、发奋图强的改革发展之路,创新建设了一个个响誉国内外的精品工程。

其承建的三峡永久船闸地下输水系统,由4条总长5500米的输水隧洞、36条总高2578米的竖井、24条总长864米的斜井组成,洞洞交叉,洞井相贯,其结构之复杂为世界地下工程所罕见。

在亚洲,承建的斯里兰卡M坝与K坝,为当地百姓引水、灌溉、发电提供了综合性解决方案;参建的中老铁路项目,实现全线第一个隧道工程开工、第一个正线掘进突破千米大关。

在美洲,成功开挖24.8公里超长输水TBM隧洞,高精度贯通两条600米级超深引水竖井,历时6年建成中国企业目前海外承建的最大水电站——厄瓜多尔辛克雷电站。

历时几十年的发展创新,中国电建先后设计建设、或参与建设了长江三峡、黄河小浪底水利枢纽、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工程、龙滩、向家坝、拉西瓦、乌东德水电站等,以及天荒坪、黑麋峰、宜兴、泰安抽水蓄能电站等一大批举世闻名的水利水电工程,创造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内国际领先的设计和建造技术,成就了中国成为世界第一水电大国的辉煌。

2018年上半年,中国电建中标目前世界最大单机容量100万千瓦的中国白鹤滩水电站左岸机组安装与调试工程。

白鹤滩水电站,是仅次于三峡工程的世界第二大水电站,是中国金沙江下游干流河段梯级开发的第二个梯级电站,具有以发电为主,兼有防洪、拦沙、改善下游航运条件和发展库区通航等综合效益。目前,主体工程正在全面建设,总装机规模达1600万千瓦。白鹤滩工程对我国能源结构调整、长江经济带建设、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移民脱贫致富,以及进一步巩固中国水电在世界水电领域的领先地位等方面都有重大意义。

作为世界级超级工程,白鹤滩水电站在多个领域都步入了世界技术无人区,主要特性指标均居世界前列。例如,其拥有“世界第一座采用单机100万千瓦水轮发电机组的水电工程”“全世界水电工程中最大规模洞室群”“全世界水电工程中第三高的拱坝”“世界上第一座全坝使用低热混凝土水电工程”等称号。

以全世界水电工程中最大规模洞室群为例。白鹤滩水电站的地下洞室群相互交错,土方开挖量达2500万立方米,相当于10000个标准泳池的容积,其中的电站厂房洞长438米,顶拱跨度34米,高88.7米;8个圆筒式调压室直径43至48米,高度91至107米,是世界已建水电工程跨度最大的圆筒调压室。庞大的规模洞室群,是为承载巨型发电机组而建设,将错综复杂的引水、厂房、尾水、导流、交通、通风等系统囊括其中。还有混凝土拱坝设计,最大高度289米,相当于100层楼高。

从制造三峡工程70万千瓦巨型机组,再到溪洛渡、向家坝水电站80万千瓦机组,一直到世界最大单机容量100万千瓦的白鹤滩发电机组,我国具备了自主研制大型和超大型水轮发电机组的必要技术手段和能力。而这些,都有中国电建的一份努力在其中。

打造全产业链 筑造“新世界”

随着市场风云变幻,原有的体制机制一次次被打破,新的挑战不断出现。中国电建逐步形成了“开发与保护、建设与管理并重”的水电开发新理念,长期深耕“水”“电”核心业务领域,奠定了国内乃至世界水电行业的领军企业地位。

如今,“懂水熟电、擅规划设计、长施工建造、能投资运营”全产业链优势越来越突出,已成为中国电建参与全球工程建设领域的核心竞争能力。

翻阅其下属的中国水利水电1-16局资料,从为新中国建立水电站开始,每个工程局均蕴含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均在行业内树立了名气。

勘探设计领军世界。中国电建的水电勘探设计水平已世界领先,最新的ENR(美国工程新闻纪录)排名显示,中国电建排名全球工程设计公司150强第2位,位居全国第一。

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拱坝(锦屏一级水电站305米)、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面板堆石坝(水布垭水电站233米)、世界最高的碾压混凝土大坝(龙滩大坝216米)、在建设世界第一高坝(双江口堆石坝高度达到312米)都需要一系列的技术支撑。如:高边坡稳定技术、地下工程施工技术、长隧洞施工技术、泄洪消能技术、高坝抗震技术等,这些世界级技术均凝聚着中国电建人的智慧。

如今,中国电建形成了世界领先的梯级流域水能综合规划能力,从澜沧江、金沙江,到怒江等大批大中型河流的水电规划,中国电建全面支撑了国家十三大水电基地建设,创造了一系列引以为傲的世界纪录。中国电建还完成了国家“十三五”水电规划、雅砻江风光水多能互补规划,以及中亚五国可再生能源规划等30多个国家水电规划。

