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俄“挺哥”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何宗敏 时间:2019-10-16 字体:[ ]

这世上有许许多多“始终如一”的平凡人,我的师傅——挺哥,便是这样一位坚守“碾压混凝土”半辈子的工程匠人。

起初,我们几个同分到项目部的“新鲜血液”,并不懂得什么是碾压混凝土施工工艺,一听这个词,总觉得挺新鲜、挺神秘的,仿佛娇滴滴的女子戴着一层面纱一般,又如“犹抱琵琶半遮面”般出现在我们面前。而随着南俄4水电站工程的持续稳步推进,挺哥带着我们深入学习,才慢慢揭开这层朦朦胧胧的云纱。

“碾压混凝土是一种干硬性贫水泥的混凝土,使用硅酸盐水泥、火山灰质掺和料、水、外加剂、砂和分级控制的粗骨料拌制成无塌落度的干硬性混凝土,均匀铺筑后用振动碾分层压实。”挺哥指着从巨长的满管中滑入仓面运输车的碾压混凝土如是说着,我们也竖着耳朵认真听着,心底也算是留下它的首面印象——分层压实的干性混凝土。

忙碌的仓面上,工人们像一个个小齿轮带动着工程整体一点点运转,少了哪一个齿轮或是哪一个齿轮慢了都会制约整体的转动。而师傅挺哥便是这驱动和调节每一个齿轮高效发挥作用的平衡轴。每当看到某一个工人松懈时,他会吼声提醒,而着急于老挝员工实在太过笨拙的操作时,他也会亲自上阵。平仓机、碾压机、挖机在他手中,像张开羽翼般燃烧出速度与激情,点缀出来的便是师傅挺哥那老练、娴熟的操作水准。

那时,“上得了厅堂指挥施工作业全场,下得了自己开挖机等机械设备”成了师傅挺哥独占鳌头的风采,俨然他成了全场“最闪亮的月亮”,我们都成了围绕在月亮周围转的微弱星星。

碾压混凝土不仅筑坝挡水,又兼具土石坝简单、快速、经济、可使用大型通用机械的优点,因此南俄4水电站也采用了这一工艺。当然,碾压混凝土施工好不好,也决定了整个大坝的质量走向。

从首仓开碾到现在,一个月的光景如流沙,大坝的碾压混凝土也从刚开始的一小层到了如今的九米多高。师傅挺哥的眉毛始终紧蹙,但心底却是不慌不忙的,因为层次分明的流程早已于师傅挺哥而言成竹在胸,施工现场忙而不乱、井然有序。望着、指挥着正在一条碾压混凝土条带上工作的碾压机,挺哥那放松不得的心情就如同碾压混凝土般被压得实实的,防水也防松口气、歇歇脚。

然而即使师傅挺哥现场指挥和操作设备经验丰富,但中途却还是在刚开始的那几层出现了不少插曲:一是碾压混凝土骨料集中现象未及时处理问题,二是冲毛喷水降温未操作到位导致温度间歇性高于碾压要求温度问题,三是碾压遍数未精准有效控制问题,四是工人震动碾压未透彻,整个运转系统工作效率低等等问题缠绕着师傅挺哥的周围,如乌云挥之不去,而这些细小、细节的问题不及时得到解决便会如滚雪球般变成雪崩——大坝开裂漏水。迫在眉睫解决这些系列问题,师傅挺哥决定停仓进行取芯取样试验,试验碾压出来的混凝土质量到底能否合格,同时基于试验结果数据,项目部召开“关于碾压混凝土专题研究会”,总结、梳理前面几层碾压混凝土存在的工作问题,正面试验数据结果,查摆问题,自我反思,对照改进,一一落实整改。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铸就师傅挺哥“碾压混凝土匠人”形象,而他也给我们几个新血液新上了一堂新课,有问题及时发现进行改进,将损失和风险扼杀在萌芽中,这是工程领域的又一生命准则。

南俄河畔微风流淌,上游围堰开始横江霸道而出,大江截流已然拉开帷幕,万事具备,东风已至,彩旗与醒目的标语引燃欢迎的热情,“小伙子们,下一站,大江截流仪式来了,你们准备好!”师傅挺哥站在坚实的碾压混凝土上自信、微笑道。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