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过一碗面
来源:水电十四局 作者:苏创辉 时间:2019-10-22 字体:[ ]

故乡陕西是全国小麦主产区之一,八百里秦川盛产小麦。因此陕西人,特别是关中人最喜吃面。街上的餐馆多以面食为主,臊子面、油泼面、棍棍面、旗花面、蘸水面、削筋面......光是听起来就能颠覆人的味觉,甚至听完直流哈喇子。儿时我们一到吃晌午饭时间,一条街的小伙伴们便抬着自家粗瓷老碗围成一圈蹲在一起吃面。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陕西“八大怪”之一:“板凳不坐蹲起来”。

参加工作后认识很多南方人,也常常惊讶于我们一天三顿都能吃面,就连那么文静典雅、清秀玲珑的女娃娃一进餐馆也是直接点一大碗面条。其实不然,陕西的面条种类、花样极其多,我们一碗地道的陕西面,对于外地人而言可以说是红萝卜调辣子——吃出看不出。非要扎扎实实的来一碗才能够彻底征服他的味蕾。

陕西人爱吃面,这是出了名的。2018年8月陕西籍张艺谋大导演在敦煌拍戏间隙,接受采访时端着大碗吃面的场景爆红朋友圈。而张艺谋坦然自己养生的秘诀就是:每天都吃面条。甚至于在情人节送给老婆的礼物就是亲自下厨做一顿大餐,臊子面配红酒,真是嘹咋咧。前段时间热播的《白鹿原》,同样是陕西籍的张嘉译吃油泼面的镜头,也是刷爆了网络。

面条是陕西人的根、陕西人的命、陕西人的影子、也是陕西人的情怀。我喜欢“咥”面,也会自己做面。我自己做面条完全是被逼出来的。首先自己喜欢吃。其次,偶尔跟老婆吵架斗嘴过后,老婆也会将擀面杖甩到案板上而“罢工”。往往这时候就需要充分发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了,时间长了工艺水平大增,自己也能捣鼓一碗地道的面条,辣子放辣、醋搁酸,当然有条件的话也要提前备好三四瓣蒜。

这时候跟老婆吵架斗嘴也不怕她再甩擀面杖了,斗嘴也能完胜她(因为一张嘴,满口的大蒜味早已让她再也不想跟我说话)。每每背井离乡,思乡心切之时,也会在街上或超市里买些面粉回来自己和面、揉面、擀面、煮面。经过三四十分钟的时间,一顿像裤带一样宽的扯面上桌以此来犒劳自己,满足下怀旧的胃。

我对面的情结源于父亲。父亲生在旧社会,一生务农,苦不堪言。家中七兄妹排行老大的他,弱冠之年丧父,稚嫩的双肩过早的扛起了一个大家庭的重担。像大多数他那个年代的人一样,一辈子吃苦无数,节俭有加。但他对吃面条却毫不吝啬。那时候庄稼产量不高,每年仅有的粮食还要拿出一大部分而且得是最好的小麦交公粮。剩到自家粮仓里的确实数量不多、质量不好,加上家里人口众多,日子也是捉襟见肘。但如有亲朋好友到家,父亲肯定会拿出家里最好的面粉来招待亲朋。这里说的“好”,是面粉要白、做成的面条要劲道,不好的则做成馒头或蒸成花卷来吃。夏收、秋收两季,干完农活回到家父亲便督促着母亲来一顿手擀面,有时候母亲不在家他也能亲自操刀为我们姐弟几个做一顿热腾腾的面条。面对生活的艰难,刚强的父亲从未向困难低过头,带领着一大家子近二十口人一路披荆斩棘,不断跨越岁月的沟沟坎坎。

久而久之,受父亲的影响,我对面条也是情有独钟。一日三餐,不管是四大菜系也好还是八大菜系也罢,我最喜欢的还是老家晌午的炊烟袅袅升腾和鸡鸣犬吠下,在烟火味中出锅的一碗手擀面。

记得高中和大学只要一回家,父亲跟母亲肯定会提前把家里最好的面粉提前和好,等我回家后母亲欣喜的用擀面杖在老案板上不断的把面团翻滚着擀成薄厚均匀、圆形的面皮,再用刀将擀好的面皮切成宽窄相当的面条。父亲则蹲在土灶前不断的往灶台里添加柴火烧水。我也会捡一些干树枝坐在灶门前给父亲打下手,添柴烧火。遇到家里有土豆、红薯的时候,父亲也会帮我丢几个在柴火堆里烧着吃。烟熏火燎的灶房里,系着围裙附身擀面的母亲、灶台前闪烁着的火苗映射着父亲那张刻满皱纹、饱经风霜的脸庞......

今年国庆节期间回家,同父亲、母亲在自己菜园子里挖地种菜,忙活到快吃晚饭时,父亲小心而谨慎的说到:“一会你有空吧,晚上不出去的话送我到镇上去贴下药。”说着他将手背抬给我看。原来,几天前年过七十的父亲在干活时不小心被车厢门把手夹了。手背足足褪去了鸭蛋那么大的一块皮,整只手已经肿胀了起来,而且伤疤上已经在化脓了。看到这,我顿时心如刀绞。回家这么久自己一直都没注意到,知道我一年难得回家几次,回家事情也多,父亲居然都不好打扰我,以至于好几天了,实在是疼痛难忍、伤口恶化才向我提出开车送他去镇上贴药的要求。不到万不得已,硬汉一般的父亲是不会去医院的。就这,父亲还在惦记着我第二天中午要吃面条的事情,嘱咐母亲一会多拔点青菜煮面条。

时间如白驹过隙,随着城乡一体化和新农村建设的推进,现如今我们那的农村道路村村硬化,天然气接通万家。土灶也已经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退出烟熏火燎的“百姓”大舞台。年近七十的母亲因长期劳作落下病根子,再也没有力气为我和面、擀面了。

时间可以改变容颜,却改变不了情怀。如今的我依然嗜面如命,老家柴火灶煮出来的面条总是回味悠长。一方土灶台,一片爱子之心,传递着那入口醇香的味道,让人久久难以让人忘怀......

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陕西丰富多彩的面食文化也得到了传承。我想我之所以喜欢面食,大概也算得上是对“初心”的一种坚守吧。像父亲一样,一辈子无非就是喜欢一碗面,把好的东西分享给大家,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细细品来,其实人生不过一碗面!若要问谁的面做的好?我认为还是系着围裙、一日三餐围着灶台的母亲做出来的面最好。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