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之花在安哥拉绽放
来源:水电十一局 作者:张文胜 时间:2018-09-13 字体:[ ]

夏去秋来,站在非洲的东海岸边,面对印度洋,思绪不知不觉飞到非洲的西海岸边的另一个国家安哥拉,不知不觉离开安哥拉已有月余,回忆在安哥拉五年的工作生活经历,头脑中逐渐浮现了国企的员工在海外艰苦创业、奋力拼搏的一个个感人片段。

安哥拉有“非洲巴西”之称,位于非洲西南部,首都罗安达,西滨大西洋。该国地大物博,国土富饶,资源十分丰富,经济以农业与矿产为主,安哥拉国力因沿海石油生产而快速成长,内陆出产钻石。安哥拉的经济潜力非常高,有潜力成为将来非洲最富裕的一个国家。

水电十一局郑州科研设计院勘测队,是一个从事工程地质勘察、工程测量、检测监测、土工试验等项工作的单位,2013年5月,勘测队积极响应十一局、设计院号召,以安哥拉库沃河流域水电站开发为契机,积极进军海外市场,进入安哥拉进行水电站的工程地质勘察工作。

水电行业是个艰苦的行业,我们的父辈曾经踏着建设新中国水电事业的步伐来到三门峡大坝,他们在那个艰苦的年代,辛苦的工作,献出了自己的宝贵青春和终身。

我们作为老水电人的后代,从小跟随父辈们在工地上生活成长,聆听他们教导,能够深深的体会到他们的付出辛勤劳动。参加工作后,又接过他们的重担,投入到祖国的水电建设大军当中去,成为当中光荣的一员,继续为十一局的发展,贡献出自己青春和汗水。

地质测量行业是水电工程建设的先行者,更是走遍神州大地的山山水水,无论是雪域高原、戈壁荒滩,还是高山峡谷、大河小溪,到处都有地质测量工作者的身影。

记得有一首五六十年代的《勘探队员之歌》,是这样描写地质工作者的工作、生活以及战胜困难,报效国家的决心的。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每当听到这首歌,心中总会升起无名的触动,眼前就会浮现地质测量工作者攀援在崇山峻岭间,穿行在大河峡谷中的画面。它真实地描绘这些工程建设先行者的生活、工作与环境,抒发了他们的情怀、意志和执著的追求,激励着为祖国的建设而光荣献身。

我们为了祖国的水利水电事业,常年工作在野外;踏遍名山大川,攀援悬崖峭壁;远离城市的繁华喧嚣,舍弃亲人的人情天伦;忍受着寒冷与饥饿,坚守着清贫与孤独。

如今,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我们又来到了异国他乡,又重新开始谱写新的篇章。在国外生产生活环境恶劣、交通不便、蚊虫毒虫多、补给困难,特别是安哥拉战后枪支管理失控,战争期间埋设地雷危险重重,但是广大地质测量人员依然无惧困难,毫不退缩,克服各种困难,去努力完成担当的任务。

2013年5月份刚到安哥拉,我们就接到南隆达省琼贝达拉水电站的工程地质勘察任务,该水电站是电建集团在安哥拉承接的第一个水电站项目。

该项目前期时是苏联参与建设,后因安哥拉战乱而半途停建项目,进点时场地一片荒芜,到处是建筑废弃物。为了举行工程项目的开工仪式,我们需要进行场地平整、营地围墙搭设等临建任务,并且前期已建成的前池内淤积物,发电厂房场地的淤泥均需要清除,同时还要准备开工仪式的主席台、展板等搭设工作,工作紧,责任重大。由于项目部国内拟定进点人员的签证问题,在国内人员无法及时进场,尽管安哥拉分公司从其它项目临时抽调了一些人员,但项目部人员还是严重不足,而我们本来接到任务是进行电站的工程地质勘察工作,怎么办?我们没有分设计院还是安哥拉分公司,因为我们都是十一局水电人,我们听从安哥拉分公司安排,既要完成发电厂房、开关站工程地质勘察工作,同时还要协助好项目完成好开工典礼的工作,人员不足时间不够,就加班加点、中午不休息、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搭设粉刷围栏、清除淤泥、搭建营地大门,修整通往发电厂房的道路,修通交通桥,经过辛苦的努力,终于完成顺利完成开工典礼和工程地质勘察任务。

由于工作的需要,在预定任务完成后,又进行了琼贝达拉电站已建构筑物构件(安哥拉内战前苏联建设)的现场检测、试验、量测,琼贝达拉—luena的110KV输电线路走径方案的复核工作。

