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信息
2021年中国会不会出现“负电价”?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10-09 字体:[ ]

一、频频出现的“负电价”

一般来说,发电厂通过发电卖电获得收入,用户用电需要交纳电费,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欧洲正在越来越多地出现一种相反的现象,即“负电价”(negative price)。

负电价是指当电力市场中供大于求时,市场结算价为负值。负电价意味着发电企业每发出一度电,就要向购电者支付费用,购电者不仅不需要付电费,反而从发电企业获得收入。

原来真的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在2018年的圣诞节,德国大型电力交易所EPEX Spot的价格又降到了0欧以下,直接到了约-50欧,这意味着每兆瓦时(1000度)发电企业要倒贴50欧元。对于许多大型工业企业来说,省下的电费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为什么强调说“又降到了0欧以下”?因为在2016年的冬天德国也出现了19天的“负电价”运营。

如果我们再往前查一查,就会发现德国的“负电价”现象并不少见,基本每年都有发生。在2015年“负电价”超过了126小时;

根据德国大型电力交易所EPEX Spot的数据,2017年德国的“负电价”次数已经出现了100多次。

不单是德国,欧洲的几个国家都出现过这种情况,包括比利时、英国、法国、荷兰和瑞士,但德国出现的频率最高。

不禁感叹,德国的电力怎么就这么有个性?但其实也很容易理解,因为人家的电力产量供过于求啊!

二、短时间内的供大于求

在气温柔和的冬天,风力如果很大,生态电力产量供过于求。同时褐煤发电厂也是全负载运行,造成电力交换过剩,电价滑入负值,运营商得不偿失。

过去20年,德国花费了超过2000亿美元来发展清洁电力能源,这一巨额投入也收到了回报。根据德方最新数据,2018 年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占公共用电量产值比例为 40.4%,比 2017 年增加了 2%,首次超过了煤炭(包括褐煤和黑煤)所占的产值比例 38%。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达沃斯举办的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承诺,德国将逐渐停止以煤炭作为电力来源,并将可再生能源的发电比重从现在的38%提升至2030年的65%。

德国经济研究所能源主管对此表示:“关闭传统的污染性强的火力发电厂,不能只是为了突击式完成电力部门2020年的气候目标,而应该同时考虑提高市场的盈利能力,形成一个整体互动“。

三、德国能源产量自主

德国以往在能源上非常依赖波兰的煤电和法国的核能,但是近年来德国自己的能源产量越来越强大。

德国能源署官员认为,德国供电的可靠性是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此外德国还保留有紧急电厂储备。2050年太阳能和风能的深度扩增将会实现完全取代化石能源(褐煤,石煤,天然气和原油)。

今年外销能源近10%。荷兰由于德国煤电价格低造成部分电厂停业。根据Fraunhofer Institute的数据,如果德国停止出口,褐煤产量可望减少37%。

四、负电价的原因

既然供过于求,那为什么不停机呢?

这就涉及到发电站的运行和电网承载问题。常规电源中,除了燃气机组可以灵活启停外,煤电、核电等都不适于频繁启停或快速上下调节出力,不仅技术上难以实现,而且成本代价也非常高。

当在某个时段可再生能源出力非常之大,足以满足甚至超过用电负荷,导致电力批发市场电价为零或负电价时,系统中的煤电等常规电源为了避免启停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宁可在电力市场上按照负电价竞价,采用“倒贴钱”方式获得继续发电的权利。

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要负电价代价比启停代价低,常规电源别无选择。

还有电网稳定的考虑,大家最近几年应该都看到过“地球停电一小时”引发的争议,就是因为耗电骤减骤升可能会带来电网瘫痪。

德国消费者是否受益于“负电价”?

肯定有,但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德国电力的批发成本仅占德国平均家庭电费的五分之一左右,其余的是税收,还有为可再生能源投资提供融资的费用,以及使用电网的费用。

所以,德国消费者的电费账单肯定会低一些,但不会那么多,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年德国因为新能源附加费的问题,能源价格一直在上涨。2016年可再生能源分摊费为0.486元/千瓦时,占居民电价的比重达到21.2%,同时居民电价上涨了60%。

五、可再生能源企业如何应对“负电价”?

德国风力发电主要集中在东部和北部,但是这些地方的用电需求并不旺盛,2016年消费者支付了6,34亿欧元运行风力发电,但是这些电根本没有被使用。问题是实现高效风力发电的地区都位于用电需求不大的地方。

倒贴钱让用户去用电肯定不是发电企业愿意长久干的事。

德国最大的电力运营商RWE公司现在雇佣了天气预报员来帮助预测风电的涨落,并将峰值与公司预期的峰值需求相匹配。

该公司还在尝试发展大型能源存储系统。其中一个案例中,它利用多余的电力能源将大量的水资源注入奥地利的一个高山湖泊。当电力不足时,就会释放水,用涡轮机发电。

“我们现在遇到的只是小问题,清洁能源是我们未来真正的希望。”RWE的商业负责人Martin Keiner表示。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