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
来源:电建核电公司 作者:刘帅 赵雨阳 时间:2019-10-31 字体:[ ]

 在通往大街的拐角地方,从入秋开始,周一周五的清晨,会有一个老太太坐在竹椅上。她衣着清爽整洁,头发花白,梳得得体。她带妆,我能看得出来,很淡,整个面容看过去舒服。她坐姿也很挺拔,有那一股劲。我觉得自己老了就要做到这样,于是,心里就勾勒起了自己鬓己白,也挺直腰板坐在椅子上,看日出日落,感受时间的流动,生命的枯荣的模样。

她的拐杖立在椅边,背后的树已经瘦到没有叶子可以遮拢。她的手就那样放松地搭着椅子两侧。椅子是一直放在那的,不知从哪搬来的废家具。椅身难免会有一些枯叶,尘土粘在上头,椅子底色是棕色,现在微黑了。她座下有一个垫子的,是她自己带来的。

我不知道每天清晨她会坐在那里多久,只是周一周五我都会看到她。其他时候是见不到的。一开始注意到老太太,是因为她咳嗽,九月份的月底,我经过的时候,有人在问她有没有事。她就轻轻挥了挥手,说了什么,然后路人就走了。

她身体不好,从她硬挺的后背还是能看出一些驼。她坐在那看什么呢?我顺着她的目光往前看去,仅可以看到一点点街的样子,视野开口很小,有一个花坛挡着。她目光如炬,我能感受到她的聚精会神。

终于有一天,我知道她在看什么了。他们说,人老易念旧,易念起曾经,是靠着回忆活着的,所以在公园里经常能看到有老人在晒太阳,出神。但她不一样,我能感觉到她是在望什么。那一天,我看到老太太不是坐着了,而是站着,整个人的力气都倚在拐杖上,看着远处。人老眼不好,她看得有些吃力,远眺似的。

一辆车驶进了车流。她笑了笑,做了一个叹气的动作。鼓起来的身子,又散了。那一瞬,我觉得,噢,原来是送别。她的孩子或是孙子什么的。这里头的故事,我是猜不来了。所以就靠着幻想——她是空巢老人,孩子住在附近,但是不和她住,她很孤独,她只好这样看孩子们去上班,身体又吃不消,所以只能周一周五坐在那……

最近学了一个新成语,叫“伯劳飞燕”。微信朋友圈里有人发的,说得是至亲或朋友的离别。也许这个年纪,青年总是多愁善感的,年轻人心底总是孤独的,渴望着陪伴,畏惧离别。想起自己大学毕业的时候,朋友们抱着花,泪眼红红,说些什么话,可能是一想到要往各自的前程去了,所以有千言万语要倾诉吧。在这种惆怅中历练自己,向往每个人的来日可期。

选择投身电建工作,意味着长年累月都将远离故土,迎着朝霞,赶着暮色,在不变的时日轮回里,追逐心中共同的梦想。这样的生活苦吗?当然苦,但是想想身上的责任、牵挂、追求,即便经历伯劳飞燕的不舍,愿我们也能感受生活美好,永葆初心,不断地、坚定地勇往直前。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