除此之外,中国电建还成功收购哈萨克斯坦水利设计院,为俄语区市场的开发及项目运作提供较好支撑。开创水电承包新模式,打造新的全产业链优势。

长期深耕“水”“电”核心业务领域,奠定了中国电建在国内,乃至世界水电行业的领军地位。

与此同时,中国电建探索创新了EPC、FEPC、BOT、BT、BOT+BT、PPP等多种商业模式及运营策略,并熟练运用到水电项目建设,也使中国电建驾驭大型复杂工程的综合管理能力不断提升,可为区域、流域、国别提供能源电力、基础设施规划建设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发挥产业链一体化优势,中国电建先后中标杨房沟水电站、新疆阜康和辽宁清原抽水蓄能电站EPC总承包项目,开创了国内大型水电项目承包模式的先例,取得国内水电EPC项目的历史性突破。

尤其是辽宁清原抽水蓄能电站 EPC 总承包项目,是中国电建承建的第一个含机电设备成套服务在内、完整EPC 总承包模式的抽水蓄能电站项目,在抽水蓄能领域开启了设计——施工一体化履约新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电建对老挝南欧江梯级水电项目进行的BOT模式承包,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首个全流域水电开发项目,也是中国电建集规划设计、投资建设、运营管理于一体的全生命周期、全产业链项目,“一库七级”的7个电站,被誉为“东南亚蓄电池”。

波黑尤乐高水电站EPC总承包合同,是中国电建成立以来在欧洲市场第一个EPC总承包项目,标志着“中国电建”正式进入欧洲工程承包市场。

凭借卓越的国际业务模式创新能力,中国电建成功推动了第一个卖方出口信贷EPC项目——伊朗塔里干水电站;非洲第一个大型混合贷款项目——加纳布维水电站项目;以创新的融资模式,实现第一个无主权、无信保的延期付款项目——墨西哥奇瓜森水电站;以“可研+FEPC”模式成功签约喀麦隆颂东水电项目。

纵横“一带一路”

放眼世界,中国水电是国内最早“走出去”的行业之一。沿着“一带一路”路线图,横跨大洲大洋,中国电建海外发展的壮丽画卷正在徐徐展开,越来越清晰生动。

海外投资风生水起。从柬埔寨甘再河畔的“三峡工程”,到老挝南欧江流域明珠般的“一库七级”,到巴基斯坦阿拉伯海岸的“1号工程”,再到澳大利亚牧牛山风电项目的“先行先试”,海外投资项目水火风光逐浪高,不断在“一带一路”的广阔天地里激起层层浪花。

一个以电力能源为核心的海外电力投资体系逐步建立起来,业务布局和投资结构持续优化和升级。

随着中国电建不断增强的全产业链一体化综合服务能力,在水电行业主营业务领域向全球客户提供一揽子整体解决方案,优势地位持续提升,使中国电建海外水电事业更是硕果累累。

中国电建投资建设的海外全流域水电投资开发典范——老挝南欧江流域,总装机容量540兆瓦的一期水电站已全部发电;设计施工的马来西亚巴贡水电站,面板堆石坝高度世界第二,是中国第一个境外国优金奖。

其所承建的伊朗塔里干水利枢纽工程、埃塞俄比亚泰克泽水电站、苏丹麦洛维水电站、柬埔寨甘再水电站、白俄别列佐夫水电站等工程先后获得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境外工程);参建的吉布3水电站,是非洲最大水电站;承建的斯伦河二期工程荣获柬埔寨王国最高工程质量奖,是柬埔寨王国工程建设领域的最高荣誉。

2018年年底,两台机组并网发电的东非地区在建的最大水电站项目——卡鲁玛水电站被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称赞;厄瓜多尔辛克雷水电站,是用中国技术、中国资金在拉美建成投产的最大规模水电站……

中国电建人的身影闪现在中巴经济走廊、东南亚、非洲大地等,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电建在全球113个国家设有346个驻外机构,在121个国家执行勘测设计咨询、工程承包、装备与贸易供货等合同3000项左右,形成了以水利、电力建设为核心,涉及公路和轨道交通、市政、房建、水处理等领域综合发展的“大土木、大建筑”多元化市场格局。

如今,中国电建建立了遍布全球的市场营销网络。

中国电建把“走出去”深度融合到“一带一路”之中,积极推进国际优先、全球发展战略,是中国水利水电产业“走出去”的排头兵和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力量。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电建先后在亚、非、欧、美的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工程承包建设和经济技术合作,拥有全球50%的水利水电建设市场份额。

一切成绩的取得,都与中国电建坚持“高端切入、规划先行,技术先进、质量优良,风险可控、效益保障,开放合作、互利共赢”的新理念及主动对接“一带一路”总体规划、沿线国家专业规划密切相关。

与此同时,中国电建还把掌握积累的水电工程技术经验与世界各国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分享,让那里的民众获得质优价廉的电能,点亮生活和梦想。

带着央企的责任与使命,中国电建开辟、缔造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奇迹与传奇,为世界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清洁电能,推进了全球节能减排。

展望未来,中国电建在以科技创新、有力支撑我国水电事业高质量快速发展的同时,推动中国水电向强国发展,再创与世界水电的下一个辉煌。

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3317985444/c5c470a402000m9ss?from=finance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