在复核电力线路走径时,沿途战争痕迹随处可见,炸毁的坦克、爆炸后的火箭弹残骸,大大小小的弹壳到处都是,由于还未进行排雷工作,危险时刻存在,在复核进点通道、转角塔、变电站位置时,当地的雇佣的黑工,由于害怕,都不愿意走在队伍的前面,我们硬是一步步的将103km线路走下来,把影响线路走径方案因素进行了一一标注,协助设计单位对原有方案进行了优化。除了地雷,还要注意毒蛇和野蜂,在勘察线路的时候,我们的同志被一窝野蜂叮咬,差点昏迷,幸好工地有驻地大夫,经过抢救,才脱离危险。

2013年9月,在南宽扎省库沃河流域梯级水电站开发项目7#水电站勘探工作进场时,由于种种原因,人员缺乏,项目只有我和两个钻机机长一共三人,没有翻译、没有司机、没有采购,因此需要大家除了完成生产、技术工作之外,还要承担驾驶员、炊事员、采购员日常工作,就这样,我们为了水电十一局地质测量人员的荣誉,我们仍然满怀热情的工作,克服条件差、人员少、设备少、经过积极努力,于2013年10月底顺利完成7#电站的勘探任务。

在库沃河7#水电站的勘探工作中,遇到了很多想不到的困难,甚至最简单的“吃喝拉撒”都成问题。由于刚来到安哥拉,对当地环境、人的风俗习惯不了解,刚进场时,我们居住在嘎叔埃乐村,我们和当地人一样,吃水就在当地河流中取水,但是一般都是晚上去河里取水,过了几天,我们在早起时偶然发现取水点不远的上游就是当地人洗澡、倾倒污物的地方,以至于大家恶心了好几天,吃不下饭。由于村庄地处交通要道,在大桥两端的山上遍布战争期间修建的战壕,大桥两端的水域旁内遍布地雷,尽管大家十分小心,后来在我们取水点5m的地方,当地的排雷部队还是起获了一颗地雷。

“天当房、地当床”、“钻机走,我就走,钻机停,我就住。”在这个现代社会,仍是我们勘探测量人员生产生活的生动写照,由于没有临时营地,随着7#电站工程的进展,在那里打钻,住宿生活生产的帐篷就搭在那里,不管是当地人居住的村庄、还是毒蛇出没的河边。刚开始的时候,帐篷搭设在当地村内,每当吃饭的时候,有一些孩子就蹲在帐篷门口,我们看他们比较可怜,就给他们一点吃的,后来整村的孩子就聚集在帐篷周围,搞得我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白天我们在现场进行钻探和编录,想利用晚上的时候,在帐篷灯下加班整理技术资料,可是这些顽皮的孩子,偷偷的把发电机的开关突然拉下,等你找出来的时候,他们又跑的无影无踪。

由于我们地质勘探工作遍布安哥拉多个省份,北到扎伊尔省的cuimba市,南到本格拉省,西在罗安达省,东至莫西科省,经常是不在工地,就在去工地的路上,最远的达拉水电站距离罗安达有1200公里,经常是开车早上4点出发,晚上11点要开到。

由于前期辛勤的付出,吃苦耐劳的工作精神,优异的工作成绩,得到集团海外公司安哥拉区域部、十一局安哥拉分公司和设计院的认可,我们除了进行库沃河流域梯级水电站7#水电站的可研阶段勘探工作外,后续又陆续承揽了库沃河3#水电站(部分)可研阶段勘探、6#水电站可研初设阶段勘探工作、琼贝达拉电站发电厂房降水井施工、万博供水、罗安达BITA系统4标段供水,恩泽托市政一期二阶段、罗安达sapu变电站和输电线路的工程地质勘察任务。

我们除了积极参与安哥拉分公司工程项目勘察工作外,还积极参与项目前期的投标基础工作,积极协助分公司进行现场调查、信息搜集、投标报价等工作。同时还积极协助项目部进行工程项目施工辅助工作,例如管道打压试验、缺陷处理工作,得到了各项目部的认可。

我们在积极参与局内工程任务的同时,不等不靠,积极向局外工程项目发展,先后中标扎伊尔省cuimba综合农场勘探测量项目,葛洲坝集团(CGGC) 的卡古鲁卡巴萨水电站主体工程勘察项目、水电十三局Q供水系统工勘项目等项工程。

输电线路测量

河中测量

钻探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